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章 博物馆之行
    第十章  博物馆之行

    “刘!好久不见了!”

    “费普鲁,是好久不见了!”刘文和一个埃及老头在开罗历史博物馆前深情拥抱。第二天一大早,刘文便带着众人来到了开罗历史博物馆。

    “刘,听说你是来参加大不列颠国组织的国际考古活动的?”费普鲁问道。

    “没错,听说这次考古行动是关于亚历山大大帝的,我们国内十分重视。”刘文说道。

    费普鲁看了看四周后说道:“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来,我们进馆。”说着拉着刘文进了博物馆。将臣等人紧随其后。

    “小姑,这外国人中文怎么说得这么好?”将臣趁机问道。

    “费普鲁十分喜欢华夏历史,曾经在华夏待过很长一段时间,中文自然是很好。”刘瑜回答道。

    “哇!苏婷你看!木乃伊唉!”林雪指着一个木乃伊喊道。

    “嗯!还是第一次见了。”苏婷推了推今天才带起的眼镜,从小箱子里拿出相机咔嚓拍了一张照片。

    “不用拍了,这些都是假的,真的木乃伊是不会让人拍照的,赶紧跟上。”刘瑜转回头说道。

    “哦!”林雪和苏婷虽然有些失望,但还是兴致勃勃地提着小箱子跟上。说到两人的小箱子,将臣问过是用来干嘛的,为何几乎不离身,结果什么都没有问出来还被林雪骂了一顿,将臣也就没有再自讨没趣。

    众人一路来到费普鲁的办公室里。

    “咦?这里也有具木乃伊唉!”苏婷说着就要拿出相机拍照。这次费普鲁却是拦住了她。“这些都是不能拍照的。”苏婷放下相机,但却更加激动了,因为费普鲁的言外之意便是这些都是真的木乃伊。苏婷和林雪像没见过世面一样围着看不停。

    其他几人也懒得管她们,剩下的三人坐在办公室里的休息沙发上。

    “费普鲁,有什么事非要跑进来说不可?”刘文问道。将臣和刘瑜也是洗耳恭听。

    “这次考古行动我也受到了邀请,但是我拒绝了。”费普鲁说道。刘文则是好奇地看着他,刘文可是知道费普鲁对考古有多么积极,然而这次费普鲁居然拒绝了。

    费普鲁继续说道:“虽然这次考古行动是以大不列颠的名义举行的,但我得到消息称这次行动是美利坚暗中筹划的。”

    “美利坚?他们想干什么?”刘文想不到居然会扯到美利坚身上。

    “据说美利坚特殊安全局想要得到亚历山大大帝坟墓里的一样东西。”费普鲁说道。

    “看来这次的水很是深啊,不像想象中的那么浅。”刘文也明白了为什么费普鲁会拒绝,跟美利坚特殊安全局扯上关系却是不是好事。

    “小姑,美利坚特殊安全局是什么东西?”将臣问道。

    刘瑜正为刘文担心了,却突然听到将臣的问题,于是解释道:“你从电影上看到的那些美利坚科幻大片并不是假的,那些超级英雄确实存在,只不过是名字不同罢了。而美利坚将他们集合在一起组建了美利坚特殊安全局。”

    “什么!”将臣惊呆了,他没想到电影里的那些人居然是真的。

    “这个组织并不都像电影里那么好,有时为了美利坚的安全和利益会不择手段,所以平时几乎没人愿意和他们合作。”刘瑜又说道。

    刘文一直皱眉苦思,他心里十分不愿意搅和到美利坚特殊安全局的事情当中,但是他十分想下亚历山大大帝的墓,这可是千古大帝的坟墓。

    “刘,我劝你还是不要去了,这件事没那么容易。”费普鲁看着刘文的样子劝道。

    “真的多谢你能告诉我了,可是我还是要去。我已经老了,快要退休了,秦皇墓已经没有机会了,但见一见另一位大帝的墓也是对我一生最好的报答吧。”刘文想了想说道。

    “唉!既然如此,那我也就不劝你了,但万事小心。”费普鲁倒了一杯茶敬给刘文,毕竟刘文曾经是他华夏历史的老师。

    喝完茶后,费普鲁起身从书架上取来一本看起来十分老旧的书递给刘文。“刘,这是你要的亚历山大港的历史手札,不过里面记载的内容可能对你此处考古的作用不大。”

    “多谢!”刘文接过书便翻开查看起来,刘瑜也探头一起看,将臣也探过头去,结果发现自己根本看不懂。

    当将臣就要抬头时,眼前一模糊,景像完全变了,他发现自己站在一个看起来十分古老的城市了,远边是大海。突然一只大军从远处而来,这只军队低头丧气,个个士兵面露哀色,这是一只哀兵。当他们走近时,将臣看见了一口金棺,想来这棺里的人就是他们的首领。

    将臣看着金棺,突然感到铺天盖地地怨气袭来。金棺剧烈抖动,士兵赶紧放下金棺,对金棺一拜再拜,金棺最后才平稳下来,之后士兵抬起金棺继续前行。

    突然将臣四周的景色一变,他已经身在一座巨大灯塔下。士兵们将金棺下葬,但是他发现这好像不是普通的下葬,而更像是一个封印,士兵们在身上涂上奇怪奇怪的符号后自尽在金棺旁边,之后一旁没有死去的人将所有的一切一同掩埋起来。

    将臣眼前景色又一转,他依然站在灯塔下,可是这里被一只军队包围住了,灯塔下数百勇士苦苦支撑。面对敌人他们没有恐惧,反而眼中尽是决然之色。突然他们全部自尽,他们一个个倒下,鲜血散满大地,随着他们鲜血的喷散,对面军队的战马开始躁动,不论他们如何安抚都不行。随着最后一个人的鲜血散下,大地剧烈抖斗起来,大地开始崩塌,灯塔上出现了巨大的裂痕,眼看就要倒下。果然,灯塔倒了下来,将那只军队埋葬在了这里,之后这里开始下沉,最好完全沉到了海里。

    将臣头一涨,发现眼里的景象已经不在,自己还在费普鲁的办公室里,刘文和刘瑜正仔细查读古籍,林雪和苏婷看看这看看那,机会将办公室研究了一遍,费普鲁则已经坐在办公桌前处理事物。

    将臣再次看了看那古籍,可是已经无法再看见那个情景。“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我会看见那些?”将臣想到。那些情景实在是太真实了,仿佛将臣就在当场经历的一般,他不觉得其他人能看见。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