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二章——尸甲蛊虫 真身童子
    我这才恍然大悟,原来妖族人也有好人坏人之分,看来我之前遇到的都是妖族里的恶人。

    索尼问道:“既然那个元魔荼垒很厉害,他为什么不亲自来?”

    “他已经没有行动自由了,荼垒被追”不知道为什么,杜蕾斯瞥了我一眼,“被封印了,所以他只能指挥历东行、边缘这些手下捣乱。”

    天啊!我之前一直以为玄幻小说都是那些作者杜撰出来的,原来真是有出处啊!看来什么事都不是捕风捉影呀!

    “杜蕾斯王后,你知道这个荼垒是哪个异界的逃犯吗?”敖凝轩问道。

    “好像是什么sp世界的。”

    “sp那是什么意思?”我很纳闷。

    “sp也许是super powerful,超级强大的缩写。”敖凝轩用奇怪的眼神瞟了我一眼。

    靠!不就是知道一个英语单词吗?有什么了不起的啊?至于这么得意吗?

    我刚要反唇相讥忽然听到哎哟一声,接下去有人乱糟糟的问:“你怎么了?”

    “怎么摔倒了,受伤了吗?”

    “疼哎哟我肚子疼,啊”有人大声痛呼,“疼死我了!”

    声音就在后宫门前,众人好奇的凑过去。只见一个武士躺在地上滚来滚去的,脸色刷白、额头满是汗水。

    问他是不是受伤了、吃坏东西没有、得什么病了吗?他只是摇头,断断续续的说感觉肚子里有东西,好像有刀子在割他的肠子。

    说话的工夫脸色变成惨白之色,双手使劲按着肚子,嘴唇都咬出了血。

    杜蕾斯立刻让人按住他,把他的铠甲脱掉、衣服解开,但是看他肚皮光光、什么也看不出来啊?

    于是杜蕾斯便念起了咒语,又用木杖在他肚皮上划了几下。哎,还真有效果了,那武士安静了下来、瞪着空洞的眼睛大口喘气。

    “好了,扶他回去休息吧!”杜蕾斯吩咐道。

    这么神奇吗?我惊奇不已,用木杖划了几下就能治病了?

    两个武士刚要去扶他,那个武士突然一声怪叫,抡起拳头对着自己脑袋哐哐的砸。众人惊骇不已,不知所以。

    那武士砸了几拳后又开始疯狂的扭动身体,只扭了两下忽然又一动不动了;有人过去探视,发现他已经气绝身亡了。

    这是怎么回事啊?肚子疼能疼死人!众人面面相觑。这时又有一个武士惊恐的说,他肚子也开始疼了。

    他刚刚还好好的,怎么会突然肚子疼呢?我隐隐感觉哪里不对劲儿

    “亚格斯王,刚才后宫里起火了吗?”我问道。

    “没有呀!”亚格斯王一脸诧异,“你为什么这么问?”

    “可是我明明看到有三个地方冒烟而且应该是历东行那些人弄的,不放火那些烟是怎么回事呀?”

    “国王陛下、王后陛下,你们快看!”一个武士指着死去武士的肚皮喊道。

    只见那武士的肚皮中央鼓起了一个小包,奇怪的是那个包还在动,一会儿没有了一会儿又鼓了起来。

    “这是怎么回事?”亚格斯王疑惑道:“难道他肚子里有什么活物吗?”

    话音刚落,武士的肚皮又鼓起一个小包、而且越来越鼓,而且鼓包的中央更突起来一个尖端,仿佛里面有把小刀子。

    有人说道:“怎么像是有虫子啊?”

    “不会,这么大的虫子怎么进去呀?”

    众人惊疑声中一个黑色尖状物刺破了肚皮,那东西一面平直一面是弧形、像是半把小剪刀;不同的是,平直的那面是一排锋利的锯齿。

    刚刚喊肚子疼的武士惊恐起来,“我我肚子里不会也有这东西吧?我肚子越来越疼了”

    没有人回答他的问题、也没有人能够回答上来,众人都把注意力放在那个死武士身上。

    “母后,那是什么东西啊?”乔雅公主好奇的问:“是它害死的武士大哥吗?”

    杜蕾斯面色凝重,“我们王国之内好像没有这种虫子。”

    说话间那个剪刀状的东西移动起来,睁眼间把肚皮豁开一道口子,接着从口子中爬出一个黑色甲壳虫。

    那个甲壳虫身子呈鱼梭形,有八条强壮的节肢腿,头上长着一只大螯钳、剪刀状的东西便是螯钳的一爿。

    “这是尸甲蛊虫!”敖凝轩抬脚踩死了那只虫子,“杜蕾斯王后,你们的族人会巫蛊之术吗?”

    杜蕾斯一脸茫然,“什么是巫蛊术?”

    “是我们那个世界的一种法术,历东行他们八成就是通过那些烟雾下的蛊。”关于蛊术的书我也看过几部,大致知道下蛊的手法,“对不对,敖同学?”

    敖凝轩说道:“我猜是这样的烟雾是从哪里冒出来的?快带我去看!”

    听到那个可怕的虫子是通过烟雾进入身体的,有好几个人都变了脸色、嚷嚷自己肚子不舒服,这其中还包括亚格斯王和乔雅公主。

    “远方的朋友,你会解巫蛊之术吗?”杜蕾斯急急的问道。

    “快带我去看,晚了就来不及了!”

    杜蕾斯立刻吩咐武士带敖凝轩去看,不大工夫敖凝轩就快步走回来,大声说道:“我需要生蒜、雄黄、刺猬身上的刺和童子尿,快快快!”

    王宫厨房里就有生蒜,杜蕾斯训蛇、制蛇必用雄黄,王宫处于半山之上、花园里就有刺猬,亚格斯王立刻命人去取。

    杜蕾斯纳闷的问:“远方的朋友,童子尿是什么东西?”

    我去!真是孤陋寡闻,怎么连这儿都不知道。我刚好尿急便说道:“拿个水壶来,我帮你们解决童子尿。”

    不愧是王宫、水壶都是银子打制的,我拿着到背人处尿了半壶、回来交给敖凝轩,“看看够不够?”

    “足够了”敖凝轩好奇的看我一眼,“真没想到你竟然还是童”后面那个字她没好意思说出来。

    “嗨,你这是什么意思啊?我怎么了?”我气恼的瞪了她一眼。

    敖凝轩看着别处说道:“听说二十一中的两大校花为了争你就差大打出手了,被美女包围还能洁身自好

    我不太敢信。我说你可别冒充,否则可解不了蛊。”

    “当然是纯天然的,不信你尝尝根本就没有你的那回事儿,别冤枉人啊!”

    “嘿嘿,你现在可是二十一中的大明星,什么事儿都藏不住的!”

    “谁藏了,听他们胡说八道”

    这时有人陆续把生蒜、雄黄和刺猬刺取了来,敖凝轩自顾忙活不再理我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