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五章——反复无常 遭人报复
    我还没走到门口身后忽然有人喊道:“站住!谁让你走了?”声音是方清怡的,肯定是为了刚才的事情。

    我无奈的转回身,“方同学,你真的误会了,刚才你你晕过去了,我是在”

    方清怡怒气冲冲的大步走来,我只好后退,“别打了,你应该去看看医生”

    “我好好的看什么医生”方清怡停下脚步,“我又不打你你躲什么呀?”

    天啊!这丫头做事情太任性,有点让人摸不着头脑。

    “对不起,刚才我太冲动了,你的鼻子不要紧吧?”

    我去!这是冰美人方清怡说的话吗?同学三年就没听她这么温柔的说过话,更别说道歉了。

    “没关系,只是流了点鼻血。”

    “那还好”方清怡忽然探头低声说:“你摸我、亲我的事儿要是敢跟别人说一个字,我就让你后悔一辈子!”

    靠!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原来刚才只是表象呀!“我是在做急救,既没有摸也没有亲。”

    我板着脸说完立刻转身出了跆拳道馆,我知道脸上但凡有一点儿笑模样、她非跟我拼命不可。

    见她没有跟出来我暗自松口气;这丫头整个一病态、反复无常啊!以后可得离她远点,弄不好真受伤啊!

    没走几步看到赵平安从一株树后走出来,“乔面,怎么回事啊?约会约到流鼻血,你们都做什么了?”

    “别那么龌龊好不好?”我讨厌他那一脸猥琐表情,“你小子怎么又跟踪我?”

    “没有,我出校门时听跆拳道社的人说一会儿有训练,知道你在里面呆不长所以来等你。”

    这还差不多,“奶油,你消息灵通、知道方清怡家是做什么的吗?”

    “听说是做进出口贸易的,挺有钱的。”赵平安嬉笑着说:“你要是把她拿下了,可就真成有房有车的人了。”

    “滚!你哪只眼睛看出我像吃软饭的了?”我心想不对呀!做进出口贸易怎么会道家功夫?

    “吃软饭有什么不好了,我就是没机会乔面,你鼻子到底怎么回事呀?不会是被方校花打的吧?那丫头厉害着呢!”

    “嘿!看跟谁比,让我一下就给打晕”话出口我才惊觉说漏嘴了。

    这一下赵平安更得刨根问底了,无法自圆其说我只好说了实话。

    赵平安把眼睛瞪得比灯泡还亮,“厉害了我的哥,你把方大校花亲了、还摸了?说说什么感觉?”

    “滚蛋!瞅你那低级下流的猥琐模样,我那是急救好不好?快擦擦你那吐不出象牙的嘴、哈喇子都流出来了!”

    我以为方清怡肯定不会善罢甘休,谁知第二天看到她天下太平,她像没这回事一样、甚至还冲我点了点头

    高任江兑现了自己的诺言,很快就把赔偿款给了初雪的父母、也真在高洪波房间里供上了初雪的牌位,还特意让我去看看。

    为了让他安心,我弄了些五谷杂粮各房间撒了一遍、给他家各处贴了几道平安符、又让他买了把桃木剑镇宅

    初雪对这个结果也算满意,我私下跟她约定、她不能再到学校或者高家来闹了,她也答应了。

    可算静了心,高任江和周宝霞都很高兴、非要留我吃饭,跟他们一家三口吃饭我得折多少阳寿啊!我婉拒了,高任江又塞给我一万辛苦费。

    临出高家时偶然瞥见角落里的高洪波,这孙子不说感谢我、竟然还用怨毒的目光盯着我。

    特么,老子就是有点太善良了,否则就应该让初雪弄死这个孙子

    虽然过了中午,但是高家离学校不远我还是回到学校、准备跟赵平安一起回家。

    谁知一回学校赵平安就惶急的告诉我出事儿了。

    “你能不能不像个矫情的小娘子那样一惊一乍的?”我淡然的说:“天塌下来有姚明顶着呢,你慢慢说。”

    “刚才过五来找你了,就是昨天你打的那个光头,”赵平安一脸担忧,“你知道他是谁不?”

    “谁呀?***他外甥呀?”

    “我也是才知道,他是过三的弟弟!”

    过三是这一片的小混混头儿,也是二十一中毕业的,据说当年一个人凭一根木棒独斗四个拿刀子的地痞;虽然挨了十几刀却屹立不倒,因此一战成名。

    我微微一笑,“过五找我干嘛?”

    “他扬言要废了你,”赵平安担心道:“咱趁着没放学先走吧!他们今天肯定堵你。”

    “躲过初一也躲不过十五,该上课上课!”特么,连个小混混都怕、我还算龙虎山天师道传人吗?

    到了放学时间,我和赵平安正常的走向校门,一出校门赵平安就捅我;

    我顺着他目光看去,见十来个流气青年站在远处的树荫下、光头过五和许锦江站在一个长发青年身边。

    “奶油,你要是怕了就离我远点走。”我没事儿似的走向公交车站。

    “屁!我是那不讲义气的人吗?”

    我最佩服赵平安这一点,其实他是知道几个小混混不是我对手的、却能说得如此慷慨激昂大义凛然。

    果然转弯后没走出几步,过五带着那些流气青年追上来拦住我的去路。

    “干嘛?”我把赵平安推到身后,“这儿离刑警大队可不远。”

    “滚尼玛!”光头张口就骂:“马上给爷爷跪下唱征服,否则爷爷让你看不到明天早上的太阳!”

    我侧头盯着他看,“下次出门先去茅房拿尿漱漱口,别特么总带着一嘴大便味!”

    正值放学高峰期,周围立刻围满了人,听到我说出这句话、人群中发出惊讶声。

    “艹尼玛”过五立时便要动手。

    为首的长发青年拦住他,笑嘻嘻的说:“小兄弟挺拽呀?也挺有胆识,我是过三、交个朋友。”

    他上身只穿着背心,两条手臂全是隆起的肌肉块、每条胳膊上都是刺青,向我伸出右手。

    我可不是普普通通的高中生,跟爷爷走南闯北那么多年什么阵势没见过,明白过三是在试探、同时也是变相的示威。

    我微微笑了笑,“我没兴趣认识你,但是有句忠告想告诉你。”

    “哦?”过三眯起了眼睛,脸上仍然带着笑,“说说看。”

    我煞有介事的打量他,“纹身也是很有讲究的,特别是这下山虎可不是谁都能纹的。”背心领口很低、露出一截虎尾,我判断那是只下山虎。

    “是吗?”过三的笑容渐渐收敛,眼睛越眯越小,射出两道凶光,“你仔细说说!”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