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一章——深山白骨 细思极恐
    越往前走夜色越黑、山地也越荒凉,应该已经过了城中山的游玩观赏区域,我猛然想起什么不由停下了脚步

    最早的天都只是一个靠近海边的小县城,因为城北有座小山叫古山而得名古城;

    改革开放后因为地理位置优越发展迅速,但是因为受到空间限制、只能围绕古山建新城。久而久之,古山就被城市包围在中间、人们便改称城中山。

    城中山只是座海拔八百米、方圆十多公里的不起眼小山,没有奇峰异谷、也没有飞瀑名溪;有的只是碎石乱堆杂树丛生,又有蛇蟒出没鼠狼隐匿。

    据说岛**人横行中华时想在山里建造试验基地,一中队大兵开进去一个都没有出来;再派一个小队进山找寻,结果只跑出来一个、还疯了,所以多少年都没有人敢进入山腹。

    天都发展到一定程度时政府决定开发城中山,想把它改造成供市民游玩休闲的去处;开始时工程还算顺利,等进山三四百米后接连有奇怪的事情发生。

    先是工程车辆频频出事,后来不断的有人受伤,有人就说是冲撞到了山神地仙所致;

    政府人员都是无神论者自然不肯相信,仍然强令施工、结果一下子死了十几个人;工程被迫停止,也再没有人敢接这个工程。

    脚下磕磕绊绊、荆条丛生我才猛然想起这些传言,一时间拿不定主意该不该继续往前跟。

    历东行的火团越来越远,四周渐渐陷入一团黑暗之中;今天还特么阴天、星光月光全无,黑得像墨一样什么都看不到。

    刚才只顾着跟踪历东行了,没有想其他的,这时黑得连方向都搞不清我可有点担心了。

    转身想返回时忽然吹过一股风,隐隐听到窸窸窣窣的声音。这地方可是原始地貌,什么东西都可能有、我不由得紧张起来。

    四周看了看、什么都看不到,那窸窸窣窣的声响似乎消失了,我连忙往回走;奶奶的,深一脚浅一脚的、来时没觉得这么难走啊!

    刚刚走了七八步忽然又有一股风从左侧吹来,我不禁打了个寒战,此风阴冷不同寻常呀!奶奶的,难道有孤魂野鬼吗?

    “仁高护我,丁丑保我,仁和度我,丁酉保全,仁灿管魂,丁巳养神,太阴华盖,地户天门,吾行禹步,玄女真人,明堂坐卧,隐伏藏身,急急如律令!”

    我给自己下了道护身符,有此符在孤魂野鬼便近不了我身啦!

    心中稍微安定一些我继续前行,刚跨出两步忽然又听到窸窸窣窣的声响。这次听得清楚一些,声音是从左侧传来的。

    特么,难道是野兽?符箓可对付不了野兽啊!而我身上没有任何家伙。犹豫间窸窣之声更大了,这次连前方和右侧都有了。

    我的心渐渐提起来、身上发紧、嗓子眼发干,转动头部不停的巡视却看不到任何东西。

    人走夜路就是这样,越是看不到的东西越让人害怕,我就处于这样的境地。

    看不到不等于不存在,因为窸窣声越来越近、总觉得有什么不明生物在向我靠近,无形的危机感从四面八方袭来。

    那声音好像是什么硬东西摩擦树皮、其间还夹杂着踩压草叶、枯枝断折的声响,不对!肯定有东西啊!

    头一个想到的就是蛇,这种不会喊叫、形迹隐蔽的东西最让人恐惧,说不定什么时候它就给你来一口啊!

    我立刻掉头往回走、那些窸窣声竟然随后跟过来,我本想先退一段距离再从侧面绕过去,不料走出三十多米时脚下突然绊了一下。

    哥们儿练过呀!身体前冲立刻跨出右腿,正常情况下是绝对可以稳住身体的,但是右脚跨出却踏了个空。

    前方似乎是个大坑或者陡坡,一脚踏空整个身体便扑了下去,人的反应毕竟有限、我只来得及用双臂护住头脸。

    感觉身体扑倒在乱草之上,脑子还没有反应过来便连滚带滑的落下去;坡很陡、落得也快,身体颠簸了几下便到底了。

    落身之处有许多枯树枝,被我砸得咔咔响。特么,这是什么地方啊?什么都看不清,只能感觉到身后黑黝黝的墙一样的陡坡。

    滚下来时胯部也不知道是被石头还是树桩碰了一下,疼的厉害。揉了揉胯骨我想站起来,手上忽然摸到一个圆乎乎的东西。

    被我一碰那圆东西滚开了,发出咯咯的声音,不对啊?那东西分量不重不可能是石头,又不是皮球的手感,那会是什么东西?

    能发出那种声音的除了木质就是竹质的,再就是骨质了!

    他奶奶的,我可不敢往下想了、还是尽快离开这里吧!手掌再按下去时摸到了两根粗树枝,往起撑身子时咔的一声、其中一根树枝断了,我又一屁股坐下来。

    双手碰到的都是枯树枝,有的粗些有的细一些、都光溜溜的特么!树枝哪有这么光溜的?结合刚才那个圆东西不难判断,身下都是骨头啊!

    我胆子再大也心惊不已啊!从来没有人敢上山,这些死人骨头哪来的?难道是那些岛**人吗?

    就算是他们,他们又是怎么死的?一个中队再加一个人小队的军人,他们全都荷枪实弹,是什么杀了他们?

    很多问题不想则已,细思极恐啊?管他怎么死的呢!爬起来跑吧!

    刚爬起来脚下就咔嚓咔嚓的响,那得有多少骨头啊?迈步间又踢开了一个圆东西,特么!我算是知道毛骨悚然的感觉是什么样了。

    那坡太陡了、我的胯部还疼,爬了两次都退了回来。不禁心想这是什么所在啊?不能是个坑吧?得想办法弄些光亮才好。

    这时候也顾不上考虑会不会被历东行发现了,我随手发出一张天罡烈火符。

    符箓飞到四五米高燃起一团火,瞬间四周一片光明,借着火光我快速观察四周、这一看吓了我一跳。

    这是一片簸箕型的低洼地,我身后以及左右两侧都是三四十米高的陡坡、只有前方的地势比较平坦。

    从我脚下开始,三四十米内都是累累的白骨,而在这一片白骨中间有一块方方整整的大石头。

    刚看到时我以为是石头,可是马上就否决了,因为荒山之上怎么可能有豆腐块一样方整的石头?那特么应该是口石棺材才对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