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章 医疗事故
    清明时节小雨纷纷,高速公路上有许多返乡祭祖的车辆。

    李长青坐在大巴上透过弥漫着水汽的车窗,望着外面熟悉而又陌生的景色痴痴地发呆。

    作为谷阳县岭下乡李家坳二十多年来唯一的名牌大学生,当年考上大学的那伙儿,整个岭下乡都知道李家坳出了这么个金凤凰。

    后来,李长青研究所毕业后因为表现优秀,留在了省第一人民医院工作。

    七里八乡的人见到李长青的父母都羡慕不已,然后一把拉过自家孩子的手,在手背上轻轻地拍下,接宠溺地说道:崽伢子,你要是有人家长青一半会读书我就知足啰,考不上高中就给我去外面打工。

    乡里的领导、村里的干部也都对李长青的父母另眼相看,见面都客客气气地问好。

    但那都是从前了,现在,李长青因为涉及一场医疗事故,被第一人民医院开除了。

    “呵呵,也许这次回去,就要成为乡里的笑话吧!但是,我做错了吗?”

    李长青有些迷茫、有些厌倦、有些心累,但是如果重来一次,他还是会坚持自己的做法。

    在一趟由李长青辅助主任医生赵东来操刀的外科手术中,赵东来犯了明显的程序性错误,李长青及时制止,但是赵东来为了维护自己作为主任医生的‘医道尊严’强行进行下去,最后导致病人失去了生命特征。

    当病人的家属来医院闹事的时候,院方出示了一系列医学数据,证明病患的死亡是因为自身的身体原因,跟医院没有任何关系,也不会做出任何赔偿!

    李长青彻底惊呆了,一条鲜活的生命在他的眼前因为另一名医生的操作不当而逝去,却演变成病人自身不可抗力的因素。

    医院不是救死扶伤的地方吗?

    为什么在这里草菅人命却不用负任何责任?

    以李长青朴素的三观是不能接受的,于是,他匿名在网上写了篇长贴曝光了这件事。

    在社会上引起了轩然大波,医院通过技术手段锁定了李长青的ip地址,经过一番调查,院领导、赵东来知道真相后都极其生气,顺其自然地将李长青推出来当了替罪羊!

    汽车沿着高速行驶的速度还是很快的,在不知不觉中就已经到了谷阳县县城。

    李长青走出老旧的汽车站,望着坑洼不平的地面发出丝哂笑,谷阳县的经济水平在全省估计可以排到后三名,但是县领导为了面子硬是不申请贫困县的名额,有时候穷得连老师的工资都发不下来。别的县都在搞经济开发区,就谷阳县连修条马路的钱都没有!

    从县城的城关镇到岭下乡还有二十多公里的路程,但是长途客运站跟下乡的那些客运站是分开的,李长青得走到城东客运站去坐开往岭下乡的车。

    岭下乡是大山区,地广人稀,很多人都是隔着八门子的亲戚,彼此都熟悉,李长青一上车就有人认出来了。

    “哎哟,长青啊,听说你在省人民医院治死了人,到底怎么回事呀?”

    “好好的后生仔,出了这么个事,还有哪个医院敢要他啊?一辈子算是毁啰!”

    “所以我早说嘛,他们李家坳的风水不好,没那个命承受不住那么大的福气,还不得回来跟我们一样种田!”

    那件事闹得很大,电视、报纸、微信公众号等新媒体都有报道,有人好奇,有人惋惜,有人幸灾乐祸不尽相同,李长青都只是微笑着一一回应,找个角落的位置坐着闭目养神。

    “哼,牛什么牛,跟他说话都不爱搭理,还以为他是在省医院工作的名牌大学生啊!”

    “就是,看他瘦胳膊瘦腿的,手不能提肩不能扛,估计他连田都种不好,怎么养活自己都成问题了!”

    “乡里乡亲的,都少说几句,老李一家人不错,做不了医生也不一定要种田嘛,长青年纪不大又有学问,到外面去打工,照样能挣钱!”

    李长青闻着车上柴油的味道,听着他人的诽议,心里出奇的平静,经过那件事后,他感觉自己成熟了很多,或者说是心态苍老……

    颠簸的山路,熟悉的乡音,两边翠绿高耸的群山奔跑着洁白的溪流,跟李长青以前在县城里读高中放假回家的场景非常类似。

    虽然岭下乡是个乡,但是只有一条笔直的街道,李长青在加油站附近的路口下了车。

    李长青的父亲李大海早就坐在摩托车上等着,见到李长青后跨上摩托车,打着火拉起油门。

    “爸,等了多久了?”

    李长青一米八的身高很容易就跨上了摩托车,随意地向李大海问道。

    “半个多小时吧,你妈知道你要回来,一大早就起来了,让我去镇上买菜!”

    “哦哦!”

    李长青跟李大海之间的交流向来不多,回应完后就不知道说什么了。

    两人都心照不宣地避开了某件事,李长青是不知道怎么开口,李大海是顾及到李长青的面子。

    岭下乡到李家坳只有半截水泥路,还有一半是泥土路,一到下雨就泥泞不堪。

    山道崎岖,但李大海驾驶着摩托车走得非常,李长青坐着后座,双手撑着支架,望着李大海的背影。

    因为常年下地干活,李大海皮肤呈暗红色,两鬓也增添了许多白发,佝偻着背脊,极力地掌握着车头的方向。

    当年那个如铁塔一般将自己高举过头顶的男人,老了!

    而反光镜里的自己年轻帅气,李长青突然觉得很感动,泪水充盈着眼眶。

    回想过往,李长青发现自己除了所谓的荣耀外,没有回报父母任何东西。

    而今,连仅有的荣耀都没有了。

    李家坳四面环山,山外又接着山,山跟山之间低洼的地方就是水塘,还有些水塘因为地势低,雨水上涨后连在一起形成了水库。

    用千山千水来形容李家坳是再恰当不过的,李家坳的居民住宅就建在山路的两旁。

    时常可以见到家养的山羊、牛跑到山路上来拉大便,然后又兴致冲冲地跑去吃草。

    村民们见到李大海带着李长青回来后,大多驻足观望。

    李大海家那个考上名牌大学,毕业后在省医院工作的儿子,因为治死了人,回来了!山野杂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