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章——天罡烈火 降妖除魔
    “你以为我不敢吗?”男妖忽然伸出双手抓住只有才的双肩,仰天低吼一声,嘴巴突然张得跟河马一样。

    特么!怎么妖人都会这个呀?那一刻我猛然醒悟,这就是夺取人的魂魄!

    “啊?”只有才发出惊骇、恐慌的声音,“你你们到底是什么人?”

    “哈哈呵呵”“咯咯嘿嘿”

    两个妖人齐声大笑,叫美凤的女妖说道:“到现在你还以为我们是人类吗?”

    “你们是是妖族?”

    “嘿嘿,你发觉的太晚了。人类的法律奈何不了我们,所以我们想杀你就杀你毫不吝惜、毫无顾忌的杀死你!”

    “不仅是你,还有你的父母、妹妹都得死!如果你立刻转账我也许会考虑留你们一条活路。”

    这一次只有才沉默了,人跟妖是两个完全不同的物种;人的能力有限,许多事情不可能想做就做得到、也许还有许多顾忌,而妖族却没有

    “说话!”美凤狠狠踢了只有才一脚,“要钱要命选一个你家有那么多钱,拿出五亿还是有钱人有什么舍不得的?”

    “好吧”只有才无可奈何的妥协了,“放开我,我给你们转。”

    “早这样何必受这么多罪”美凤低头去解绳子,而那个男妖背对着我。

    奶奶的,这可是个机会!我没有过多考虑,心中默念咒语、脚下猛然发力窜过去。

    男妖听到声音回头,天罡烈火符迅速出手,男妖看到我时符箓已经到了他身前;他只来得及哎哟一声,符箓便撞到他身上、立时爆出一团火焰。

    瞬间,男妖便被火焰包围了,他嚎叫着滚倒在地、试图压灭火焰。

    天罡烈火符极是霸道,所燃之火可不是普通的火焰,任你水浇手打都不会熄灭,转眼之间就把男妖烧为灰烬。

    听到声音、只有才和美凤惊讶的看过来,我飞出符箓后立刻向只有才冲去。

    “你是谁?”惊问声中美凤一抬手,手臂突然伸长数米、五指张开成爪向我面门抓过来。

    这是法力最低的始谋级妖人常用的玄阴爪、证明她的法力有限,我心中便有了底,随手拔出桃木剑斜劈过去。

    美凤没料到我出手如此之快急忙缩手,但是已经晚了、被我一剑削中了手腕。

    桃木本身就有辟邪功效,爷爷这把剑更是千年龙蟠桃木芯所制;要知道龙蟠桃木生长缓慢、极难成材,这树芯料最是珍贵、比之海底龙枭木都难得。

    而且这把桃木剑经过了爷爷几十年法力浸炼、威力可想而知,再加上我的法力简直比上古宝剑还要锋利。

    美凤挨了这一剑,整个手掌立时被削断了。美凤惨叫一声,收回手臂看时、被切断的伤口处颜色发黑,而且断肢在迅速萎缩。

    “啊我的手?”美凤惊恐的大叫。

    只有才也够机灵,立刻向我跑过来;他可是人质,美凤立刻伸出另一只手抓向他。

    我一剑出手脚下却没有停,继续冲过去、让过只有才挥剑斩落。美凤吃了一次亏知道我的厉害,急忙缩手回去。

    对付这种始谋级的小妖我才不浪费时间呢,口中念动咒语、一道符箓疾速飞去。

    美凤想躲却没能躲开,天罡烈火符撞在她肩头立刻燃起一团火;任她如何挣扎、惨叫都无法摆脱,转眼之间就找她哥哥去了。

    只有才惊愕的看着美凤化为灰烬,忽然哭了起来。

    “你没事儿吧?”看他鼻青脸肿、满脸是血、衣服也破了,真不知道他伤的怎么样?

    “呃”只有才看了我一会似乎才缓过神来,“好像没没什么大事儿谢谢你,英英雄。”说着跪到了地上。

    “不至于”我连忙拉他起来,“还好,这两个妖人容易对付。”

    只有才抹了抹眼泪,“多亏了你,你不仅救了我还救了我们全家,我我得怎么报答你呢?”

    “路见不平,没想回报”我的注意力转到那块大石头上。

    有灯光照着不难看出这也是口石棺,比城中山那个小了一些,按此处风水来说这肯定是在养尸。

    如此看来,养尸的应该是妖人呀!但是他们养尸干什么用呢?

    我围着石棺转动,只有才在旁纳闷的问:“那个英雄”

    “我叫天行健。”

    “哦,天英雄,你是怎么知道我是碰巧路过吗?”

    “我在圣天大厦门口就看到你们了,我是特意跟过来的你没事儿就好。”我说道:“你先上去吧,我把这处理了”

    我用嘴巴叼着手电筒,双手去推石棺盖,只有才见状立刻帮忙。

    石棺盖很重,勉强推开半尺宽的缝隙,一股强烈的发霉味道立刻飘出来。

    只有才捂着鼻子退开,“天啊!这里面是什么东西啊?”

    “当然是尸体”我也懒得看,扔一道天罡烈火符进去转身就走。

    只有才追上来,“天英雄,你是做什么的?”

    “嘿,我可不是什么英雄、是二十一中的学生,我比你小叫我行健就行。”

    “你也是二十一中学生呀对了行健,你为什么特意跟过来?”

    “我看出那女的是妖人,猜想她要干坏事就跟来了。”

    “谢谢、谢谢,我真够幸运碰到了你,否则后果不堪设想”只有才忽然转口问道:“冒昧的问一句,你到底是什么人?怎么能认出妖人呢?”

    “别问那么多了,你没事儿就好”我的事儿能随便说嘛。

    只有才便不再问,我们俩先后爬上陡坡来到他的车前。

    这时半个月亮露出来,只有才惊讶的看看自己的车、又看看四周,“这是怎么回事我的车怎么跑这来了?”

    “妖人的法术”我简单的说道,“没有别的办法,你开车硬闯吧!”

    一路走来我知道,虽然遍地草丛、灌木,倒是没有什么大石、土坑的。就算等到亮天也只能硬闯,总不能弄个直升机把车吊出去吧?

    过好一会儿只有才才把车开到出租车附近,看到只有我们两个司机大哥很纳闷,“小兄弟,这你女朋友呢?”

    我也不解释,让只有才给了他两千块钱,人我都救了钱可不能我出。

    我跟司机大哥说:“路肯定是没有了,只能硬开出去。什么也别问,问一句收回一千。”

    “那我的车撞坏”司机大哥脑子够快,发觉不对立刻改口,“撞坏就撞坏吧!”

    只有才说道:“你帮我开路,明天我给你换辆新车。”说着递给他一张名片,司机大哥就着灯光看了惊讶得合不拢嘴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