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二章——五年寻觅 欲报大仇
    应该是巧合吧!乔老师怎么可能跟小偷同谋呢?而且她那样做有什么意义呀?她都看到我家穷得很了。

    “你想什么呢,乔面?”赵平安急急的问道,“那个小偷可要走远了!”

    “算了,反正爷爷说没丢什么东西。再说就算报警抓了他,也没有办法证明他就是小偷。”

    “好吧好吧,算我多管闲事。”

    虽然做了决定,但是我的心里很不舒服,越想越觉得前天的事情有些蹊跷。

    如果没有看到乔老师跟小偷认识,说是巧合还过得去,现在用巧合来解释就未免太牵强了

    一上午都没有什么特别的事情,中午我按计划请赵平安吃了肉包子,这小子果然不满意、我只好又请他喝了杯奶茶才算了事。

    下午最后一节自习课时乔老师把我叫出教室,我怀着很复杂的心情来到外面。

    乔老师微笑着说:“天行健,今天轮到你值日吧?”

    “是呀!”我疑惑不解的点头。

    “打扫完卫生你就在教室等我。”

    “哦老师,你找我有事儿?”

    “我决定了,从今天开始给你补习功课,快要升学考试了总不能让你拉全班的后腿吧!”

    呀!这么多年乔老师从来没有这么照顾过我啊?这是为什么呢?

    我猛然想起爷爷嘱咐我的话,“老师,那我叫上赵平安吧?他的成绩还不如我。”

    “不行,我不喜欢他。”乔老师坚定的摇头,“这件事情你不要告诉任何人,否则都来找我补课我可要累死了。”

    她不喜欢赵平安,这么说是喜欢我喽!我的小心脏扑通扑通猛跳起来,忍不住偷偷瞄向她高耸的胸脯。

    “记住了,一定要等我!”

    乔老师是班主任,我敢不听她的吗?可是爷爷嘱咐我的话还有她认识小偷的事儿

    我一脸郁闷的回到教室,赵平安自然要问乔老师找我有什么事情?附近同学也都竖着耳朵听。

    我故意苦闷的答道:“老师说我上次值日卫生打扫得不干净,让我今天弄干净些。”

    不一会儿放学了,我故意磨磨蹭蹭的打扫卫生、另外两个同学都各自完成任务先走了,赵平安一个劲催我、我这才说出事情原委。

    赵平安惊奇的看着我,“乔老师怎么突然对你这么好啊?”

    “你确定她这是对我好吗?”我有些犹豫,“小偷的事儿怎么解释?”赵平安答不上来了。

    “我爷爷告诉我,不让我单独跟乔老师在一起。”

    “那你打算怎么办?”

    “这样你躲在教室后面,有什么不对劲儿的就回去找我爷爷。”

    不愧是好哥们儿,赵平安二话不说就答应了;这所学校有年头了、还是老旧的平房,他躲到后面的小树林里没人会发现。

    可是等了好半天也没有看到乔老师的身影,我望着办公室方向、隔着窗子跟赵平安闲聊。

    终于,一个青春靓丽的身影出现在办公室门口,我的心里莫名的紧张起来。

    乔老师迈着行军一样的步伐走过来,腰胯扭出优美的曲线,老子日后能娶到这样的媳妇就知足了。

    我正胡思乱想一道人影从西侧教室屋顶落到操场上,汇合了乔老师向这边走来。

    哎哟!那那不是早晨看到的那个男人吗?还是从房顶跳下来的。特么,他那一跳足有三十多米远,这还是人吗?

    不对劲儿我的心里隐隐不安起来,一种危机感随着乔老师和那个男人的靠近越来越强烈。

    “怎么样了乔面?”赵平安在后窗外不耐烦的问:“太阳都下山了,乔老师还来不来啊?”

    眼看乔老师和那个男人离教室只有四十米了,我忍受不了心中莫名的恐惧跳出了后窗。

    赵平安惊疑的问:“怎么了?”

    “嘘快藏起来。”我关好窗子催促他快上树,这是从小练熟的把戏、几秒钟时间我们俩就躲到了枝叶之中。

    “乔面,到底怎么回事呀?”

    “嘘一会儿再说。”透过枝叶缝隙看到有人进了教室。

    隔了一会儿听到乔老师的柔媚声音传出来,“天行健天行健,你在哪啊?”

    再过一忽教室后窗推开了、乔老师探头出来,“天行健,你跑到哪去了?”

    那个男人出现在乔老师身旁,冷冷的问道:“你不会是在骗我吧?”

    “我怎么敢骗你啊!我真的留下了那小子的”

    “可是人呢?上次在他家我就扑了个空,什么也没有找到。”

    哎哟我去!听这话茬乔老师真的是跟这个小偷预谋好的啊!他们想找什么呢?

    “那东西很重要,八成是那个臭道士带在了身上。”乔老师四处张望着,“教室没上锁窗子也没有插,那小子有可能就在树林里。”

    这下可坏了!太阳落山天光渐暗,加上树木茂密,他们一时看不到我们,如果真进树林搜索可就危险了。

    这时那个男人又问道:“你说那小子真是阴阳眼?”

    “当然,当年就是他把我的肉身撕碎了,我苦苦找了他五年才找到、你说我能认错吗?”

    啊?五年前我把她的肉身撕碎了难道乔老师是那条鸡冠子大蛇?哟!我猛然想起大热天她都不出汗、而且手臂很凉,我的天啊!难道她真的是蛇吗?

    可是乔老师怎么能是蛇妖呢?再说她三年前就是我班主任呀?怎么今天才哎哟!乔老师不会是被蛇妖上身了吧?或者,这个乔老师就是蛇妖变的。

    这时候乔老师和那个男人已经先后跳出了窗子,这可怎么办啊?我撕碎了鸡冠蛇她找我报仇无可厚非,但是赵平安绝对是被我连累了!

    此时赵平安正满脸疑惑的看着我,我也没办法解释,只能示意他不能出声。

    “你左我右。”乔老师说着便要进树林。

    忽听有人喝问:“嗨!你你站住!你是什么人?”

    我透过叶缝看去,见学校的夜间保安出现在窗口,心中不由一阵高兴。

    “是王师傅呀!”乔老师立刻返回身,“他是我的朋友,来帮我弄些树叶做标本。”

    “是乔老师呀!”王保安的语气缓和了一些,眼睛却不友好的打量着那个男人,“朋友也不能走房顶呀!又不是小偷还飞檐走壁的,跟我去登个记”

    王保安话未说完那个男人突然抬起手臂,他的手臂像橡皮筋一样瞬间伸长了三四米、抓着王保安的衣领把他扯出来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