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两百四十四章 李长青在哪?
    九流联盟中的其他人听说孟云城乃儒家大儒李长青的弟子,又是孟子后裔,对孟云城格外的热情。

    诸子百家有的传承曾经在历史中断绝,后人偶然在古书中得到相关典籍,才使得那些消失在历史长河中的诸子百家重新现世,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们与春秋战国时期的诸子百家并无关联,只继承了他们的部分典籍而已,就在九流联盟中有相当话语权的马星瑶代表的墨家亦是在清末民初才出现,反倒德云社郭德纲代表的小说家有着很悠久的历史传承。

    孟云城作为圣人后裔的身份加入九流联盟,无疑增加了九流联盟的正统性与合法性。

    马星瑶从与李长青的短暂接触来看,认为李长青爱清净喜欢自由,就没有透露李长青儒、墨、医兼修的杂家身份。

    一个星期后。

    马俊郎的身体基本好转,但他执意要留在李家坳,要完成李长青给他的考验,而马星瑶虽然每天都在远程办公,可离开玄机科技的时间实在太久,有些工作上的事情必须她本人亲自处理才行,就先行回到了燕京。

    李长青把二叔李大江送给他的木匠包借给了马俊郎,钟南山第七峰多了一位忙着盖房子的美少年。

    铜山县玄宫山,游客与国庆假期相比要少很多,山上的行人大都是各地来朝拜的信徒。

    可仔细观察就会发现在玄宫山的各个入口都有穿着哪嘟通快递公司服饰的工作人员,他们都恰如其分地隐藏好了自己,进山的游客信众们好像没有看见他们一样。

    景区山脚下通向闯王陵的入口也被封锁,在路口显眼的位置挂了一块“闯王陵正翻修施工,严厉禁止游客进入”的公告牌。

    在玄宫山金鸡谷有一条两三米宽的溪流,溪流两侧是长满杂草树木的山壁,小溪流的河床上横七竖八地躺着几位穿着哪嘟通快递公司服饰的工作人员,脸色暗淡嘴唇发污,就像中了毒一样。

    一位穿着军绿色野战服的短发女子目光清冷地盯着位穿着道袍的老人,在女子身旁还有一位留着长长卷发长满络腮胡的壮汉,身上的肌肉鼓鼓的,看上去非常强壮。

    那位穿着道袍的老人正玄宫山云中湖旁牧真观的观主张仲济,跟在张仲济身旁的弟子摆好七碗干净的水。

    只见张仲济掏出一把符篆,夹在手指中间,符篆上都用朱砂写着神秘的灵纹。

    张仲济调动体内的真气,七张符篆飞射向七碗干净的水里,符篆在空中飞行的时候无火自燃,刚好化为灰烬落在碗中。

    “喂他们服下吧!”,张仲济对跟在身旁的那名弟子说道,不过眼里却没有喜悦的神采,转而向那名穿着军绿色野战服的劲装短发女子很抱歉地说道,“若只是身体中了尸煞的毒,我刚才的化清灵符就可以驱除,但可惜尸煞已经侵染了灵台,我这张化清灵符也没有多大的效果,实在有负任总的重托!”

    “算啦,这也不能怪你!黑管儿,安排人把受伤的工作人员送到附近的医院吧!”

    穿着军绿色野战服的短发女子是哪嘟通快递公司华中大区的负责人任菲,身材高挑留着干爽的男士发型,脸部轮廓非常刚毅,虽然是女子却有一股不怒自威的气势,很清冷地对站在她身旁的那位长满络腮胡的肌肉男黑管说道,尽管她知道那些医院根本就不可能治好尸煞入侵灵台这种伤势,但她也没有其他更好的办法。

    “任总,尸煞入侵灵台已经是灵魂层次的伤,也许有一人能救他们!”

    牧真观所在的玄宫山属于哪嘟通快递公司华中大区的管辖范围,张仲济可不想被任菲记恨上,想到了去年国庆节遇到的儒者李长青,或许可以把这口锅转交到他手上。

    “谁!”,任菲对张仲济卖弄关子很厌恶,不满地说道。

    “谷阳县岭下乡李家坳钟南山上李长青!他是儒家的儒者,而儒家的浩然正气恰好是一切阴邪的克星,请他来用浩然正气驱除侵染灵台的煞气最好不过了!”

    张仲济不敢兜圈子,直接向任菲说道。

    “继续让外围的工作人员封锁住玄宫山,山里的工作人员继续向南进行地毯式的搜索,只围困着不要擅自进攻,另外,安排一辆直升飞机,我要去李家坳!”

    任菲迅速颁布完命令,等直升飞机抵达金鸡谷的上空时直接徒手沿着绳梯上去,在很短的时间内就到了钟南山。

    李长青如往常一样,在钟南山第七峰的巨石上打坐,马俊郎在山上勘探地形,筹划他的建楼大业。

    任菲握着直升机上的扩音器,打算直接在空中喊话寻找李长青,坐在另一侧的黑管最擅长超远程狙击,眼睛比老鹰还尖锐,远远地就注意到一座山峰悬崖的一颗巨石上坐着一个人

    “九点钟方向的那座山上有人!”

    “过去问问!”

    直升机立即掉头,飞向钟南山第七峰。

    李长青早已注意到钟南山里来了一辆直升飞机,而且正在向他靠近,但依然在巨石上打坐。

    “嗡嗡嗡……”

    直升机螺旋桨旋转发出巨大声响,

    “老乡,请问你知道有个叫李长青在哪里吗?”,任菲在直升机上拿着扩音器朝李长青喊话。

    “知道!你们找他有什么事吗?”,李长青睁开眼问道。

    “我们有几个工作人员生病了,只有他能救!”

    任菲在想苍苍莽莽的钟南山,居然有这么个人在悬崖边上的巨石上打坐,很怀疑李长青的身份,把话说得半露。

    “我就是李长青!人在哪?”

    在华夏能调动直升机的人都不简单,而且已经找上门来了,李长青自然不会见死不救,其他的可以等事后再谈。

    “铜山县玄宫山金鸡谷!我放下绳梯,你从绳梯上来!”

    任菲心道果然,也不废话,直接将绳梯往下一扔。

    “不必了!”,李长青说着一把巴掌,“啪啪啪!”,声音响彻山谷。山野杂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