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章 ——因果报应 恶鬼压棺(1)
    “喋喋好不容易碰到一个阴阳眼,你说我会走开吗?”那对白球愈发近了,旁边好像还有两只黑漆漆的爪子。

    我哪知道什么阴阳眼,只知道一双黑爪子带着阴冷的风抓过来。特么,这是要掐死我还要抠我眼珠啊?不管要哪样老子都不干

    冰冷的爪尖已经贴近了我的面颊,“滚开你滚开!”我使出洪荒之力惊恐的大叫,同时胡乱挥舞着双手。

    “呃”不知道为什么那个黑影突然远离了我,我很是疑惑、心有余悸的盯着他。

    “你你”黑影指着我似乎想说什么,没等说出来呢身影忽然变淡了,眨眼工夫化为了一股烟雾。

    哎呀,这是几个意思啊?难道有人帮我把鬼打跑了吗?我坐起来四外看,除了一个个坟头和晃动的草丛什么也没有啊!

    没有就没有吧!反正那个鬼也没有了。我定了定心神,这才发觉双脚是被爬藤绊住了。

    我被吓了个半死,身上没有一点力气,棉衣湿漉漉的贴在身上冰冷冰冷的;费了好大的劲我才解开爬藤站起来,身周的坟头令我毛骨悚然。

    “爷爷,你在哪啊?”直到这时我才感到无比的委屈。

    坟地中似乎有条小路,我也顾不上理会是通往哪里、跌跌拌拌的往前走,“爷啊爷爷啊!”

    好一会儿终于走出了坟地,星光照耀下那条小路通向山坡下的一个土丘,我虽然小但是也知道顺着路走肯定会走人家,便边走边喊:“爷啊爷爷啊!”

    刚刚绕过土丘,草丛中忽然叮当一声响。我是惊弓之鸟,以为又遇到鬼了吓得我嗷嗷的叫。

    右侧草丛中传出一阵乱响,接着有咚咚的脚步声,一溜烟的下山去了。

    什么情况?我惊魂未定的拍着胸口,特么今天晚上也太刺激了,我的小心脏受不了啊!

    回想起来鬼是飘着走的,难道刚才的不是鬼、是人?不会吧,大半夜的在这干什么呀?

    哟哟,八成真的是人,我好像听到什么大哥老二快跑的。可如果是人,干嘛要跑呀?

    我正纳闷呢左侧依稀传来声音,“健在哪?”

    “爷爷是爷爷吗?”我抑制不住兴奋,哇的一声哭起来。

    腾腾的脚步声越来越近,“别哭别哭,我回来了害怕了吧,天健?”是爷爷的声音,我涕不成声的扑进他的怀里。

    原来那只兔子很狡猾,专挑草多的地方跑,爷爷总是差一点就逮到它所以不肯甘心;最后爷爷是用飞扑动作抓到它的,但是也因此崴到了脚,所以回来的晚了。

    吃了爷爷用瘸脚换回来的兔子肉、也没能抚平我受惊吓的心灵,足足在床上趴了两天我才渐渐恢复了。

    到了第三天不出去不行了,因为爷爷口袋里连一分钱都没有、付不出店钱,这还是旅店老板好心的免了半天的费用呢!

    那天特别的冷,小北风像刀片一样嗖嗖的刮,我身上的棉袄棉裤都是人家送的、又长又肥,寒风抵挡不住的灌进袖口、领口。

    我冻得哆哆嗦嗦、艰难而笨拙的跟在爷爷后面,肚子咕咕的叫;小风不住的刮,鼻涕不停的流,“爷爷,我饿了。”

    爷爷叹了口气,“转了大半天也没有生意你先凑合喝两口西北风吧!”

    有这么不靠谱的爷爷吗?我饿了他让我喝西北风!我都怀疑他是不是我的亲爷爷,不禁气恼道:“我都喝半天西北风了,你倒是给我弄点下酒菜啊!”

    “嘿嘿,美的你!喝西北风还没收你费呢,还要下酒菜?你把我啃了得了!”

    “你的肉太柴,我的牙”我的话没说完两个人急匆匆的超过我们,其中一个穿着蓝灰色的道袍。

    “嘿嘿好像要有生意了。”爷爷高兴的嘟囔一句,迈开大步跟上去。

    他一高兴不要紧,把我给忘了。我先天发育不全、后天营养不良,长得跟火柴杆似的,又大半天没吃东西还穿着超大的棉衣裤,哪里能跟上他呀?

    我刚跑两步就摔倒了,只好大叫:“爷爷爷爷!”

    爷爷这才想起我,急忙转回来拎起我夹在腋下,大步流星的往前赶。

    别看爷爷六十多岁、须发渐白长得也不粗壮,夹着我却能健步如飞;一方面说明他体能好,另一方面也说明我太瘦了、根本没有什么分量。

    那两个人一直奔镇西走,眼看要出镇子了忽然向北拐;镇子北边就是黑乎乎的大黑山,两个人顺着不宽的小路来到山脚下的一户人家。

    这户人家住得偏僻了些却像是有钱的人家,四间起脊大瓦房、一人多高的红砖院墙,只是不知道为什么院里院外有好多人。

    可能是时间长了他胳膊也累,爷爷把我放到他的肩膀上,我便看到院子当中有好几个人穿着白布长衫、靠东侧还有一口紫红色的棺材,明白这家有丧事。

    那两个人一进院子就响起议论声,“马老道来了,这回没事儿了。”

    “是吗?这个老道会破事儿呀?”

    “看着吧你,马老道可厉害呢!”

    一个穿孝衫的中年人迎住那个穿蓝袍的马老道,两个人嘀嘀咕咕说着什么。

    然后马老道围着棺材缓缓走动起来,边走边把四个黄铜大钱摆在棺材四个角上,走了三圈又和那个中年人说了几句什么。

    “供桌”中年嚷道:“把供桌抬过来。”有人抬过一张方桌放在棺材前,摆上祭品和香炉。

    马老道点上香围着棺材转一圈,拜了三拜插进香炉之中,然后说道:“好了,准备起棺吧!”

    立刻有人上前,在棺材下穿了两道四根比大拇指还粗的麻绳,八个壮实的汉子拿着木杠分在两侧准备好。

    有人高喊一声,“吉时已到,起棺!”

    八个壮汉一齐发力,“起!”嘿,邪门了,八个人累得龇牙咧嘴的棺材居然纹丝未动。

    我跟着爷爷走南闯北,出殡场面见的多了,纳闷今天这八个壮汉为什么抬不动这口棺材?

    那口棺材也不是很大啊!难道他们也和我一样,饿着肚皮没有力气吗?

    “来人”穿孝衫的中年人喊道:“再上去八个!”

    立刻便有八个年青人凑上去,十六个人一齐弓腰发力,只听啪啪啪几声响、拇指粗的四根绳子都绷断了;十六个人纷纷倒地,有的还被木杠砸伤了。

    “马道长,这是怎么回事儿啊?”穿孝衫的中年人有些气恼的问道:“你不是说行了吗?”

    “别急别急,待我再看看”马老道脸上有点挂不住了,围着棺材转圈走、边走嘴里还嘟嘟囔囔的。

    走了一圈后马老道忽然取出四张符箓,口中煞有介事的高声念道:“三界之内唯道独尊,斩妖缚邪、魔王束首、侍卫我轩,凶秽消散、道炁常存,急急如律令。”

    马老道在棺材四面分别贴了一张符箓,然后嚷道:“老少爷们,再来!”

    有人找来更粗的麻绳打好绳套,这次直接上去十六个人,棺材摇摇晃晃刚起来半尺高又是啪啪啪几声响、鸡蛋粗的麻绳再次绷断了

    (本章完)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