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九章——两面人性 荒地遇妖
    王丽芬阴笑着说:“你敢乱说我就可以告你诽谤,不仅可以顺理成章的开除你、你还得给我道歉恢复我的名誉,因为你没有证据!”

    我淡淡一笑,“老师,你别忘了停车场有摄像头的,两个人在车里那么长时间嘿嘿。”我相信赵平安可以轻易的弄到监控视频。

    “小子,你以为我是笨蛋吗?你想的到我就想不到?等着瞧,我要让你臭遍二十一中!”

    听话茬监控视频已经被处理了。艹,我见过不要脸的,可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老师,为人师表啊?”

    “呸!你有什么资格跟我说为人师表?”王丽芬有恃无恐的恢复了大嗓门,

    “哪次考试你不是倒数第一第二?你都快成千年垫底乌龟了,一条臭鱼腥一锅汤!就你这样的滥学生!”

    “王老师!”突然传来一个威严的声音。

    我扭头看去,见高任江从楼梯口转出来、不禁心中暗喜。

    “校长来了。”王丽芬立刻变了语气。

    高任江扫了她一眼又看看我,“出什么事情了,值得王老师大呼小叫的?”

    “哦这个学生不仅学习成绩差,而且经常无故旷课,我正在批评教育。”

    “教育学生也不用那么刻薄吧?怎么能骂人呢!”高任江不客气的打断王丽芬,和善的问我,“天同学,你是有原因的吧?”

    王丽芬诧异的看看他又看看我,我平静的说:“校长,有同学的母亲心脏病犯了,我陪他回家去送药、结果耽误了上课时间。”

    “噢助人为乐,这是好事儿啊!”高任江转向王丽芬,“王老师,天同学的行为应该表扬啊!你怎么不问明原因就胡乱批评他呢?还使用那样的语言侮辱人。”

    王丽芬尴尬之极,“您不知道校长,天行健每次考试都排在最后。”

    “王老师!”高任江加重了语气,“学生成绩不好我们做教师的就没有责任了吗?孩子都是一样的,还要看我们怎样去教导。

    学生们什么都会了,还要我们这些教师做什么?教书育人可不是只挂在嘴上就行的,重要的是要落在实处,你说对吗?”

    “对,校长说的对。”王丽芬的一张脸涨成了大红布,一双眼睛满是疑惑不解。

    高任江再次转向我,“没事了天同学,你回去上课吧!”

    “谢谢校长。”我昂首挺胸从王丽芬身前走过,忽然停步转身,“对了校长,周阿姨不要紧吧?”

    “她很好,这可多亏了你,你周阿姨说等她出院了得请你到家吃饭呢!”

    王丽芬在旁边看着,一双眼珠子差点没掉地上。

    “您和周阿姨太客气了,一点小事儿罢了。”我扫了她一眼走进教室

    没想到高任江替我出了口气,整个下午的心情都很愉悦。

    赵平安为了感谢我救了他妈妈,晚上放学买了炸鸡腿、披萨饼和啤酒到我家。

    我们俩一边喝酒一边海阔天空的瞎聊,当然了主要话题还是围绕王丽芬,怎么都研究不透怎么会有男人喜欢她。

    我的老诺基亚忽然响了,那是爷爷给我买的二手货、内存只够存二十首歌曲的七八年前就过时了,平时我都不好意思往外拿。

    拿起手机才发现是王丽芬发来的短信:天行健同学,八点半钟我在城中山公园东门等你,请你务必来。

    因为学校要求师生得互相有联系方式,我和王丽芬才有彼此的号码,但是从来就没有用过、今天这是怎么了?

    “谁呀?”赵平安留意到我吃惊的表情。

    “是螳螂约我一会见面。”

    “大晚上的她约你干什么呀?”

    “以为我跟高校长有什么关系吧!这是要跟我道歉啊!哈哈”

    赵平安也要去我没答应,到了时间一个人赶到约定地点。

    王丽芬早到了,看到我便露出讨好的微笑,“行健,我还以为你不会来呢!怎么样,没生姐姐的气吧?”

    哎哟我去!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我淡淡的说:“老师骂学生很正常,生什么气啊!王老师找我有事儿?”

    “也没有什么事儿,就是想跟你交交心。”她的笑和语言都有催呕的作用。

    “老师是想知道我和高校长的关系吧?”

    “嘿嘿,这个我以前也不知道,说的话可能重了些,对不起、你可千万别记恨姐姐。”她也真好意思,做我妈我都嫌老、还姐姐?

    虽然她的为人令我作呕,但是心里还是挺爽的,“我明白老师也是为我好,你大可放心。”

    “那就好,”王丽芬笑得更夸张了,试探着问:“你和高校长是怎么?”

    “也没什么,我只是救了他老婆一命。”

    “噢,我早看出你是个有作为的人,脑子也聪明,看你那天一口气算出六十四格象棋盘我佩服得五体投地啊!

    真的,你绝对是个数学天才!百世罕遇呀!以前姐姐事情多忽略了,从明天开始我帮你补课,凭你的头脑清华北大都不是问题!”

    太肉麻了听得我都不好意思了,只好说道:“老师,今天太晚了”

    “是是是,”王丽芬连连点头,“那就不耽误你了,快回去休息吧!”

    嘿!特么典型的势利眼,我淡淡的说声再见就往回走。

    刚走出几步一辆轿车迎面开来,雪亮的灯光晃得我看不到路,更可气的是车子离我二十几米远停下了、大灯却一直亮着。

    这特么什么人啊?一点素质都没有。我只好用手挡着灯光缓慢往前走,经过车子时忍不住往里看了看。

    车窗半开里面坐着一个三十多岁的青年,他正在打电话没有注意到我无声的骂他。

    “若曦,我到地方了你在哪呢哦,那好吧!我就在这等你好的宝贝儿!”

    宝你娘的头!就你这人品素质就该放你鸽子,我暗骂着走过去、好一会眼睛才适应了黑暗。

    城中山公园虽然不偏僻,但是晚间少有人来、所以路灯坏了不少也没有人管。

    这个王丽芬也是,在哪见面不好非得选这么个破地方,我一边嘀咕一边往前走。

    前面连续坏了三个路灯,走到最暗处时马路对面有人往公园方向走,我以为是那个赴约的若曦便好奇的看了一眼。

    那个人刚好走到路灯下,看得清楚是个白净面皮的男人、长着一对金鱼眼,那个人也向我扫了一眼、面无表情的大步走过去。

    走出几步我猛然想起自己见过那个人,是在特么!他不是六年前跟着蛇妖来抓我的妖人历东行吗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