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八章——辩解无效 妖法强大
    走在中间的人戴着个奇怪的帽子,手里拿着一根白色手杖,左右好几十个人簇拥着他、看架势应该就是什么亚格斯王了。

    好了,国王来了、他总不至于像普通百姓那样糊涂愚昧吧!

    我的期待刚刚升起,不料亚格斯王离得二十多米就大声说道:“一看这三个人就是奸细,立刻处决!”

    这特么是什么人啊?一句话都不问就要杀人!亏我刚刚还夸他英明,果然是闻声不如见面。

    “我们不是奸细!”索尼像狮子一样怒吼,两个人才勉强拉得住他,“你凭什么杀我们?”

    “就凭你们的穿着和长相。”亚格斯王身材高大、留着卷曲的络腮胡须、穿着华贵的衣服,看他双眼明亮也不像是个糊涂蛋啊?

    他来到索尼面前威严的看着他,“虽然这里是妖人国度却从来没有狼人出现,你不是奸细是什么?”

    靠!果然是妖人国度。我连忙垂下眼帘,千万不能让他看出我是阴阳眼。

    “你就是亚格斯王吧?”敖凝轩大声说道:“我们本来不属于这里,是误入了空间门。”

    “呵呵,误入空间门你把我当成小孩子吧?普通人怎么可能进入空间门?”亚格斯王把手杖一举,“把他们立刻处决了!”

    立刻有人把我拉到一块大石前,让我俯身在上面、把头探出去,另有一个持刀武士大步来到大石旁边。

    特么,要玩真的呀?老子可还没摸过大兔子呢,就这么死了也太屈了吧?

    眼看武士举起了刀我双脚猛蹬大石、身体向后便倒,拉着我的人猝不及防、都被我带倒了。

    那武士愣了一下,立刻举刀向我冲过来,我抬脚一绊他便摔倒了。

    刀子落下来差点砍到我吓得我出了一身冷汗,急忙移身过去把绑我的绳子割断了。

    那武士摔得挺重,这时爬起来对着我的脑袋就是一大脚。特么!他穿着铁掌的马靴,这一下要是踢上了我不得成植物人啊!

    我急忙一侧头顺势爬起来,那武士紧跟着扑过来。双手自由了老子会怕你?我往旁一闪、脚下一绊,又把他摔倒了。

    拉我的那两个人也冲上来,被我一拳一脚都打趴下了;那边的索尼也挣脱了束缚,和几个妖族人打得人仰马翻

    特么!看来今天想活命就得大杀一场了,我俯身捡起刀子。

    也不知道敖凝轩念了什么咒语,她身旁的几个妖族人都傻楞楞的站着、并不理睬她。。

    我砍伤两个冲上来的武士,跑过去帮她割断绳子。

    敖凝轩焦急的问道:“怎么办呀?妖族人太多了,我们不可能逃掉的。”

    “那也不能等死啊!”我大声喊道:“我们不是奸细我也不想杀人,你们可别逼我!”

    人声鼎沸、都乱成了一锅粥,根本就没有人听我说什么;真成了空肚子放屁,一点味儿都没有。

    亚格斯王身旁的二十几个武士以及围观的众多百姓、纷纷抽出刀剑把我们三个人围了起来。

    靠!以一敌三十多呀?不被砍成肉酱只能怪我长得太瘦了。

    “都别动!”我大吼一声,口中默念咒语、右手扬处一道天罡烈火符飞向空中,瞬间燃起一团烈火。

    众妖族人见了果然吃惊,纷纷退后。

    “别过来啊我可不想伤害你们!”特么,也不知道能不能吓住这些药族人。

    “都闪开!”众人闪到两旁,一直站在亚格斯王身旁穿着银色铠甲的中年人走进来。

    “我们真不是什么奸细,你们误会了”我以为他是来谈判的急忙表白,不料那中年人根本不听,抬手就向我抓来。

    他的手爪好大、连掌心都黑得发亮,五指成勾、指尖足有半尺长,带着一股阴风向我面门抓来。

    特么,他的速度也太快了!我匆忙挥刀挡去。叮的一声响我只觉手上一轻,刀子竟然被他抓了过去。

    奶奶的,他那是什么爪子啊!居然不怕刀子?

    中年人把刀子往地上一扔,轻蔑的说道:“你最好乖乖的等着砍头,否则我保证你死得更痛苦!”

    “滚蛋!老子是吓大的呀?”我口中念咒语,一道驱鬼辟邪符飞出。(天罡烈火符有限,我可不能随便使用了。)

    符箓直奔他胸口飞去,那中年人一抬手就抓过去撕为两半。奶奶的!他的法力也太深厚了。

    我正要出天罡烈火符,那中年人抢先一步伸爪抓来。没奈何,我只得拔出桃木剑斜削他手腕。

    他攻的快我削的也快,当的一声桃木剑削中他手腕竟然冒起一道蓝烟;中年人惊呼一声,急忙缩手回去。

    见桃木剑能对付他我的紧张心情稍微缓解了一些,但是敖凝轩和索尼都被迫得贴在我身后,能施展的空间越来越小了。

    “敖凝轩,你怎么不使用咒语啊?”我急急的问。

    “哪有你想的那么简单?得他们不注意我时我的咒语才有效。”

    完了,她的咒语指望不上、单靠武力根本闯不出去啊!

    “小子,你弄疼我了!”中年人看看手腕忽然一掌拍过来。

    奶奶的,无声无色这又是什么法术?我左手快速结印迎了上去。

    咦!怎么好像什么都没有碰到?我想收回手臂时猛然发现自己动不了啦!不仅仅是左手,连整个身子都动不了。

    这是怎么回事?什么都没有看到,也没感觉什么东西触碰到我,我我怎么就动不了啦?

    我想回头看看敖凝轩和索尼怎么样了,脑袋像被什么无形的东西禁锢了一般、一点点都动不了。特么,这法术也太霸道了吧!

    直到那中年人收回手掌时我才感觉肢体恢复了自由,但是众妖族人早一涌而上抓住了我的双臂;被我摔了两跤的武士冲上来,啪啪抽了我两个耳光。

    骂人不揭短、打人不打脸,连这么简单的道理都不懂啊?脸颊火辣辣的疼,气得我想破口大骂,但是又一想骂了他他肯定还要打、还是忍了吧!

    “砍头!杀死他们”

    “让他们做奸细,就应该处死!”刚刚对过敌的妖族人群情激昂,哄叫声中我们三个人被再次拖到大石头前。

    “等一等”那个穿银色铠甲的中年人忽然走过来,满眼喜色的盯着我,“把这小子留下,他是我的!”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