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八十五章 突如其来的离别
    ,精彩无弹窗免费!

    林木也知道周公子在担心什么,不过对于威尼斯两眼一抹黑的他完全不知道怎么劝解,只能作罢。

    倒是一边的汤维夹着鸡腿看了他半天,林木夹了口菜,奇怪的看看她。

    “怎么了?”

    “啊呜!”汤维狠狠的咬了一口鸡腿,“没事!”

    “吃饭吃饭!”

    汤维嘀咕了一句又开始低头吃饭,在这一点上,汤维比周公子好,说好听了这叫大气,说不好听了这叫没心没肺,管他三七二十二,先吃饱再说。

    周公子就不行了,人不大,个不高,心里喜欢装事情,想这个想那个的。

    估计如果是汤维提名了影后什么的,丫头肯定也是先乐,估计然后一转头就抛之脑后,等到拿奖的时候才会想起来这事情了。

    吃了饭之后,剧组稍微的休息了一会,避开了这会炎热的夏日。

    等到下午的时候继续开始拍戏。

    忙活到了三四点的时候,在这边片场的戏份拍完了,再转场也来不及了,所以就直接收工。

    估计也是威尼斯提名这个事情还挂在周公子的心上,收工之后,她稍微的收拾了一下就跟着剧组的车回公司去了,今个没和汤维闹。

    而汤维这边在安排剧组收拾东西回荣信达之后,自己就跟着林木的车子回学校这边了。

    这样的天气,忙活一天,又累又乏,再加上昨天汤维住在周公子家里也还没换衣服,在路过学校这边的时候就下车了,回学校去洗澡换衣服去了。

    而林木就自己回家来了。

    本来林木琢磨着回来做饭干嘛的呢,没想到把停了车子,刚进院子,就看到老爹正坐在院子里的树下,面前摆着小桌子上,上边摆着几个菜,还放着几瓶啤酒,看样子自己就先喝了。

    林木一愣,笑道,“哟,您今个怎么想起来喝两口了?”

    老爹笑了笑,点点头,“去洗手把,今个咱爷俩聊聊。”

    “哎,成!”林木这段时间也的确是有些忙了,照顾不到老爹,也是有日子没好好的聊一聊了。

    林木先回屋把钥匙丢在桌子上,然后出来洗了把脸,擦了擦手,过来在老爹的对面坐下来,还是有些闷热,索性就把身上的衣服给脱了,光着膀子坐了下来。

    他咬开一瓶啤酒,对瓶子就喝了一气,然后舒了口气。

    老爹这时候抽了口烟,瞧了瞧林木,“把你那衣服穿上,丢不丢人!”

    林木顿时一乐,“我就光一膀子,我浑身上下什么你没见过啊!”

    “呸!”老爹朝着一边吐了口吐沫,“老子说的是你脖子!”

    林木一愣,想了一下,起身跑到屋里打开灯对着镜子照了照,顿时有些脸红,赶忙把衣服套上,这才又回来坐下。

    这一次坐下之后,老爹举起了酒瓶,“来。”

    林木忙拿起酒瓶和他碰了碰,两人喝了一口。

    “按道理来说,你现在大了,也懂事了,和以前也不一样了。”

    “我很开心,也很高兴,知足,真的知足。”

    “关于你感情的问题,还有这几个姑娘的问题,我不想问,也管不了。”

    “这是你的事情。”

    “不过,爹我作为过来人,只跟你说一点。”

    老爹今晚说话有点奇怪,语重心长的,听的林木心里一阵犯嘀咕。

    不过他还是点点头,“嗯,您讲!”

    老爹叹了口气,点点头,“这结婚啊,就是过日子,和谈恋爱,处朋友,又不一样了!”

    “虽然毛爷爷说这个,不以结婚为目的的谈恋爱都是耍流氓!”

    “不过你是我儿子,不管对错,爹支持你。”

    “但是你最后的选择,一定要慎重。”

    “人这一辈子,没有机会来第二次,选中了,那就是一辈子的事情,好赖就那样了。”

    “有些人,讨个老婆,讨发家了。”

    “而还有些人,讨个老婆,败家了。”

    “这就是选择不同而造成的结果。”

    林木闻言先是愣了一会,继而笑了笑,拿起酒瓶喝了几口酒。

    “您今天怎么一口气说了这么多,一言不合就给我灌这些心灵鸡汤呢!”

    老爹也喝了口酒,“我不是给你灌鸡汤啊!”

    “只是这个跟你说点正经的,你瞅瞅你现在,姓周的那丫头,小汤,还有之前过年来找你那姑娘。”

    “还有一个我没见过的不知道啥样的姑娘,别以为老子不知道。”

    “那段时间你姐还在以前的饭馆那边,这边就咱爷俩,你每天开车出去,回来的时候身上那香水味,啧啧……”

    林木一愣,张口就打算反驳,马上就被老爹给打断了。

    “你以为老子傻得么!那香味一闻就是那种有点经历和阅历的老姑娘用的,根本不是这三个小姑娘!”

    好吧,林木默然,他现在琢磨起来,那个时候他应该是在纪晓岚的剧组里学习,那香水味估计就是杨立青身上的,他兴许是在杨立青的身边没觉得什么,可是回到家里就不一样了。

    家里就俩老爷们,老爹那鼻子,大厨出身的,一个顶尖厨子,色香味,好鼻子那是必须的,被闻出来也没什么。

    不过老爹现在这么揭穿倒是让林木觉得有点不好意思。

    老爹说完了之后,叹了口气,“你也还年轻,还有时间,老子身体也不错,能再熬几年,就让你娃再浪几年。”

    “不过你姐现在嫁了人,你也有自己的事情忙活了,我……”

    “我好像一下子清闲了,这段时间我天天提着鸟笼闲逛,其实挺没意思的。”

    “我打算过几天回老家,住一段时间,也免得你天天有事不回来,还要想着我这把老骨头。”

    老爹要回家?这来的太突然!

    林木忙说道,“怎么忽然就想到要回家了呢?这不是住的好好的么?”

    “那什么,以后我晚上回来还不成么!”

    老爹摆摆手,拿起桌上的酒瓶咕咚咕咚的喝完,然后放下瓶子,哈了口气。

    “和你没关系,我的问题。”

    “你娃现在也该出去飞了,老子不能拖你后腿!”

    “不过有一点啊,不要走歪路,踏踏实实做人,凡事三思而后行。”

    “行了,老子喝多了,先回去睡了,天气热,把菜都吃了吧,留着浪费!”

    老爹说完之后摆摆手,站了起来,顺手操起一边的大蒲扇一摇一摇的回屋去了。

    林木看着他进屋,然后关门,看看桌子上的菜。

    离别来的太突然,突然到他还没做好准备。

    他大口大口的吃着菜,心里却是不知道是什么滋味。

    老爹觉得自己现在是林木的拖累了,自己回老家去呆着,让林木去浪,去闯,去独自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