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四章 登东风茶场,学习木匠手艺
    老者面容清癯,头发犹如枯草。

    “你是……,秦大爷?”,李长青惊讶地道。

    “别跟我套近乎,反正不能上山!”,老者神情激动地说道。

    “秦大爷,是我,长青,还记得不?”,李长青走近老者问道。

    “不管是谁,都不能上山!”,老者根本没听进去继续道。

    “李家坳,偷抽你水烟的那个!”,李长青比划道。

    “是你!长这么大了!”,老者情绪终于平缓下来道。

    “呵呵,都过去十五六年了,当然长大了!”,李长青笑道。

    “你来茶厂做什么,也是来找古董的么?”,秦大爷还是很警惕地问道。

    “古董?不是的,我承包了一片荒山,想来移植几棵茶树过去!”,李长青回答道。

    “现在也就屋后的这片茶区每年还长新茶,其他的地方都不长了!”

    秦大爷一听是来移植茶叶的,放松许多,对李长青道。

    “好的,谢谢秦大爷!”,李长青笑道。

    “记住只能待在屋后的这片茶区,千万别去其他区域!”,秦大爷神情严肃地叮嘱道。

    “恩恩,可以问下什么原因吗?”,李长青好奇地问道。

    “有蛇!”

    秦大爷说完又回到破败的门卫室,不再理会李长青。

    李长青虽然感觉秦大爷的表现很古怪,但是也没细想。

    毕竟秦大爷以前的性格就是那样,看来十几年过去了还是没有变。

    李长青站在厂房屋后的茶山上举目四方,漫山遍野都布满了深青色的茶树。

    曾经有他天真烂漫的童年,欢声笑语、追逐打闹!

    如今山与山之间的通道已经荒废,长了很多不知名的野草、灌木,不复当年的景象。

    厂房屋后的茶区土质比较松,李长青用锄头很容易地就挖起一株茶树。

    李常武的三轮车只能装下五棵茶树,李长青来回跑了五趟也才移植二十五株茶树。

    茶树就种在木屋附近的山坡上,为了保证茶树的存活率,李长青给每棵茶树都浇灌了不少灵水。

    两天时间地里种植的韭菜就已经长到拇指大小,抽出两片嫩绿的叶子。

    路过村头,李长青买了些菜,到李常武家还三轮车的时候顺便喊他吃饭。

    “听秦大爷说,有人到东风茶厂去找古董?”,李长青想起今天的事好奇地问道。

    “两个月前,那时你还没回来呢!不知道谁传出来,说东风茶场有个汉代贵族的古墓,有些人就被猪油蒙了心,发疯似地跑到山上去找古董!”,李常武小酌着道。

    “就算是有,盗墓也是犯法的,要上交给国家!”,李大海很严肃地道。

    “山上哪来的古董啊,都是蛇!听说很多人都被咬了,青娃你可别再去了!”,刘翠娥担心地道。

    “没事,我就在厂房后面的那片茶区!”,李长青回答道。

    聊完后,李长青又回到钟南山下的小木屋,进入诸子百家的竹林中。

    除了练习基本的专笔划,李长青开始学习国画。

    一般人都喜欢崇古轻今,但李长青觉得今未必不如古。

    时代在进步各项技艺也都在发展,众多理论知识后,即便是竹林里有顾恺之的《画云台山记》、画圣吴道子的《天王送子图》、八大山人的《水木清华图》等,李长青还是选择了石涛的《苦瓜和尚画语录》。

    虽然石涛不如顾恺之、吴道子、八大山人等声名远播,但他所著的《苦瓜和尚画语录》却是华夏绘画理论的巅峰之作。

    全书共一十八章,先讲原理,次述运腕,最终引出理论主张,构成完整有机的山水画理论体系。

    在这一体系中,石涛把画理画法的认识提高到宇宙观的高度,穷其原委变化,具有较强的理论性与系统性,有充分的逻辑力量。

    提倡‘笔墨当随时代’、‘搜尽奇峰打草稿’,主张画家个性、创作自由。

    李长青还没开始练习作画,但已经看过诸多画作理论,算不得小白。

    虽相隔四百年时光,亦有种恨不得能引为知己的感觉!

    “一画之法,乃自我立。”

    “得笔墨之会,解氤氲之分,作辟混沌之手。”

    “得乾坤之理者,山川之质也。得笔墨之法者,山川之饰也。”

    ……

    李长青痴迷于其中,不知反复读了多少遍,其中深意尽熟于胸才开始动笔练习。

    清晨,李长青读完书后,提着水壶去给茶树、韭菜浇水,然后来到李大江家的木工作坊里。

    “啥,你要给我当帮手,学习木匠手艺?”

    李大江放下手中的活,惊讶地问道。

    “是啊,我想自己搭建个鸡舍,养些鸡仔!”,李长青点点头道。

    “还以为啥事呢,等我做忙完这批活去给你看看,一家人用得着两个木匠吗?”,李大江不以为然地道。

    “二叔,我前几天种了四亩地的韭菜,又移植了些茶树,这些时间正好有空!闲着也是闲着,还不如来跟你学学手艺呢!”,李长青继续说道。

    “哈哈,我这手艺还是物理老师教的呢!”,李大江笑着说道。

    “只听说过数学是体育老师教的,语文是化学老师教的,木匠手艺是物理老师教的还是第一次听说!”,李长青笑着说道。

    “当年是特殊时期,有位高中物理教师下放到咱们李家坳,人家虽然从没学过木匠,但是木匠工具拿到手里就会做木工活!而且,活比那些几十年的老木匠做得还要好,队里就让他专门做木匠活。”

    李大江想起了过去的往事,话匣子就打开了,继续道。

    “老师看我机灵,就收了我做学徒!不过只是让我在旁边看着自己领悟,闲暇的时候教我些数学、物理知识。后来我开始自己干活,不管做没做过的东西,给些时间也都能做出来,也比那些跟着传统木匠学的人做的好要!”

    说到这,李大江脸上满是对往昔岁月的怀念。

    “二叔,那你忙你的,我在旁边看着就行!”,李长青道。

    “青娃,你人聪明又有学问,肯定能很快就学会的!”,李长江笑着道。山野杂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