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章 读《难经》,救治小松鼠
    黄梅时节,风雨无期。

    林间鸟雀低飞,树下蚂蚁搬家,溪流鱼儿跳跃。

    李长青闻着山风中浓郁的湿气,知道风雨又要来临了。

    刚回到小木屋,窗外果然下起了淅淅沥沥的小雨,渐渐地变大。

    丛山峻岭千家万户都笼罩在雨幕之中,长满青草的池塘边传来阵阵蛙鸣。

    钟南山草棚之下,李长青左手端着杯热气腾腾的灵茶,右手捧着《汤头歌》来回踱步。

    最后将《汤头歌》合上,闭上眼睛从头到尾在脑海里默诵一遍,将诸多药方及其附带的各种解释都了然于胸,才进入诸子百家。

    回春堂前,扁鹊抚摸着自己长长的银须很慈祥地望着李长青微笑。

    “老爷爷,我已经能够背诵《汤头歌》了!”,李长青上前行李道。

    “不错,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记住理解整本《汤头歌》很不容易!”,扁鹊伸出手指在李长青眉心一点道。

    “呵呵,记忆力好!”,李长青笑着道。

    “医路漫漫无穷无尽,《汤头歌》只是为你打下基础,送你《难经》一部作为奖励!”,扁鹊从衣袖里掏出一本比《汤头歌》更厚的典籍对李长青说道。

    “多谢老爷爷,这也算是新的任务吗?”,李长青谢过扁鹊后问道。

    “正解!《难经》是我在《灵枢》、《素问》的基础上提出八十一个疑难问题予以解释而成书,囊括脉诊、经络、脏腑、阴阳、病因、病机、营卫、腧穴、针刺、病证等方面。若你能明悟其中的奥理,则医术超凡入圣可期!”,扁鹊带着笑意解释道。

    “定不负所望!”,李长青神情肃穆地道。

    退出诸子百家,草棚外的雨水丝毫没有停歇的意思。

    山中的寒气也愈加地凝重,空气中时不时吹来一阵刺骨的凉风。

    李长青都略微感觉到有些凉意,就从小木屋里搬出些储存的干柴点燃,端着新得的《难经》,认真地翻看着。

    《难经》又名《黄帝八十一难经》,在市面上流传的版本都是由后人编著而成。

    李长青手里的《难经》是真正的孤本,里面的知识面覆盖极广包罗万象,是能让任何一名中医发疯的绝世瑰宝!

    但李长青已经开辟学海,几乎能达到过目不忘的程度,学习难度会降低很多。

    天色渐暗,火焰在空中随风舞动,倒映着李长青看书的身影。

    李长青停下来稍做休息的时候,听到存放杂物的木屋里传来阵阵轻微的尖叫声。

    放下手中的《难经》走进木屋,仔细聆听后挪开一捆干柴,在枯草堆上发现一只火红色的小松鼠。

    小松鼠发现李长青后,迅速竖起毛茸茸的长尾巴,小巧的耳朵机灵地立着。

    李长青仔细观察后才在小松鼠的左腿上发现一块血渍,几乎跟皮毛的颜色一致。

    “嘶嘶!”

    小松鼠见李长青待着不走,发出威胁警告。

    李长青想着他虽然不懂动物的语言,但可以通过书声来表达自己的善意。

    “文质彬彬,然后君子。”

    “仁远乎哉?我欲仁,斯仁至矣”

    “君子不可小知而可大受也,小人不可大受而可小知也。”

    ……

    小松鼠听着李长青的读书声慢慢放松警惕,一蹦一跳地跑到李长青的脚下。

    用鼻尖轻轻地触碰李长青的小腿,灵动的大眼中充满了祈求。

    李长青蹲下身子伸出手掌,小松鼠立即跳上去,缩着小爪子坐在手掌上。

    “小家伙,还挺有灵性的!”

    李长青将小松鼠带出木屋,放在草棚的桌子上内心想道。

    木屋里没有医用的纱布,李长青只好退而求其次,用一块棉布代替。

    用清水将小松鼠的伤口洗干净,然后用棉布包扎好,又喂了些灵水。

    小松鼠喝完灵水后,跳到李长青的大腿上用鼻子在李长青身上点几下。

    “呵呵,还要喝?”

    李长青能看出小松鼠想要表达的意思,笑道。

    但小松鼠可听不懂李长青的话,继续用自己的鼻子触碰李长青。

    长长的火红色大尾巴在李长青身上扫来扫去的,似乎在讨好李长青。

    李长青又给小松鼠到些灵水,喝饱后心满意足地躺在桌子上发出‘呜呜’的叫声。

    小松鼠已经没有大碍,但李长青没有收养的意思,毕竟大自然才是它们最好的归宿。

    李长青不再关注小松鼠,继续坐在火堆旁看书。

    突然感觉有个小东西踩在自己的鞋子上,低头一看。

    正是那只火红色的小松鼠,站在火堆旁就像是从火焰中走出来的精灵。

    小松鼠瞪着大眼睛滴溜溜地望着李长青,旋即一跃而起跳到李长青的怀里。

    李长青想着现在天气寒冷,小松鼠的腿伤还没好,也没赶小松鼠走,自顾地读着书。

    没过多久,李长青听到怀里传来细微的鼾声,小松鼠居然睡着了!

    李长青在存储杂物的房间里用枯草搭一个窝,把小松鼠放到里面。

    一夜风雨过后,鸟儿又开始唱着歌。

    李长青起床后发现小松鼠还在酣睡中,笑着摇摇头。

    照例晨读、给茶树、韭菜浇灌灵水,然后收割韭菜骑着摩托车进城。

    东门菜市场李长青经常摆摊的偏辟角落,此时却热闹非凡形形色色的人都有。

    除了诸多喜上眉梢分享战果的难兄难弟,还有一群穿着校服列队站好的学生在庞杂的人流中格外显眼。

    “咱几个大老爷们是来买韭菜的,你说那个人带这么多学生来干啥?”

    “哈哈,你第一次来没有领会过!老乡有两绝,韭菜是一绝,读书是另一绝!”

    “是啊,当初就是听了老乡的读书声感觉受益良多,又看到他的韭菜没人买,才决定买点意思一下,谁知道这韭菜效果那么好呢?”

    “老乡来了,大家都让让,给老乡让条道!”

    有眼尖的人远远就看到李长青的身影,给李长青清理出一条过道。

    李长青把摩托车停放好,旁若无人地摊开韭菜。

    以前听李长青读过书的人都本能地保持安静,一同来的朋友也不好再说话。

    在喧闹的菜市场居然有一群人静静地站着,像是等候神父来做祷告的基督教徒!山野杂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