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章 ——因果报应 恶鬼压棺(2)
    棺材摇摇晃晃刚起来半尺高又是啪啪啪几声响、鸡蛋粗的麻绳再次绷断了。

    “呵呵,马老道也不行啊!”

    “真是的,今天见了鬼了!”

    “太邪门了,一个干巴老太太怎么这样沉啊?”看热闹的人再次议论起来。

    我也非常纳闷,眼睛直直的盯着棺材看,突然、我隐隐的看到棺材上有一块山字形的大石头。

    咦!这可奇了怪了,棺材上放块大石头干什么呀?先前怎么没有看到呢!

    我揉了揉眼睛再看,可不是嘛!真有一块黑灰色的大石头,怎么难道这么多人都看不到吗?

    “我说马老道”穿孝衫的中年人直接给他降级了,“你到底灵不灵啊?今天可是第七天了,眼瞅着日头就要落山再不出去可不行了!”

    东北人讲究小殡三天出灵、大殡七日出灵,如果第七天出不去窝在家里可不像话。

    一来是被人笑话,二来停灵七天后死者阳气定然散尽而阴气聚集、容易引来阴灵阴魂那些脏东西,对亡者的子孙可是很不利啊!

    “这个应该没有什么问题呀?”马老道急得满脸通红挝耳挠腮的。

    我忍不住说道:“棺材上放块大石头干嘛,多少人也抬不动呀!”

    我这话是说给爷爷听的声音并不大,但是紧挨爷爷站着的几个人听到了、好奇的看向我。

    爷爷立刻把我抱下来,眼中神色惊诧之极,张了张嘴说道:“小孩子别别瞎说话。”

    我明明看到的呀,怎么是瞎说?我刚要争辩爷爷便用一只手捂住我的嘴。

    别看我刚刚七岁,跟爷爷走南闯北锻炼得很机灵,明白爷爷是不让我说便闭上了嘴巴。

    耳中听到有人大声说话,“老二,马老道不灵了你快去三十里堡请黄半仙”

    “主人家不用费事了,我来帮你破。”说话的是爷爷,立刻提着我挤进人群。

    所有的人都纳闷的看着我们爷孙俩,主人家打量着其貌不扬的爷爷,问道:“老哥,你是干什么的呀?”

    “当然是破事儿的”爷爷也不多说,放下我就奔棺材走过去。

    他走出后立时跟变了一个人似的,腰也不弯了、背也不驼了、一脸肃穆、两眼放光,瞬间变得威风凛凛,盯着棺材缓缓转了一圈。

    来到棺材头里时爷爷朗声说道:“受命于天、百神安位、五脏华丰、百醅玄注,火铃交换,灭鬼除凶,上愿神仙常生无穷,急急如律令!摄!”

    右手一抬一道符箓飞出去贴在棺材盖上,我惊奇的发现,棺材上的那块大石头立时不见了。

    爷爷潇洒的挥挥手,“起棺吧!”

    众人看了都将信将疑,主人家说道:“看来这位老哥道行不浅,那就试试吧!”

    众人上前一起动手换了麻绳,八个人就轻轻松松的抬了起来;穿孝衫的中年人大喜过望,立刻上前给爷爷施礼问好。

    这边棺材往外走,唢呐、喇叭也吹起来,可是刚刚走到大门口突然刮起了一股怪风。

    那风不但来的突然而且阴冷异常,带着枯叶、纸钱围着棺材呼呼转圈。

    抬棺的众人纷纷叫嚷,“怎么突然又变重了?”

    “快上人、上人!”

    “你们快看,棺材里怎么冒烟了?”

    我个子小,钻过几个人的大腿才看到棺材,只见棺材下底上盖的缝隙间不断的冒出黑色烟雾来;棺材上的五道符箓也无火自燃,眨眼化为灰烬。

    此时日落西山暮色渐浓,余晖之中黑色烟雾弥漫遮住了棺材、说不出的诡异瘆人,抬棺众人吓得扔了棺材和看热闹的人远远躲开去。

    “老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主人家急得眼珠子都红了。

    爷爷也不答话,伸出双手搭在一处、十根手指飞快的变化着造型,突然间推了出去,“散!”

    随着爷爷的一声喊,围绕着棺材的黑色烟雾瞬间被风吹得干干净净。

    天啊!我看了惊讶万分,这是什么法术呀?怎么没看爷爷使用过?

    爷爷平时只是给人看相、抽签、断凶吉,大不了也就是驱驱邪、赶个黄皮仙什么的。

    跟了他这么多年我还是头一次看到,敬佩之心油然而生,后来我才知道爷爷刚才使的叫做手印,是道家密传法术之一。

    黑色烟雾散去后,我吃惊的看到棺材上坐着一个红毛恶鬼;那家伙瘦骨磷磷、头大身小,嘴里有獠牙、手似鹰爪子,一双红通通的眼睛瞪过来。

    “爷爷,棺材上面有”我的话还未说完就被爷爷捂住了嘴巴。

    “小孩子不许乱说话!”爷爷冲我瞪着眼睛,语气非常严厉,我轱辘轱辘转转眼珠、点了点头。

    帮忙的和看热闹的人都躲到了院子外或者角落里,连主人家的女人、孩子都躲进了屋里;院中只有我们爷孙俩和主人家兄弟俩。

    烟雾散去后众人都看着棺材、脸上并没有太大的惊讶,我就明白他们看不到棺材上的恶鬼,所以爷爷才拦着我。

    “我说这位老哥,”这时主人家的老二也凑到爷爷身旁,“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爷爷目光炯炯的扫了他们哥俩一眼,沉声问道:“灵柩里可是二位的母亲?”

    “是啊!”老大点点头,“怎么了?”

    “老太太是怎么死的?”

    “正常过世,我妈妈都八十一了。”

    “哦老太太生辰八字告诉我。”

    没等主人家哥俩说话,棺材上的恶鬼突然跳起来,冲我爷爷嚷道:“臭道士,你敢坏我的好事?识相的赶快滚蛋,否则你也走不了!”

    除了我和爷爷之外,其他人都惊骇不已,纷纷瞪着眼珠子在院子里乱看。

    “是谁说话,怎么看不到人啊?”

    “难道真的是闹鬼呀?”

    “你才知道啊!可不就是闹鬼嘛!”议论声中许多人都悄悄离开了,只剩下些胆大的青年小伙子。

    这时天边的最后一抹余晖也正在逐渐消退,要不是院子里扯了四盏灯泡早就漆黑一片了。

    主人家哥俩吓得哆哆嗦嗦的,一人拉了爷爷一条胳膊,一个问怎么办、一个说帮人得帮到底。

    “别怕别怕,有我呢!”爷爷抽回双手从发白的挎包里拿出一只小瓶子,打来盖子从里面取出两片树叶贴在上眼皮上。

    过后我才知道,那是经过牛眼泪泡过的红柳树叶,贴上后就能看到鬼。

    那红毛恶鬼见状大叫,“臭老道你看什么看?我只找他家的晦气与你无干,你要是敢管闲事连你们爷孙俩也不放过!”

    恶鬼说着向我看过来,跟我目光一对突然哎了一声,露出惊诧的神色

    (本章完)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