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章 深山夜读书,天地有正气!
    胃里的酸水翻江倒海,上涌到喉咙处。

    李长青强行咽回去,瞪着眼睛搜寻着菜地里一切可吃的东西。

    在靠近山坡的一排地里有几个刚长出来的小黄瓜,李长青犹如饿狼扑食般冲上去,撸下来用手一搓,就直接放到嘴里,味道还非常不错。

    但是几个小黄瓜连垫底的分量都不够,哪能填饱肚子呀。

    池塘中倒映着一轮圆月,青山覆盖着层层黑雾,时不时传来布谷鸟的鸣叫,显得非常幽静。

    “如此良辰美景,晚上在这里读书也不错!”

    李长青实在是没力气了,坐在田埂上,欣赏着只有大山里才能见到的景色。

    想起自己在医疗事故中替人顶锅而身败名裂,大半夜走半小时山路找吃的却是三树苦果,但是青山依旧在还怕没柴烧?

    李长青胸间蓦然生起一股万丈豪情,从田埂上站起来,如一柄标枪笔直地插在地上高声念着《生于忧患,死于安乐》:

    “舜发于畎亩之中,傅说举于版筑之间,胶鬲举于鱼盐之中,管夷吾举于士,孙叔敖举于海,百里奚举于市。”

    “故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佛乱其所为,所以动心忍性,曾益其所不能……”

    出自于《孟子》中的话语,是高中语文课本的内容,也是必须背诵的科目。

    文章不长,只有一百多个字,但每一句读起来都铿锵有力掷地有声,在苦难中历练成长百折不挠的精神蓬勃欲出!

    李长青每读一遍就感觉自己的饥饿感减少一分,精神意志力似乎经过烈火的灼烧,变得更加纯粹。

    “咦,居然不饿了,甚至还有一种饱腹感!!!”

    李长青沉浸在《生于忧患,死于安乐》的意境中,不知道读了多少遍,感觉到胃胀才清醒过来。

    不但如此,就连走半小时山路耗尽的体力都恢复过来,整个人精力充沛神清气爽,视力、听力跟穿着儒裳的时候相差不了多少。

    一时之间,李长青也很难想清楚其中的道理,打算回家再仔细研究。

    李长青走在山路上可以用健步如飞来形容,跟来的时候完全是两样,只用了不到十分钟的时间就走回了家,而且额头上没有一点汗水。

    但在去的路上,李长青身上有不少汗水,从厨房拿出水桶轻松地从井里提起一桶水。

    “擦,太神奇了!六块腹肌,两块硬硬邦邦的胸肌,高高鼓起的肱二头肌,这还是我吗?”

    李长青脱完衣服,痴痴地打量着自己的身体,忍不住发出惊讶的声音,内心已经凌乱了。

    医院里比较忙,李长青本身也不爱运动,工作两年后有些小肚腩,胸前都是肥肉,胳膊也很瘦弱,现在竟然都变成了带着完美曲线的精壮肌肉!

    “难道说是跟自己朗读《生于忧患,死于安乐》有关系?”

    李长青仔细回想自己刚才的经历,吃完小黄瓜后仍然觉得很饥饿,于是开始诵读高中语文里的《生于忧患,死于安乐》,然后慢慢地饥饿感消失,到后来甚至有饱胀的感觉,回到家里就发现身体奇异的变化!

    事情已经超出了正常人能够理解的范畴,但是李长青可以肯定跟‘诸子百家’有关。

    “孔圣云: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是知也!”

    李长青想到《论语》中孔子的话语,依照游戏的宗旨自己是不是应该主动到‘诸子百家’的圣人院去请教一下?

    毕竟‘诸子百家’是高度自主模式,宿主的言行举止符合各家的理念才能触发剧情任务。

    想通这一点,李长青用意念进入到‘诸子百家’。

    “兄台,你要是再不来,我可就要走了。”

    颜回笑容依旧,早就在圣人院门口等待着,见到李长青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道。

    “呵呵,颜兄,你早就猜到我要来了吗?”

    李长青对颜回行一礼,然后笑着问道。

    “我哪有那本事,是老师让我来的,说你有问题要请教,让我来替你解答疑惑!”

    说道老师的时候,颜回憨厚的脸上冲了崇拜,对李长青说道。

    “真想见见老师,颜兄能帮我引荐一下吗?”

    即便知道是在游戏世界里,李长青还是愈发地对古往今来千古一圣的孔子感到非常好奇,而且从‘诸子百家’对自己现实生活造成的影响来看,谁知道里面的人物是真什么样的一种存在呢?

    “兄台终有见老师的时候,但不是现在,还是说说你遇到的疑惑吧!”

    既然颜回已经把话说明了,李长青也没有继续纠结,把发生的事情跟颜回大概地说了一遍。

    “哈哈,兄台不愧是天选之人,福泽深厚,就连走路读书都能儒气灌体!”

    颜回大笑着,真心替李长青感到开心,还有一丝羡慕。

    “那种感觉就是儒气灌体吗?儒气到底是什么东西呢?”

    天选之人,李长青很容易理解,大概是说自己绑定了‘诸子百家’,但对儒气灌体还有些不解。

    “天地有正气,杂然赋流形。下则为河岳,上则为日星。于人曰浩然,沛乎塞苍冥。皇路当清夷,含和吐明庭。”

    颜回没有正面回答李长青的问题,而是迈起步子放声高歌,声音慷慨激昂正气凛然。

    “这个我知道,是文天祥的《正气歌》。”

    以前在高中的语文课本中学过文天祥的《过零丁洋》,其中的千古名句‘惶恐滩头说惶恐,零丁洋里叹零丁。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李长青至今印象深刻,所以对他的另外名篇《正气歌》虽然不能背诵,但也有一点了解。

    “嗯,大概意思是说,天地间有一股堂堂正气,它赋予万物而变化为各种体形。

    在下面就表现为山川河岳,在上面就表现为日月辰星。在人间被称为浩然之气,它充满了天地和寰宇。国运清明太平的时候,它呈现为祥和的气氛和开明的朝廷。”

    颜回点点头,继续解释道。

    “你的意思是说,天地间的浩然正气是真实存在的,它表现为各种形状?”

    李长青已经接受了绑定‘诸子百家’的事实,但对这种近乎玄幻的阐述还是不能保持淡定,惊疑地问道。

    “没错,儒气其实就是浩然正气的另一种称呼,你在深山里经历饥饿**上的痛楚后感悟人生挫折坎坷,能苦中作乐奋发向上自强不息,恰好符合《生于忧患,死于安乐》的意境,引动天地间的浩然正气灌体,改善了你的体质,所以就发生了神奇的变化。履善正是凭借《正气歌》对浩然正气的阐述一举进封半圣,所以先学未必比得过后进呀!”

    颜回颇为感慨,他因为思想跟孔圣很相似,人称‘复圣’,但那只是个雅号而已,跟文天祥这种诗歌封圣的有很大的区别,眼前又有位读篇文章就能引动浩然正气灌体的妖孽。

    “多谢颜兄指点!大器晚成,只要颜兄走出自己的路,将来也有封圣的一天。”

    李长青向颜回行一古礼以谢解惑之恩,站在千年后的角度,他觉得颜回的思想跟孔圣太过雷同,没有自己独到的见解,所以带着劝诫的意味宽慰说道。

    ps:文天祥,字履善。山野杂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