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章——幼稚公主 老辣王后
    特么!动我这个东西可不行,我立刻用左手抓住玉牌、右手准备好随时发动攻击。

    杜蕾斯转动眼珠看看我,“别紧张,我只是看一看。”见她的表情还算真诚,我放开了左手。

    杜蕾斯捧着追魂使的玉牌端详了好一会儿,忽然问道:“你在什么地方捡到的这东西?”

    “这是我父亲留给我的!”

    “哦”杜蕾斯放开玉牌退开几步,大声说道:“万能的神喻示我,他们不是奸细,而是善良和平的使者!”

    我去!我这才明白了一些,杜蕾斯应该是类似巫师的身份,所以众多妖族人才那么尊敬她。

    没有人质疑她的话,所有妖族人立刻抛弃了敌意、收起了刀枪,竟然还说欢迎我们到亚格斯王国来。

    哎哟我去,终于可以松口气了!我和敖凝轩、索尼相互看了看,都有如释重负之感。

    眼角余光扫到有人向我走来,是那个模样像杜蕾斯的少女。

    “你好。”我的心情突然好起来,主动打招呼。

    少女眨了眨大眼睛,像杜蕾斯那样看我,“你为什么长得这么丑?”

    “呃?”见过不会说话的、没有见过这么不会说话的,我长得丑碍着你哪疼了啊?再说你那双眼睛像蛤蟆似的,难道比我好看吗?

    “不好意思,我这先天发育不足、后天营养不良、长成了歪瓜裂枣有点对不起观众,好在我没有卖票还不算欺骗!”

    少女捂着嘴咯咯的笑,“还好,不是那种吓人的丑、看着挺好玩的”

    我去!我长得好玩?这是人说的话吗?算了,她也不是人。

    “你挺好玩也挺有趣,我在你脸上看到了善良、正义和勇敢”

    哎哟!怎么妖族女人都有做相士的潜质啊?她看得太准了,我就是善良和正义的化身、英俊与智慧并重

    “亲爱的来自远方的朋友们,你们受惊了。”亚格斯王走过来跟我们三个人握手,“多亏杜蕾斯王后帮我们消除了误会,为了表示我真挚的歉意、我要盛情款待你们!”

    怪不得的,杜蕾斯还有王后的身份,自然受人尊重。

    去往王宫的路上那个少女一直跟在我身旁,一会儿在左侧一会儿又跑到右侧,像一个充满好奇心的小孩子。

    她不停的问我问题,每一个问题都幼稚的可笑,她居然问我为什么皮肤长这么黑而牙齿却很白?令我既尴尬又忍俊不止。

    她告诉我她叫乔雅,是亚格斯王和杜蕾斯的女儿,当然也是亚格斯王国的公主

    王宫是用大块的灰色石头砌成的,高大而宽敞。宴会所用桌子有十米长、两米宽、二十公分厚,肉和面馍用盆装、酒壶和酒杯都白银打造的

    客人是我们三个人,作陪的是亚格斯王一家三口还有三个王宫的大臣,其中就有那个抓住我的中年人、他是王国的大将军——格格瑟。

    奶奶的!还真是人如其名,我看他是够各色的!(各色:特别、另类的意思,有贬义意味。)

    我和敖凝轩、索尼都饿坏了,一等亚格斯王致辞完马上大吃大喝,别人再说什么都充耳不闻。

    肚子里有了底耳朵才恢复了正常听觉,那时格格瑟正在为自己鲁莽的错误行为道歉。

    索尼好奇的问道:“你抓住我们三个时使用的是什么法术?为什么我们突然就动不了啦?”

    “那是空间禁锢,”格格瑟很是得意,“威力很强大吧?只是使用空间禁锢也很耗费法力。”

    亚格斯王在一旁说道:“整个妖族群落也只有几个人能使用空间禁锢。”

    那时我忽然想到了孙悟空,猜想他也应该是妖族出身,他的定身法和空间禁锢简直就是一脉相传啊!

    席间杜蕾斯问我们有什么打算,敖凝轩抢着回答:“我们只想回到我们的世界,没有其他的打算。”杜蕾斯扫了我一眼没有继续问下去。

    既然空间门出口在亚格斯王国境内,他们应该知道怎样能找得到,我便开口询问。

    亚格斯王摇头答道:“我也只是听说,至于怎样才能找到空间门我还真不知道。”他话说一半,有意无意的瞥了杜蕾斯一眼。

    这是什么意思呀?我转而问道:“杜蕾斯王后,你应该知道吧?”

    “据我所知空间门不是固定在某一处的,会随时变换地点,没有人可以找到规律。”杜蕾斯说道。

    这可坏了,找不到空间门就回不去呀?敖凝轩和索尼也同样忧心忡忡,我们私下商议了一下,今天太晚了只能明天再去那座山碰碰运气了

    当晚亚格斯王安排我们住在王宫之内,两天没有睡好觉了,再加上喝了酒、我的脑袋一沾床就进入了梦乡。

    我竟然梦到了杜蕾斯、还有她那条奇怪的小蛇,梦里杜蕾斯说妖族国度很好的,她让我留下来。

    我说不好,这里没有网络、玩不了手机、连电影院、轮滑场都没有,赶路还得坐马车太原始了。

    杜蕾斯说你不愿意留也得留下,因为你们找不到回去的路,哈哈!我知道在哪就不告诉你们。

    特么!这娘们儿太坏了,气得我跟她吵了起来,杜蕾斯便放出她的小绿蛇咬我。

    我说老子连那么大的蛇都杀死了,还会怕你这条小破蛇吗?

    话刚说完那条小蛇就变成了一条巨蟒,身子比参天大树还粗、脑袋赶上火车头了,吓得我转身就跑;

    可是没跑两步,绿色的巨蟒不知怎么跑到我前面去了、张着城门大的嘴等着我钻进去。

    哎哟我去!太吓人了,我下意识叫了一声人也便醒了,额头上满是汗水。

    特么的,怎么做了这么个梦?仔细想了想,杜蕾斯在酒桌上有些闪烁其词、也许她真知道空间门在哪!等明天我得

    忽然传来咔的一声响、声音是从屋顶传下来的,好像瓦片被踩断的声音。

    这是什么意思呀?警卫巡逻也不能巡到房顶上去啊!难道是亚格斯王派人监视我们,怕我们偷东西?不会这么小气吧?

    我正瞎琢磨呢屋顶又传来咔的一声,哦?怎么还不是一个人!我好奇的爬起来走到窗口,见窗外站着一个人、看到他的脸我吓得心中一跳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