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四章——如来神算 打脸公子
    “第四格以及以后呢?”王丽芬阴险的问道:“最后国王一共要付给阿基米德多少粒米?”

    尼玛!这是人脑能算出来的题吗?她这是在打击报复啊!我忍着怒气答道:“我算不出来。”

    “没关系,只是简单的乘法、你慢慢算。”

    “老师,你还是找别的同学吧!我笨。”

    “我知道你笨,笨也不是你的错,”王丽芬似笑非笑,“但是你拖累班级成绩就不好了,脑子越用越灵活的。算吧,算不出来你今天就站着上课!”

    靠!**裸的打击报复啊!“老师,这样的题谁能算出来?你为什么不找别的同学?”

    “别人没有犯错误呀!这也是对你犯错的惩罚,有意见厕所提去。”

    好多同学或是嘲笑或是幸灾乐祸的望向我。

    我强压着怒火,“你这是强人所难,我算不出来。”

    “算不出来你可以主动退学啊!”王丽芬笑着说:“眼看要高考了,就你这成绩恐怕连最差的大专都没有希望,你就没有必要耽误大家的成绩了。”

    特么,原来这才是根结所在,是怕我影响她的升学率呀!你想让我退学老子偏偏不让你如意,“我不退!”

    “不退你就算呀!很简单的乘法和加法”

    突然之间我的脑海里出现了一串串数学,“第四格八粒米第九格二百五十六四千零九十六十三万一千零七二”

    赵平安吃惊的看着我全班同学惊讶的看着我王丽芬惊骇的看着我

    我一口气说下去中间都没有停顿,“第六十四格是1867073709551615粒米!”

    “我的天!你是天才啊!”赵平安啪啪的拍手,渐渐的其他同学也跟着鼓掌。

    这时下课铃声响了,王丽芬用难以置信的目光看着我,“好吧!时间有限天行健同学就不必往下算了,下课!”

    “乔面,你太棒了!”赵平安冲上来抱住我,兴奋的问:“你是怎么做到的?”

    特么,我自己也不知道啊!就随便一想那些数字就出来了。迎接着全班同学敬佩的目光我还真有点不适应

    这堂课上得太紧张了,不行、得放水去;一路上赵平安问个不停,我实话告诉他他还不信。

    课间时间,厕所永远都是人满为患,我和赵平安好不容易才排上号、正舒服着忽然发觉吵闹声一下子消失了。

    “乔面!”赵平安神色紧张的努嘴。

    我侧头看去,高洪波和他的那些跟班站在门口,其他同学都被吓跑了。奶奶的,这是要逼老子出手啊!

    我继续放水、若无其事的提裤子,心里盘算着怎样能尽量不动手。

    “挺巧啊小子!”高洪波开口了,“这里不会有哪个女神庇护你了吧?”

    什么挺巧?这个王八蛋肯定是派人盯梢了。我没理他。

    赵平安显然是以为我被吓得不敢出声了,他急急忙忙的提好裤子赶过去,“高哥高哥,你大人有大量,晚上我请你吃饭给你赔罪”

    “哪都有你,你特么算哪盘菜啊?”高洪波抬起腿一脚蹬在他肚子上。

    别看赵平安身高体胖,他最大的运动量也就是原地投篮,身体素质哪里能跟练跆拳道的高洪波相比;挨了这一脚退了七八步,若不是抓到一个小便池肯定要摔地上。

    高洪波身旁一个黄毛冲上来啪啪连打了赵平安两个耳光,“让你特么的装老大,你特么还想跟高哥平起平坐?”

    混蛋!我哥们儿为我出头、为我挨打,我能眼睁睁看着吗?这是逼我出手啊!热血上涌也顾不得那么多了。

    当黄毛再次扬起巴掌时我一个箭步窜过去,一把抓住他的手腕,黄毛骂骂咧咧的要挣脱。

    我手上加力、握得纹丝不动,黄毛诧异的看着我、眼中渐渐露出惧意。

    “奶油,”我平静的说道:“打他两倍奉还,打他四个耳光。”

    “我?”赵平安似乎有些怕,为难的说道:“乔面,要不算了吧高哥,这事就这样了结吧?”

    “放屁!你说了就了啊?”高洪波一挥手带着那些爪牙走过来。

    “现在你说了都不行”我突然放开黄毛的手,抬手就是四个耳光。

    我用的是龙虎山十三式太极快手、速度非常快,直到挨完四个耳光黄毛才反应过来,“你特么敢打我?”

    “耳光是替奶油打的,这才是我赏你的!”我一脚把他踹回到门口去。

    高洪波看了也露出吃惊之色,“小子,你还挺能打?”

    “高哥,”他身后一个壮汉嚣张的说道:“大伙一起上废了他。”

    我眯着眼睛看他,“来啊?谁跑谁特么是孙子!”

    “小崽子,二十一中哪有你发狂的份儿?”高洪波头一个冲上来,起腿就是一个下劈。

    靠!跆拳道这东西看着气势威猛,可在我眼里就是花架子,我都不用使用元力,只凭道家拳脚就够了。

    我往旁一闪、一脚踢在他支撑腿上,高洪波这招下劈就直接劈在了地上,也赶上地砖滑了点、立刻来了个大劈叉,两腿之间那串东西受没受伤只有他自己知道了。

    既然出手了就来个干脆的,没费我三拳两脚后面的七八个人就都趴地上了,只有黄毛捂着肚子扶着门框。

    所有人都惊讶的看着我,包括赵平安在内。我轻松的拍拍手,“怎么样高大公子,还打吗?”

    高洪波的劈叉还没收回来呢,这时靠着小便池惊惧的望着我,“天哥,我服了。”

    “那就好,咱们走奶油。”我摇摇晃晃的走出去,黄毛忙不迭的让路。

    厕所外围着一大群学生,看到我安然无事的走出来都是一脸的难以置信。

    回教室的路上,赵平安无比崇拜的问:“乔面哥,原来你这么能打呀?”

    “哥们儿是真人不露相!”

    “但是高衙内在学校很有势力,你可小心点儿。”

    我冷哼了一声,“他知道好歹就别来烦我,否则我让他后悔认识我!”

    人多嘴杂,学校里小道消息传播得最快,我和赵平安回到教室时屋里的学生都用惊奇的眼光看我、三三两两的交头接耳。

    明知道他们是在议论我我也不在乎,特么!老子现在是光棍一个,自己吃饱全家不饿,我怕个屁?大不了老子不念了,再让我忍气吞声没门!

    上午第四节是体育课,体育课最轻松了,老师领着做了准备活动、排队跑了八百米就开始自由活动。

    我正跟着几个男生练投篮赵平安忽然喊我,我走过去问怎么了?

    “你看”赵平安向教学楼呶呶嘴,“高校长来了!”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