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八章——密切接触 有人吃醋
    “那个可能”让美女校花看我屁股实在是不好意思,可是我自己又弄不了,憋了一会终于说出来,“屁股上还有。”

    “什么?”敖凝轩那张白净的脸立时就罩上了一层红云。

    “算了,反正也死不了人,等出了这里我另外找人帮忙吧!”

    “来吧,我帮你”敖凝轩的脸愈发红了,“木刺在里扎着多难受啊?”

    “可是我不好意思?”

    “我都没有不好意思,你个大男人还害羞上了只是你不许转过来啊!”

    青春期的男女对于那方面都非常敏感,单是想到她会接触我就支凉棚了,哪里敢转过去。

    我小心的只露出难受的部位,可能是后部比较白、敖凝轩很快就拔出三根木刺,特么!最短的那根都有一寸多长。

    她的手很柔软,搞得我似乎又要烈火焚身了。

    “好了哎?等等”我刚要提上裤子又被敖凝轩拉住了。

    “怎么了还有吗?”我纳闷的问。

    “不是你这里是怎么回事?”敖凝轩在我左胯上轻轻一点。

    “什么怎么了?”我侧身低头见那里有一条黑线,不禁惊疑起来,“不知道啊不是奇异果弄出来的吗?”

    “不是这是诅咒甲线,受过诅咒的人才会有。”敖凝轩侧扬起头,用异样的眼神看着我,“而且你这条诅咒甲线很粗,说明给你下诅咒的人法力非常强大。”

    “哦”我默然提好裤子,心中惨然。

    “你怎么不说话谁给你下的诅咒啊?”

    “不知道我还没有出生就被人下了诅咒,怎么会知道?”

    “那你爸爸妈妈呢?他们应该知道呀!”

    “我还没有出生他们就死了。”

    “噢”敖凝轩的眼神中流露出同情和怜悯,“原来你这么可怜。”

    从来没有感受到过父爱和母爱,也不知道是什么滋味,所以我倒没觉得自己有什么可怜的;只是爷爷走后有时候会感觉孤独,幸好还有赵平安。

    “也没有什么,一个人清净。”我不喜欢别人同情我,特别是女生的同情。

    因为同情什么都不是、连一毛钱都不值,无谓的叹息和廉价的安慰只能勾起伤心往事、于事无补,倒不如漠视更能令我坦然面对现实。

    “好吧”敖凝轩收回目光,“但是我告诉你,这条黑线是会长的等长到你心口窝时你就会”

    下面的话她不说我也知道是死字,“你是什么人怎么懂得这些?”

    “我学过咒语,自然明白一些。”她避重就轻的答道,“你又是什么人,为什么会受到这么恶毒的诅咒?”

    “我都说了,我没出生父母就死了,是爷爷划开我妈妈的肚子把我弄出来的;”我叹气道:“爷爷说等我到了十八岁才告诉我,可是我还没到十八岁他就”

    “我很奇怪,你受到这样恶毒的诅咒怎么会活到现在?”

    “我爷爷会道术。”

    “哦,怪不得的”敖凝轩扫了我一眼,“但是,道家之术似乎不能根本的解除诅咒呀!”

    我心中猛然一跳,“这么说你能解除这个诅咒?”这可是悬在我心头的一把利剑,我无时不刻不想去除。

    敖凝轩缓缓摇了摇头,“给你下诅咒的人法力太强了,除了他本人恐怕没有谁能直接解除”

    唉,希望越大失望也越大,所以最好不要去希望、也便没有了失望。

    “但是传说中有一个办法能做到,只是没有真实案例、不知道是否行得通。”

    “哦什么办法?”

    “娶阴妻就是给你找个鬼媳妇,。”

    “拉倒吧你!”我连连摇头,“谁娶鬼媳妇呀?再说我还未满十八周岁,不到法定结婚年纪”

    敖凝轩忽然大笑起来,“你脑子进水了,还是撞猪身上了?难道娶阴妻还要去民政局办证啊?”

    我这才醒过味来,自己也觉得好笑。

    “你们笑什么呢这样开心啊?”忽然有人说话。

    我寻声望去,见索尼顺着河边走过来,“哦你也没事儿?咱们仨这命都够硬的啊!”

    “我不行,你们俩个人命硬,从这么高摔下来都没有受伤。”索尼的神色有点怪异。

    “多亏乔面把我推到那只死巨兽身上,否则不得摔成馅饼呀!”敖凝轩高兴的说道,“索尼,你是怎么躲开那些巨兽的?”

    “那些叛逆妖人着急赶路去都城,我逃出巨兽阵他们也没有追”索尼边说边用眼睛瞄着我和敖凝轩,“你们俩刚才干什么呢?好像很亲热”

    “你瞎说什么呢!我们怎么亲热了?”敖凝轩红着脸呵斥,“你来多长时间了?”

    索尼讪然道:“好一会儿,都看到了。”

    我心下了然知道他误会了,急忙说道:“我摔在灌木丛里,身上扎了些木刺、敖同学帮我拔木刺来着,你千万别误会了。”

    “哦摔在灌木丛里居然没事儿,你是钢筋铁骨呀?”

    “乔面差点就死了是我找到一颗九品奇异果救了他,”敖凝轩的脸像血一样红,岔开话题问道:“你怎么知道那些是叛逆的妖人?”

    “我听到他们谈话了,他们要去攻打都城。”索尼的脸色缓和了一些,好奇而羡慕的打量我,“九品奇异果你太幸运了。”

    “还好吧”我感觉他应该是喜欢敖凝轩,转而说道:“咱们快离开这里,去给亚格斯王报信否则不知道要死多少普通妖族人。”

    虽然敖凝轩和索尼不愿意为了普通妖族人冒险,但是想到有求于杜蕾斯王后也便同意了。

    那断崖也不知道有多高,站在下面都看不到崖顶。深谷幽暗百转千回,流水潺潺、鸟鸣声声,植被繁茂、都是些不知名的罕见花草。

    好在索尼探到了路径,我们便原路返回。沿途她们二人不时摘几个草果,神态欢喜、我这个门外汉也不知道那是什么宝贝。

    等出了深谷找人打听到另外一条去都城的路径,我们三个人立急急的赶去都城。

    由于事情紧急、当天晚上都没有休息,连夜赶到都城。还好,守城的武士认得我们,听了情况立刻领我们来到王宫。

    守王宫的武士进去禀告,不大工夫亚格斯王和杜蕾斯王后就赶了出来。亚格斯王急急的问道:“你们遇到叛逆了,他们有多少人?”

    “人是次要的,关键是他们驱赶着几百只巨兽。”我当即把巨兽的样子说了。

    “那是虫兽啊!”杜蕾斯王后惊讶道:“虫兽早在八千年前就灭绝了,怎么又突然出现了呢?”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