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三章——解蛊高手 回穿无门
    这时有人陆续把生蒜、雄黄和刺猬刺取了来,敖凝轩自顾忙活不再理我。

    她让人把生蒜连皮捣碎、雄黄研成粉末、刺猬刺拿火烧了也研成粉,然后把这三样都倒进我的童子尿里搅匀。

    这时候最先喊肚子疼的武士已经疼得受不了啦,敖凝轩把那混合液体倒在杯子里让肚子疼的人喝。

    生蒜、雄黄都是气味浓烈之物,再加上尿那味道能不鲜咧吗?我听说是让他们喝急忙捂住嘴巴躲到一旁去。

    果然,亚格斯王等人拿起杯子立刻举得远远的,“这是什么呀?呛死人了!”

    “这东西能喝吗?”

    乔雅公主竟然跑过来问我,“你弄的童子尿到底是什么东西啊?”

    我哪敢说是我的尿呀,随口答道:“那当然是药了,良药苦口你就快喝吧!”

    乔雅还是很犹豫,最早喊肚子疼的武士已经站不住了,敖凝轩说道:“你再不喝肠子也会被尸甲蛊虫割断!”

    活命要紧呀!那武士一狠心捏着鼻子灌了下去,吧唧吧唧嘴、脸上的表情比死了老婆又吃了黄莲还要痛苦;偏偏又打了个嗝,赶快捏住鼻子哈气。

    那东西来得真快,还没等他放下杯子呢就呕了起来、立时稀里哗啦的吐,连隔夜的馊饭都吐了出来。

    一等他止住呕吐其他人立刻上前询问,那武士摸了摸肚子,惊喜道:“嗨还真不疼了!”

    敖凝轩捂着鼻子走到他的呕吐物前,拿根树枝扒拉出一只灰色虫子来;这个虫子跟那个尸甲蛊虫差不多模样,只是大小和颜色有些差异。

    “你们都看到了吧!再过一会儿它就长成成虫了,到那时就要割断你的肠子!”敖凝轩说道。

    其他人听了个个变了颜色,立刻捏着鼻子灌下去七八个人一齐呕吐,哪味儿就别提了。还好,每个人都吐出虫子来。

    敖凝轩说这尸甲蛊虫极是霸道,蛊虫本身小得像粉末一样、能随着烟雾飘行;可一旦被人吸入肚内沾上血肉就立刻疯狂生长,十几、二十分钟就能长成成虫。

    众人听了后怕不已,一齐向她施礼道谢。我在一旁不禁暗中皱眉,心想敖凝轩到底是什么人呢

    一直折腾到凌晨众人才回房间休息,回笼觉睡得真香、我再睁开眼睛阳光都快晒到床上了。

    吃过饭我们跟亚格斯王辞行,亚格斯王有意留下我们,索尼头一个表示反对、我自然也不愿意留在这个科技落后的穷地方。

    亚格斯王说道:“既然如此我也不勉强,还是要谢谢你们帮助了我们,杜蕾斯王后你送他们回去吧!”

    杜蕾斯扫了他一眼笑着说:“那是必须的,来人、给三位远方的朋友准备三匹快马和清水、食物。”

    我们来时的地方叫方乌山,在都成西北方,问明路径后我们三个立刻动身。

    骑马自然比坐马车快了许多,但是因为动身晚路上还是露宿了一夜,第二天上午赶到方乌山。

    那座平顶山峰非常特别,决计不会认错。我们穿越来的树林就在方乌山主峰北侧,不用当地人带路也找得到。

    树林是找到了,但是空间门那东西又不是球门、楼门摆在哪一望而知,无影无形的东西怎么找啊?

    我们三个人把那片树林来回摸了两遍也没有找到空间门,倒是把清水都喝干了。

    索尼虽然话不多却是急躁性格,这时找了块大石坐下来气馁道:“没影的东西怎么找啊让我说那个老巫婆是在骗我们!”

    “人家又没说空间门肯定在这里,怎么骗我们了?”敖凝轩说道。

    “我是说那个老巫婆知道空间门在哪,故意不告诉我们!”

    其实我也有同感,当时亚格斯王说让她送我们回去、可不是说帮我们回去,这之间还是有区别的。

    敖凝轩叹了口气,“就算是那样我们也没有办法,难道还能逼着她说吗?”

    “但是我们这样瞎找一气也不是办法”我想了想说道:“咱们还是回去吧!好好跟杜蕾斯王后说说毕竟我们还帮过他们。”

    敖凝轩和索尼相互看了看,他们也没有其他好办法,只好同意了我的建议。

    太阳已经要落山了,我们三个人立刻下山,都是归心似箭也不休息马上赶路。

    由于有方乌山遮挡天色黑得很快,白天还好辨别方向、天一黑就没有方向感了,当地的星星跟我们那边不一样。

    来到一处岔路口时索尼说应该走左边的路、我记得是从右侧来的,敖凝轩想了想支持索尼的说法。

    二比一,我只好少数服从多数。走啊走啊走啊走,越走越觉得不大对劲儿,好像在不停的上坡、可来的时候没记得有这么长的坡呀?

    索尼坚持说他没记错,那就走吧!绕过一大片树林,前方影影绰绰出现了连绵起伏的山岭。

    “这回记错没有?”我有些气恼,“白走了半宿。”

    索尼这回不说话了,敖凝轩说道:“算了乔面,谁都有记错的时候,埋怨也没有用。”

    我心里话,你俩是一伙的你当然向着他说话了。

    简单商量了一下,为了避免再出错原地休息,等明天打听清楚道路再说。

    找了些枯树枝拢了堆火,简单吃了些食物便各自找个舒服地方躺下,这两天也是累了、没说几句话我们仨就都睡着了。

    睡着睡着我觉得身下有些凉,翻身时发现火快灭了便添了几根粗树枝,这边刚躺下拴在一旁的马匹忽然咴咴的叫起来。

    马和狗都是有灵性的动物,我立时警觉起来,但是四外看了又看什么都没有、也没有什么异常声音。

    可能是马匹饿了,明天早上再喂你们吧!我心里嘀咕着躺下来。

    算起来差不多是三四点钟,正是人最困的时候,眼睛一闭我就迷糊着了。

    可是没有多大工夫就被嘭嘭的刨地声吵醒了,谁呀这是,大半夜的扰民?

    我气恼的坐起来,发现刨地的是那三匹马;不知道为什么它们异常的狂躁,咴咴乱叫不说还用前蹄一个劲的刨地。

    敖凝轩和索尼也醒了,敖凝轩诧异的问:“出什么事儿了?”

    “怕是要地震吧!”我感觉屁股下的大地在微微颤抖,像坐在按摩椅上一样。

    “不像是地震你们听”索尼侧着头竖起耳朵,“好像是大批马队奔跑发出的声音。”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