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章 埃及开罗
    第八章  埃及开罗

    第二天刘文早早的便领着刘瑜和将臣开车跑到了机场。

    在车上,将臣一遍又一遍的数了一下人数,确定林雪不在。“爷爷,雪儿姐不去了吗?”嘴上这么问,但内心深处在不停祈祷林雪突然不去了。

    “小臣不用担心,雪儿早就出门去接她朋友去了,她那朋友也是考古系的高材生,也将和我们一起去的。呵呵呵~”刘瑜看见将臣失望又不能表现出来给刘文看的样子,无良地笑了起来。

    车子一路疾驰,很快来到了上海国际机场。刘文一下车,便有几个中年人以及记者围了过来。刘文显然已经习惯了这种样子,从容不迫地一一应付。

    记者采访了好大一阵时间,将臣终于知道为什么要早出来这么长时间了。记者离开后,离登机时间也就十分钟了。将臣左看看右看看,到处找林雪的踪迹,他当然不是关心林雪会不会误机,而是更希望林雪会误机,因为和林雪在一起,林雪会让他感到很尴尬的。

    “小臣,别当心了,小雪一定会准时到的。”刘文见将臣左顾右盼还以为将臣当心林雪会误机了。

    “爷爷!我们来了!”说曹操曹操到,两个靓丽身影提着两个小箱子跑了过来。“爷爷,苏婷到了。”

    “刘爷爷好,刘姐姐好。”苏婷甜甜地喊道。苏婷身材并不是火爆型的,倒是给人的感觉是一种清新脱俗。

    “想必你就是雪儿说的那个将臣吧。”或许因为林雪的原因,苏婷似乎对将臣也没有太好印象。

    “你好。”将臣礼貌性的点了点头,毕竟人家也不是他什么人。

    “请aj818航班的乘客到三号登机口登机!请aj818航班的乘客到三号登机口登机!”广播的声音响起。

    将臣还是第一次坐飞机,坐在飞机上不免有些好奇,东看看西看看,东摸摸西摸摸。

    “土包子!赶紧系好安全带!”旁边的林雪实在看不下去了。

    三分钟后,飞机起飞。所有人都因为惯性往后仰,只有将臣一个家伙一点事都没有。

    “好厉害,牛顿的棺材板都要按不住了。”苏婷忍不住说道。

    “好慢。”将臣的一句话气得林雪和苏婷差点将他丢下去。

    将臣在飞机上像小孩子接触新玩具一样,在飞机上那样整整这样看看那样,甚至还想把舷窗打开看风景,吓得空姐脸都白了。受不了了的林雪勒令将臣坐好,不准再动。苏婷和刘瑜看得在一旁呵呵笑不停。刘文摇了摇头没有什么表示。

    这是将臣醒过来后最辛苦的一次了,将臣几个小时里一直保持一个动作不变,下飞机的时候,将臣的骨头直响,吓得旁边的人都远远的避开。又是一个尴尬的过程,林雪发誓,现在她最不想见到的家伙就是将臣。

    开罗,作为埃及的都城,繁华度自然不必说,宣礼塔建筑随处可见,肤色各异的人这在里都有很大的汇集。不过这里让人受不了的就是到处都是黄土色,只有少量的绿色,这让开罗失色不少。随着世界的发展,这里的特色文化产品也因为昂贵入不了游客的眼中。

    林雪和苏婷一开始是十分激动的,一会儿指着这里尖叫,一会儿指着那里拍照。但也只是一小会儿时间后就感到了无聊,于是打了辆车直接往酒店奔去。

    “啊!累死了!”一年多了,将臣从来都没有感受到累的感觉,然而今天感受到了,进了酒店房间就扑到了床上。由于太舒服,将臣眼皮重了起来,渐渐就要与周公会面了。

    “咚咚咚咚咚!将臣!快点出来了!爷爷有事吩咐!”林雪暴力的敲门声将将臣惊醒。

    “啊!来了!”将臣一个翻身起来,打开门来到客厅。他们住的是总统套房,一厅五室,设施十分齐全。

    “小臣,快过来。”刘文叫了一声后,对沙发另一边的苏婷问道:“小婷,检查过了吗?”

    “检查了,有四个窃听器两个摄像头,一组在您房间里,都已经拆掉。”苏婷说道。

    “怎么搞得像间谍似的。”将臣坐在刘文旁边问道。

    “哼!你知道什么?这次考古可是被许多恐怖组织盯着的,明着他们不敢干什么,但暗中就说不定了。”林雪道。

    “那好吧,这里还有一个。”将臣往上一跳,从灯上取下一个十分小的针孔摄像头。

    “这!这是最新型的针孔摄像头,可以360度无死角拍摄,而且十分难以发现。”苏婷看着这个摄像头说道。

    刘文说道:“这样吧,小臣,你再把里里外外检查一遍,看看还有没有这东西。”

    “嗯!好的。”将臣点点头开始四处查看起来。

    “刘爷爷,将臣到底是什么人?不会是异能者吧?居然不借助任何仪器就发现了连我都找不出来的针孔摄像头。”苏婷好奇地问道。

    “他才不是什么异能者了!就是个死人!”林雪叫道。

    “雪儿!”刘文叫了一声,林雪哼一声不再说话。于是刘文道:“小臣啊,不是异能者,但比异能者要厉害,其他就不能告诉你了。”

    “啊?刘爷爷,您就告诉我吗?”苏婷跑到刘文旁边抱着刘文的手撒娇。见刘文不会说,又跑到刘瑜那里,结果刘瑜也是闭口不言。

    这时将臣拿着四个同样的针孔摄像头走了过来。“爷爷,每个房间都藏了一个,我都拿出来了。”将臣说道。

    “嗯!”

    “啊!你进我房间了?”林雪突然问道。

    “是啊。”将臣茫然地点了点头。

    “你!”林雪红着脸指着将臣生气极了。而一旁的刘瑜苏婷也红起了脸。

    刘文是过来人,知道怎么回事,于是问将臣道:“小臣,你的房间里的拿出来了吗?”

    “我的就不用了,反正我就只是睡觉打游戏,他们喜欢看就看吧。”将臣无所谓地说道。

    “变态!”林雪想到床上的那些贴身衣物被将臣看光了就生气。

    酒店停车场里的一辆破面包车里,几个阿拉伯人正盯着一套十分先进的仪器,仪器里面显示的就是将臣他们所在的总统套房。突然,仪器被一个少年全拆了,只留下了一个。

    “老大老大!我们的仪器有三套被拆掉了。”看着仪器的那人喊道。

    “什么!”副驾驶上的一个大胡子转回身来看,果然仪器只显示着一个房间了。“妈的!西方人果然都不是好东西,还最先进最难浮发现的了!”大胡子骂道。

    “老大,现在我们该怎么办?”手下问道。

    “还能怎么办!有一个就监视一个!给老子盯紧了!”

    “是!”大胡子说完缩回座位上掏出手机打了一个电话。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