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一章——纯属巧合 有意为之
    赵平安说道:“傻啊你,我发现小偷时小偷在你爷爷房间里!”哟!我立刻冲进爷爷房间。

    一进门就吓了我一跳,唯一的家具——双门衣柜大敞着,我和爷爷仅有的几身衣服扔了一地;床上的被子也掀到一旁,床下的几个包也被翻得乱七八糟的。

    特么,这是个损贼啊!明眼人一瞅就知道我们爷孙俩是穷光蛋,他还瞎翻什么呀这是。

    “丢什么了?”赵平安问。爷爷有啥我也不知道,丢啥就更不知道了呀!

    这时身后传来脚步声,是爷爷回来了。“怎么了这是?”爷爷吃惊的问。

    “爷爷,你家进小偷了。”这时候赵平安的反应快着呢!

    “小偷?”爷爷疑惑的看着我,“你看到小偷的模样了吗?”

    “没有,那时那时我去茅房了。”乔老师来家访的事儿可不能说漏了。

    赵平安跟我堪称莫逆、心有灵犀,一个眼神过去立刻说道:“爷爷,乔面去茅房了是我发现的小偷。

    那个小偷是个男人,穿着一身灰衣服,那家伙跑得太快了我没有看到他的脸。”

    “哦没事儿了,”爷爷说道:“我也没有值钱的东西可偷,你们出去玩吧!”

    “没丢什么就好,看到小偷我就喊了、他也应该没机会偷什么。”赵平安很得意,一副邀功请赏的神态,我才不稀罕理他转身就往外走。

    “不对呀乔面,你连句谢谢都不说?”

    “少来啊!东西都翻成那样了,你还自我表白个屁。”

    “好了好了,不说那个了”等到了外面赵平安开始刨根问底的问起来,问乔老师都说什么了、干嘛跟我那么亲密了、你们到哪去了?

    “嘿嘿,我这么帅、很招女生的,你不知道呀?”我得意的样子肯定是气到他了。

    赵平安撇嘴说道:“就你?黑得跟煤球似的、眉毛跟胡子差不多,小眼睛看得到天吗?你招女孩子?没睡醒呢吧?”

    “哈,你没发现我长得像李小龙吗?我长得很耐看,你得耐心的看。”

    “像有个屁用,你又不是。得了,快说乔老师为什么跟你那么亲密呀?”

    嘿嘿,他越着急我越不告诉他、吊足了胃口我才透露一点;听到我碰到了乔老师的大兔子赵平安整个人都傻了,嘴巴张得老大、就差流口水了。

    好久赵平安才说道:“厉害了我的哥,这样的好事儿你小子竟然吃独食?”

    “不然怎样,叫上你?咱俩一人一个大兔子吗奶油,你是不是忘了自己留后手的事儿了?”

    “你小子不太不尊重老师了!”

    “是乔老师不尊重我好不好,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是不?滚”

    爷爷今天碰到个有钱的主儿,晚上买了烧鸡、酱肘子,还给了我一百块、让我中午吃点好的。

    他也太不知道行情了,一个披萨就得七八十还得是最小个的,赵平安一个人就解决了都不带给我剩一口的。

    我不能总吃人家的怎么也得请一顿呀!想来想去还是请他吃包子吧!牛肉包子一块钱一个,能撑死这小子,嘿嘿

    “行健”爷爷喝着小酒笑眯眯的看我,“你给我说说,今天谁到咱家来了?”

    “没人呀!”我心中扑腾一下,“也就是那个小偷。”

    “不对,应该还有个女人我闻到气味了,你不说我就去问赵婶。”

    我去!人家算命瞎子的耳朵鼻子灵,他也不瞎鼻子怎么也这么灵啊?

    “是是乔老师来来家访。”权衡利弊我还是坦白的比较好。

    “嘿嘿,臭小子、我说早上着急撵我走呢!”爷爷轻骂道,“学会骗爷爷了哈!”

    “没有没有,乔老师来也没什么事儿”

    “我不问这些嗯,你跟乔老师出去了对不对?你出去这工夫家里进了小偷对不对?”

    我吃惊的看着爷爷,实在难以相信。

    “我是干什么的你忘了?我会掐算。”爷爷的脸色渐渐严肃起来。

    不知道他心里想什么我的小心脏七上八下的,“爷爷,我没没想骗你”

    爷爷缓缓摇头,“行健,这个乔老师是不是跟以前不一样?”

    “也没有呀反正我是没看出来。”

    “嗯你以后不要单独跟她在一起,记住了。实在不行,就叫上赵平安。”

    我很是纳闷,“为什么呀?爷爷。”

    “不为什么,你记住爷爷不会骗你就行”

    爷爷的话令我很不理解,很是琢磨了一阵子。小孩子贪玩,明天跟赵平安疯了一天就忘记了。

    周一上学,赵平安又邀我去跟踪乔老师。

    乔老师照例穿着包臀修身长裤,今天换了白汗衫,愈发显得清纯方丽。

    看着乔老师笃笃前行、一对大兔子上下的抖动,赵平安眼睛都直了、咕咚一声咽下去一大口口水。

    我鄙夷的看他,“奶油,你还能有点出息吗?屁大点儿岁数咋这么骚气?”

    “呸!饱汉子不知道饿汉子饥,你看乔老师体型多正点哎!”赵平安话说一半忽然停下来。

    我扭头看去,见一个灰衣男人迎向乔老师、后者停下来和他说话。

    “那个人不是乔老师的爱人呀?”

    “除了老公,乔老师就不许认识别的男人呀咦?”那个男人好像跟正常人不太一样,他的身上似乎笼罩着一层黑气。

    “不是这个人怎么看着眼熟呢?”赵平安没有留意到我的异常,“不对呀乔面,这个人是前天进你家的小偷!”

    “啊你不是没看到小偷的脸吗?怎么知道就是他。”

    “衣服、体型,关键是他的发型现在有几个人留这种三七头啊?”

    我心里扑腾了好几下,“你能肯定吗?”

    乔老师和那个男人只简单说了几句话便分开了,那个男人侧身走进右侧的一条巷子。

    “差不了,”赵平安说道:“我有八成半的把握,那个人就是小偷。”

    哎呀!这可怪了,乔老师怎么会认识小偷呢?而且乔老师前脚带我离开家,小偷随后就进了我家,难道是巧合吗?

    猛然间我想到一个严重的问题,会不会是乔老师故意调我出去,好让小偷方便进去偷东西?

    “乔面,”赵平安捅捅我,“咱们要不要报警不能眼看着小偷溜走啊?”

    我看看他,心里也没有准主意。乔老师小偷纯属巧合,还是有意为之呢?

    应该是巧合吧!乔老师怎么可能跟小偷同谋呢?而且她那样做有什么意义呀?她都看到我家穷得很了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