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三章——美女与熊 为人师表
    “今天不给你点厉害看看,跆拳道小王子我就白叫了!”话音一落高洪波扭身摆胯便要出腿。

    忽听有人高声喝道:“住手!”

    那是个女人的声音、清脆而高亢,我纳闷的回头,见一个女生大步走过来。

    她的身高绝对超过了一米七,穿着一身白色红条的运动套装,一头玫瑰红的短发;两条剑眉、一双乌黑的大眼睛、两片红唇紧紧抿着,浑身的飒爽英姿。

    我认识的女生不多,她就是其中之一,因为她跟我同班、也是校花级别的美女——方清怡。

    “方社长?”高洪波露出惊疑神色,“你认识这小子?”

    一脸冷峻的方清怡扫了我一眼,说道:“算了吧高洪波,又不是什么大事情,别让人家说我们跆拳道社的人欺负同学。”

    高洪波露出几分为难表情,“社长,这小子他”

    “怎么,不给我面子?”方清怡冷淡的问道。

    “不是不是既然社长亲自为他说情,我就饶了他。咱们走”高洪波狠狠瞪了我一眼带着一群跟班走了。

    嗨!奇怪了,方清怡虽然跟我同班但是一向冷傲、我都没有跟她说过话,今天怎么突然为我出头?

    我刚要说几句感谢的话,方清怡却连看都没看我、径直进校去了。

    “咦,今天看个新鲜事儿,都是英雄救美、今天是美女救熊呀!”

    “嘿嘿,这小子艳福不浅,那可是各大公子都在追求的方大校花”

    特么,老子成熊了!我只能假装没有听到众人的议论。

    赵平安用奇怪的眼神看我,“乔面,你什么时候跟方校花混得很熟呀?”

    “哪有?她都没有正眼看过我”我望着远处的方清怡满腹的疑惑,“奶油,那个高衙内似乎挺怕她呀?”

    “当然,据说方校花功夫了得、要不能做跆拳道社社长嘛!主要是我听说她家里很有背景,咱二十一中那几个大公子都惹不起她。”

    “这么厉害啊?”

    “你以为呢!否则高衙内能那么听话吗?”赵平安忽然捅捅我,“趁这机会你同她搞好关系,有她罩着就没有人敢欺负你了。”

    “呃我让女生罩着?”我心中哭笑不得,但是感谢还是要的。

    进教学楼之前我追上了方清怡,“那个方同学,谢谢你。”

    方清怡保持着高频率步幅,只淡淡的扫了我一眼,“听说你唯一的亲人爷爷死了,我只是可怜你,别想多了。”

    “呃?”特么,老子才不要女人可怜呢!刚刚升起的亲近感瞬间荡然无存,“我没想多,只是表示谢意高洪波打不过我的。”这是男人的自尊,必须得有。

    方清怡侧过脸认真的看我一眼,神色既好奇又有些不屑,一个字没说就快步进楼去了。

    “怎么样,乔面?”赵平安追上来。

    “可怜我老子不稀罕!”

    三四天没来学校了,重新归来有恍如隔世之感,一进教室所有同学都用特别的眼神看我。

    我和赵平安是班里的差等生、还不受老师待见,平时就没有人理我们,这时我也不用跟谁打招呼。

    径直来到最后一排,还没等我坐下就听到一声严厉的声音,“天行健!”

    我转身抬头,见班主任王丽芬站在讲台上,“老师早。”

    王丽芬用冰冷的眼神回应我的问候,“天行健,你为什么不请假?”

    “老师,我爷爷去世了。”我心里纳闷,她应该知道呀!

    “我是问你中途离校为什么不请假?学校到处都有监控,你无故离校领导问我你让我怎么回答?”

    “这?”王丽芬平时对我就很有看法,我也只能理智的不得罪她,“对不起老师,事情很急我就没顾上,下次注意、请老师原谅。”

    “原谅?我怎么原谅你?学习不好是智商问题我可以不强求你,但是纪律可是素质问题!你一向不遵守纪律”

    王丽芬话锋一转,“你刚才是不是打架了?旷课几天不说,一来上学就竟然跟高校长的儿子打架?人家怎么你了,你就动手打人?”

    “呃?”这特么什么老师啊?整个一不分青红皂白的势利眼!

    “报告老师,”赵平安站起来说道:“是高洪波先动手打天行健的”

    “谁让你插嘴的?我让你说话了吗?”王丽芬巫婆一样的眼睛在近视镜片后闪着光,“你们俩一黑一白是有名的黑白无常、哼哈二将,你的问题我还没有来得及说,你倒先跳出来了?”

    特么,就这老师还厚颜无耻的讲素质?她自己的素质都低到地下室去了!

    “你给我坐下!”王丽芬根本不给赵平安说话的机会,“天行健,你的问题很严重、性质很恶劣”

    “老师,如果我爸爸是校长会怎么样?”我实在是忍不住了。

    “你说什么?”王丽芬推了推眼镜从讲台上走下来,“你爸爸是校长你没睡醒呢吧?还是吃错药了?

    都说虎父无犬子,就看你这熊样你爸爸顶多也就是搬砖头的、或者是捡破烂的!”

    全班同学轰的一声笑起来,全身血液一齐涌向头部,我感觉脸颊发烫忍不住握紧了拳头。

    “干什么?不能说啊?犯了错误不许批评呀?你就是个学习不好、不守纪律的差等生,怎么还要打我呀?”

    看着她那张干巴巴的丑脸我真想一拳头打在她面部中央,但是我不能打、我怕这一拳打死她。

    “好了,你自己好好想想吧!漫漫人生路,我看你一直在迷路呀!”

    王丽芬终于转身走开,“天行健,你写一份无故旷课的检讨书、再写一份保证书、保证你不再打架,至于你的事情等学校处理吧最少也是记大过处分!”

    特么的真是倒霉,头一天上学就惹一肚子气,这难道就是我该有的命运?孩儿是好孩儿,命苦呀!

    头一堂是代数课,而王丽芬就是代数老师,几天没来已经学到数列问题了。

    简单讲解后王丽芬举了个很有名的例子,就是阿基米德用象棋盘跟国王要米的故事。

    讲着讲着王丽芬突然喊道:“天行健,这个故事涉及到的是什么数列?”

    “应该是等比数列。”这没有什么难的。

    “对了,那么请你说出第二格应该放几粒米?”

    “两粒。”这太简单了。

    “第三格呢?”

    “四粒。”

    “第四格以及以后呢?”王丽芬阴险的问道:“最后国王要付给阿基米德多少粒米?”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