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九章——身世无知 形单影孤
    玩兵器我肯定不是关公的对手,便想用道术胜他,掐诀念咒右手突然指出。

    哎?怎么没有符箓飞出呢靠!老子穿越到了汉朝,身上的符没带过来!

    可是关羽已经过来了,青龙偃月刀直奔我劈来。我急忙去抓长矛,只慢了那么一点就被人家砍中了

    混蛋!老子来生要做关羽

    再睁眼时我还是骑在马上手拿大刀,我看看马是红色的、大刀是偃月刀、摸摸胸前长须,哈哈老子真成关羽了!

    那时我正带着一队人马行军,便问身旁兵士,“前方是什么去处?”

    “回将军,前面不远就是麦城了。”

    我去!老子的命怎么这样衰啊?关公走麦城,还是一个死啊!老天爷,你就让我死了吧!老子可不穿越了。

    心想事成只是人们对美好事物的向往,实际生活中常常是事与愿违,我不想一次次被杀死了、不愿意再穿越了。可是老天爷偏偏跟我开玩笑,我又一次穿越了

    地上有点凉、身体有点僵硬,我缓缓撑起身子,咦!回到现代了眼前的景物有点眼熟呀!

    一个白胡须老头半躺在地上、头颈枕在沙发上,爷爷!特么老子又回到自己身上了,换个说法、就是我没死!

    “爷爷!”偷袭我的人早已经不见了踪影,我连滚带爬来到爷爷身边。

    爷爷虽然睁着眼睛可我怎么叫他都没有反应,他老人家这是死不瞑目啊!老人的身体都凉了,我费了好大的劲儿才把他弄到沙发上。

    我唯一的亲人死了,到底是什么人打死他的?是因为我吗?我又是什么人呢?为什么我有阴阳眼、有元力?异界阴阳追魂使又是什么?

    这一切的一切都将成为谜团,我连自己的父母是谁都不知道我以后怎么办?我身上的诅咒怎么解?那些人还会不会来杀我?

    老天爷,谁特么能告诉我啊?我该怎么办呀?

    身后咣当一声,紧接着响起笃笃的脚步声。

    我转过身,见一个面目端庄、穿着高档衣裙的女人走进来,她的年纪在三十二三到四十之间、很陌生的一张脸。

    我抹了抹眼泪问道:“你找谁?”

    女人的脸上除了严肃没有其他表情,扫了我一眼直接来到爷爷身前。

    居然无视我的存在?我禁不住有些恼火,“你是谁啊?到底有什么事儿?”

    “我叫白无悔,”女人冷冷的说道:“我爸爸到底还是为你死了,这回你满意了吧?”

    “呃?”我惊讶万分,从来没有听说爷爷有亲人呀!怎么突然钻出来个女儿,“你是爷爷的女儿?”

    “他不是你爷爷他把你抚养长大,你却害死了他!”

    “不是没有我怎么会害爷爷呢?是别人打伤了爷爷”

    “就是你害的!没有你他就不会死!”白无悔很气愤,“你这是恩将仇报、忘恩负义,他养大了你你却害死他!”

    “呃真不是我”我茫然无措,也许真如她所说爷爷是因我而死。

    白无悔嚷了一阵,见我不吭声便取出手机打电话,听意思是让殡仪馆来车。

    等她收了电话我才问:“姑姑,你怎么知道爷爷出事儿了?”

    “住口!”白无悔大声呵斥道:“我不认识你更不是你姑姑。”

    “好吧是爷爷通知你的吗?你知道是什么人打伤的爷爷吗?告诉我,我要给爷爷报仇!”

    “我说过了他不是你爷爷,跟你没有半毛钱关系!”白无悔直愣愣的瞪着我,“没有你我爸爸就不会死,知道吗?都是你害死的他,我不想看到你!”

    “呃?”看到她如此生气、恼怒我更无措了,我也不想看到她,但是我也不能走啊!

    白无悔倒是没有赶我走,等待殡仪馆来车前我们俩很尴尬的呆在一个房间里,共同之处就是看死去的爷爷。

    默然相对十多分钟,白无悔忽然叹了口气,“都特么是命啊你好好活着吧!别让我爸爸白死了。也许这座城市不适合你,最好还是换个地方吧!”

    “谢谢你”不管白惊鸿是不是我爷爷我也只有他这么一个亲人,他的离去让我陷入孤独无助的境地,离开这?

    我去哪啊?我该怎样生活下去?从此以后没有人再疼我、骂我、管我,没有人会在乎我、没有人对我感兴趣——鬼族和妖族除外。

    鬼族和妖族人似乎无处不在,我能躲到哪里去?怎么样才能摆脱他们?

    那一刻,赵平安胖乎乎的形象出现在我的脑海中,爷爷走了我就只剩下他这么一个朋友了。

    “那个”我不知道该怎样称呼白无悔,“听你说话的意思你应该知道我的身世,请你告诉我好吗?我要给爷爷报仇”

    仇字刚出口,白无悔突然窜到我身前、扬手就是一记耳光。

    毫无征兆、没有理由,我连躲闪的意识都没有生出,我摸着火辣辣的脸愕然了,“干什么,你?”

    “我说过他不是你爷爷”白无悔突然哭了,眼泪成串的落下来,“我不愿意我不想让你跟他扯上一点点的关系是你害死他的!”

    羞愤、恼火在她的泪水中渐渐散去,我茫然、无助、无奈、无聊的看着沙发上的爷爷,不明白自己做错了什么;也许我就不该来到这个世界上。

    可是你带我来了,却又不告诉我为什么、不告诉我是谁,老天爷,我该怎么办啊?泪水无声的滑落,把鞋子都湿透了。

    门外响起车声,随即两个身穿白大褂、戴口罩的人拎着担架走进来,“哪位是白女士?”

    白无悔指了指沙发上的爷爷,“老人在哪。”

    那两个人不再说话,把爷爷放在担架上抬了出去。

    自从有记忆起我还从来没有离开过爷爷,看到他被抬走自然而然的跟着走。

    白无悔狠狠瞪我一眼,“你要干什么?”

    “我爷爷”后两个字出口我条件反射的捂着脸颊退开两步。

    “从今往后他跟你没有一丁点关系,知道吗?你别跟着我不会让你知道他埋在哪的。”白无悔瞪了我一眼转身走出去。

    可是爷爷我还是跟了出去,殡仪馆的车拉着爷爷已经走了,白无悔上了一辆黑色轿车也走了。

    我的心仿佛跟着爷爷去了、没着没落的,脑子里一片空白,眼睛里只有那辆白色的车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