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章 ——美女老师 可恨损友
    “呃?”我愣了一下才明白,“你小子,又是从岛国*****里学到的知识吧?”

    “你甭管那么多,能长姿势就行。”赵平安得意道:“怎么样乔面,是不是听着特馋的荒呀?”

    “屁!你早晚被你爸爸教育成先进生产者不可!”这小子没事就偷看他爸爸的电脑,很是令我羡慕。

    “嘿嘿,还不承认,我看看看看流哈喇子没有?嘻嘻”

    “滚!我是想吃了你”我和赵平安的声音大了些,前面昂首阔步的乔老师忽然停步回头,吓得我们俩急忙躲到树后。

    又响起嘟嘟的高跟鞋声音,我和赵平安才敢出来。“哎,乔面我怎么觉得乔老师今天哪里不对劲儿啊?”赵平安忽然说道。

    “哪不对了,你天天都盯着乔老师看、还弄不明白吗?”我仔细观看了一番。

    要说乔老师真算得上小城的一道风景,高挑的身材、两条笔直的大长腿、披肩的长发乌黑发亮;那回头率唰唰的,我眼看着一个中年大叔只顾看乔老师了、和电线杆子撞到了一起。

    “好像你没盯着看似的?”

    “嘿嘿,我主要还是陪你。”

    “少来了,我可是刚上路你才是老司机,再谦虚没有薯片吃了你到底看出来什么没有呀,乔面?”

    “嗯,是有那么一点儿”说实话我也没看出来,就是感觉不同了,“腰乔老师今天怎么长腰了,有点水蛇呀!”

    赵平安笑着拍了我一掌,“就说你是老司机嘛!眼睛真毒,我就觉得她走路挺别扭的却说不出哪不对。”

    “其实也没有什么,可能是裤带勒紧了。”

    “才不是呢!嘿嘿,八成是昨天晚上运动做多了。”

    我去!知道这小子有多龌龊了吧!

    一路瞎扯来到学校,班级里已经坐满了同学;跟普遍现象相吻合、我和赵平安属于排名最低的学生,所以座位也在最后。

    头一堂就是乔老师的课,她走进教室时脸色有点阴沉,把一沓试卷放到桌上时我下意识和赵平安对视一眼。

    “这次月考成绩我很不满意”果然不出所料,我和赵平安的受难日来了。

    乔老师的目光越过众人头顶射过来,“天行健,看来我有必要跟你谈谈了,下课后到办公室来一趟我们不能因为某些同学而影响了新课,请同学们打开书。”

    不对呀!按照多年的经验,一般来说我都不会垫底啊!除非是赵平安因病未参加考试,怎么这次的殊荣落在我身上了?荣誉来得太突然,我有点不适应。

    赵平安看着我嘻嘻的笑,我的牙根有点发痒,“你小子留后手了是不是?”

    “我妈说了,老师再去家访就请我吃木板肉;我都连续中了三个头奖了,这么幸运的事情我也不能吃独食儿呀!”

    好!你小子够意思,居然跟我留一手,你等着的。说啥都没有用,下了课我乖乖的跟着乔老师进了办公室。

    让我没有想到的是乔老师一点都没有发火,而是和颜悦色的问我,“天行健,你父母都是做什么工作的?”

    我不由暗中皱皱眉头,我的情况她都知道呀!难道真是昨天晚上累着了,忘记了?

    “老师,我没有爸爸妈妈,只有爷爷。”

    “噢看我这记性,你爷爷是做什么的?”

    “老师,我爷爷是风水先生。”随着时代进步,原本被批为封建迷信的东西又成了香饽饽,爷爷目前以看风水为主。

    “哦”乔老师的眼睛一亮,不经意的扭了扭头颈。

    咦!乔老师今天怎么怪怪的,她从来没有做过这个动作呀!就连眼神也很特别的。

    我不敢跟她长久对视,目光移开时悄悄滑过她高耸的胸部。

    千万不要以为我是龌龊的人,你们是没看到乔老师的胸有多傲人、半尺多高啊!火气壮的看了都得流鼻血。

    “明天是周末,”乔老师说道:“我想到你家里看看,你爷爷什么时间在家。”

    “他一般白天在,晚上不在的时候多。”我留了个心眼,故意反着说。

    “好,你回去吧!明天我抽空去一趟,告诉我你家住哪里?”

    回家后我可没跟爷爷说乔老师要来的事情,心想等到时候实在躲不过去了再说吧!孤独求打的事儿我可不干。

    没想到第二天早上起来,爷爷坐在那抽烟喝水丝毫没有走的意思。

    眼看着时钟奔九点去了,万一乔老师杀来怎么办?前两次家访赵平安家可都是这个时间段啊!

    我实在憋不住了,主动问:“爷爷,这两天生意不好呀?”

    爷爷纳闷的看我,“你又要和平安做什么坏事呀?”

    “哪有啊?我是想学习了,怕你打扰我。”我装模作样的打开书包。

    “呸!我哪天也没看到你学习我等人呢!约好了给人看坟地去。”

    “约几点呀?你再不去就不怕被别人抢了生意呀?”

    “说的也是”爷爷站起身走了两步忽又停下来,“行健,我这今天你别出门,就在家跟平安玩。”

    我巴不得他马上走,一连声的答应。

    爷爷前脚刚走了没有十分钟,乔老师就在外面问天行健住这儿吗?

    嘿嘿,我暗自庆幸躲过了一劫,出去把乔老师迎进屋,“老师,你来的真不巧我爷爷刚出去,今天晚上怕是回不来了。”

    “没事儿,”乔老师一点没有失望的表情,“你爷爷不在,我就跟你聊聊。”

    “那好吧!”我让座时看到赵平安的大胖脸在门口闪了一下立刻快速消失了。

    这个死奶油,也不说帮我分担一下,“老师,你喝冰水还是奶茶?”我装出无比的热情。

    乔老师有些纳闷的打量一番简陋的房间,“你自己会做奶茶吗我也没看到有冰箱呀?”

    “老师,冰水就是凉白开、奶茶是往茶水里加点酸奶和白糖,可好喝了我给你弄一杯。”

    “算了算了,我不渴。”乔老师使劲摆手,“你坐下天行健,咱俩说说话。”

    “你说吧,老师。”我只得坐下来。

    “天行健,我听说你老家是大黑山那边的,是吗?”

    哎呦,不对呀?我心中很是纳闷,因为在这里定居后爷爷一再嘱咐我不能提大黑山,所以我没有跟任何人说过我到过大黑山、乔老师怎么突然问这个?

    “不是,”我摇头道:“老师,我老家是辽中的。”

    “哦也可能是我记错了,你们家是哪一年搬到这里来的。”不知道怎么,乔老师今天的目光特别的亮。

    “哟这个我可记不住了,那时我太小还没记事儿呢!”我发现乔老师的脸上忽然闪过一团黑气

    (本章完)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