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二章 领悟书法,有客来访
    形体方正,笔画平直,可作楷模。

    李长青在洗砚池旁临摹《集王羲之圣教序》日久,已用烂两支笔头。

    书体结构均称重心稳固字形工整,渐渐地得到楷书之真形。

    但李长青临摹《乐毅论》、《黄庭经》后,相较之下就显得空有其形。

    一直以来都不能入贴忘我,领悟王右将军书法中的精神奥义。

    看到石潭中的鱼儿时而静止不动,却蓦然间如离弦之箭游向远方。

    以静止衬托游动时的敏捷,又以游动时的敏捷衬托悬浮在水中时的静止。

    李长青突然明白自己的书法呆滞,关键在落笔之静与行笔之动间转化不当。

    不能如石潭中的鱼儿般,在动静转化间相得益彰。

    以落笔之静衬托行笔之动,又以行笔时陡然骤停来衬托落笔之静。

    动中有静、静中有动动静结合,才能体现出书贴中的精气神。

    有心栽花花不开,无心插柳柳成荫。

    李长青本只是想探寻小溪的源头,不但意外见到竹林、石潭、清泉、鱼儿浑然一体的美景。

    还领悟书法中的奥理,此情此景当入诗入画。

    李长青一时间沉迷在山光水色之中舍不得离开,用手指沾上清水在石块上开始练字。

    顾局从张大年那里询问到李长青的住处,坐上司机的车直接开往岭下乡政府。

    在岭下乡副乡长刘三明的陪同下,立即驱车前往李家坳。

    刘三明知道这位顾局可不简单,传闻马上就要更进一步,态度非常殷勤。

    李建国早就接到刘三明的电话通知,知d县教育局顾局长要来李家坳。

    自从李家坳小学撤销后,村里孩子的读书问题一直是李建国的心病。

    来支教的老师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走,也不是长久之计。

    李建国不知d县教育局局长为什么会突然来到李家坳,但很看重这个机会。

    “欢迎顾局长、刘镇长来李家坳视察指导工作!”

    当乡镇府的车领着县教育局的车刚抵达村头的时候,李建国等候着道。

    “顾局,这是李家坳的村支书李建国,是名久经考验的老党员!”,刘三明介绍道。

    “呵呵,李书记,你好!”,顾局跟李建国握手笑着道。

    “顾局长,您可别笑话我了,我算哪门子的书记?”,李建国也笑着道。

    “哈哈,你这书记可管理着一个村呢,听说李家坳小学有城里来支教的老师,带我去看看!”,顾局很平易近人地道。

    “好好,可多亏了那几位老师!”,李建国应答道。

    “嗯,我们现在去认识一下!”,顾局点点头道。

    “这是小孟,人家可是汉江中文大学毕业的高材生。”李建国指着孟云城道。

    孟云城很礼貌地点点头,并没有过多的反应。

    “这位是小沈,鲁迅美术学院大四的学生!”李建国又引荐沈若琳道。

    “顾局长好!”,沈若琳微笑着道。

    “都是才华横溢的年轻人,谢谢你们支持谷阳县的教育工作!”,顾局一一握手道。

    “顾局,晚上来我家吃饭,都是农村的家常菜!”

    李建国陪着顾局在李家坳小学简单地走完一圈后很热情地道。

    “吃饭就不必了,其实我今天来李家坳还有其他的事情!”,顾局笑着说道。

    “噢,还有其他的事情?”,李建国疑惑地道。

    “是啊,你们村子里是不是有位叫李长青的年青人?”,顾局点头道。

    “李长青?就是我家大侄子!您找他有什么事?”,李建国更加蒙圈了。

    “既然李长青是你家大侄子,那就更好办了。事情是这样的,县里计划在新建的文化广场组织些教育活动,打算请你家大侄子去那讲书!”,顾局讲明来意道。

    “哎,你们来晚了!要是早来一个月还有可能,现在已经迟了!”,李建国叹息地道。

    “为什么呢?”,顾局不解地问道。

    “青娃在省里出了点事,现在承包了村里的大片荒林,在家种地呢!”,李建国道。

    “这事我知道,我还买过他的韭菜呢!他现在在家的话,就麻烦带我过去一趟!”,顾局还以为是其他事情长舒一口气道。

    “嘿嘿,我家大侄子的韭菜确实不错!不过青娃自已在钟南山下搭建个小木屋,平时都不住在村里的。!”,李建国意味深长地笑着道。

    “隐居在深山里的老乡,就更想见一见了!”,顾局的兴致更浓。

    “行,那我就带你们去一趟!”,李建国道。

    一行人才攀爬到后山的半道上,就已经累得气喘吁吁。

    “这山里的山里还有人住?”

    刘三明一只手撑着膝盖,另一只手擦拭着额头上的汗水问道。

    “就我家大侄子住在那,平时几乎没人过去!”,李建国道。

    “青山绿水蓝天白云,风景还挺好的!”

    顾局额头也有一层细密的汗珠,环望着四周秀丽的景色道。

    “哈哈,山里头别的没有,就是山多水多!”,李建国笑着道。

    “老李,大概还有多远呢?”

    刘三明如果不是想讨好顾局才不会遭这份罪,很疲惫地问道。

    “翻过山头,再下坡就是的了!”,李建国道。

    “啊,还有这么远!顾局,我实在是走不动了,在这等你吧!”,刘三明瘫坐在地上道。

    “嗯,那我们出发吧!”,顾局挥挥手道。

    李建国带着顾局等人翻越后山,来到钟南山下的小木屋。

    “房里没人,听说他在山上搭建了个养鸡场,可能是在山上!”

    李长青的木屋没有上锁,李建国进去转一圈出来后道。

    “好久没去山里探过险,咱今天去试试!”,顾局笑着说道。

    “顾局,知道您很忙,要不等青娃回来了,我帮你转告一下?”,李建国担心顾局的身体熬不住问道。

    “没事,还是我自己亲自跟他说吧!”

    顾局打量着简陋的居住环境,对李长青的评价更高上几分道。

    能在荒无人烟的深山中耐得住苦寒寂寞,难怪能把圣贤之道的书读得出神入化!

    “那你们可要跟紧,这钟南山可比后山大多了,万一走迷路就麻烦了!”,李建国叮嘱道。

    巍巍钟南山林木茂密,一群人走在山道上艰难地探寻着!山野杂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