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五章 点睛之笔,山中狼迹
    山水画重达意抒情,意境是其构思的核心。

    关系到作品的深度、格调以及渲染力量的强弱,是山水画的灵魂。

    李长青没有携带画板不能作画,依旧可以用心去扑捉山势中的韵味。

    偱径登山,方知山之高大。放眼望去,方知云之洒脱。

    站在巨石上观看钟南山的风景,与从小木屋的视角是两种完全不同的感受。

    不仅可见峰峦雄伟欲捅破天际,也能看到连绵起伏的山脉勾连犹如飞龙在天。

    飞鸟盘旋于山谷,白云游荡于中空,小溪恰似一条飘着的白带,葱郁的树木填充背景。

    李长青没有将如此胜景画在画板中,却烙印在内心深处成竹于胸。

    潘雨婷、王竹筠等还停留在磨练技法的层面,距离画出意境还有很远的一段距离。

    “李爷,来指点我一下呗!”,潘雨婷眨巴着眼对李长青说道。

    “你用笔虽然可以分出中侧锋,但却没掌握散锋的运用,能画好树木却画不好山石。”

    李长青瞥一眼,就看出症结所在道。

    “跟高老师之前说的差不多,有什么改进的方法么?”

    “散锋要因势利导,多练习几次就行啦!”

    “明白,谢谢李爷!”,潘雨婷所有所思地道。

    “哎,还是差一点什么……”,沈若琳皱着秀眉叹气道。

    “沈姐,让李爷给看下呗,好过一个人冥思苦想嘛!”,潘雨婷见状道。

    “李校长是丹青圣手,麻烦指点一二!”,沈若琳欣然对李长青笑着道。

    “从技法上来讲,几乎没有什么纰漏。”,李长青见沈若琳技法森严可见是下过苦功的。

    “但是山水画并非自然山川的真实摹写,要应目会心,形成山川与予神遇而迹化的情景交融的艺术境界。”

    “你观察力强基础功底扎实,很有天赋。”

    “但也因此在作画时不自觉地偏写实,得其形忘其意始终难以突破。”

    李长青如和煦的春风,言简意赅娓娓道来。

    “李校长,这幅画还有救么?”

    沈若琳听着如醍醐灌顶,怀着一丝希望问道。

    李长青点点头,接过沈若琳手中的毛笔,在画板上轻轻加上几笔。

    整幅画就好像活过来一般,山脉奔腾如黄河之水汹涌滂湃,白云悠闲自由自在。

    “画龙点睛,真地感觉很不一样!”,潘雨婷惊呼道。

    “好像山脉、白云就该是这样的!”,王竹筠也思考着道。

    “原来如此,谢谢李校长!”

    沈若琳恍然大悟,抓住李长青笔锋间的那么灵韵,郑重地对李长青谢道。

    “如此大恩大德,沈姐何不以身相报?”,孙琼燕模仿着古代女子道。

    “好主意,沈姐你就从了吧!”,其他人纷纷笑着附和道。

    “你们几个就是功课太少,还不够累……”

    沈若琳羞红着脸偷瞄李长青一眼,然后对孙琼燕、潘雨婷等道。

    李长青却若无其事,好像没有听见一般。

    “回去后,每人将今天的画临摹五十遍!”,高晓均指点完罗雪芳、章文俊后道。

    “高教授,天色不早,时候回程!”,李长青提醒道。

    “嗯,大家准备下山吧!”

    一旦天色暗下来,野外就非常危险,高晓均点头道。

    李长青带着高晓均等人沿着另一条山路而下,走到峡谷时地上有很多腐烂的叶子。

    鸟雀从林间惊飞而起,灌木丛间传来沙沙的响声。

    “呼,吓死宝宝啦!”,罗雪芳拍着小胸口心有余悸地道。

    “哈哈,不会又是兔子吧!”,孙琼燕笑着道。

    “李爷交给你啦!”,潘雨婷对李长青道。

    “赶快走!”,李长青却面凝重地道。

    “李校长,怎么了?”

    高晓均见李长青一路风轻云淡,此时却神情严肃肯定出现未知危险。

    峡谷低洼积水处的烂泥里有几枚梅花状的脚印,然而钟南山上并没有野狗。

    那只有一种可能,是狼!

    不过梅花脚印上覆盖着几片枯叶,说明狼离开有一段时间。

    但是狼的领域意识很强,保不准什么时候会回来。

    而且狼都是成群出现,性情凶残狡诈,动作敏捷。

    即便是李长青有诸葛连弩在手,也很难保证高晓均等人的安全。

    “呵呵,没什么事,可能要下雨吧!”

    遇到狼群切忌慌乱,李长青自然不能将真相告诉学生们。

    “刚才在山上不是都很有劲么,不想淋雨就都走快点吧!”

    高晓均知道李长青肯定发现什么危险,为避免惊慌隐瞒没说顺着道。

    “天气预报不是说今天没雨么?”,罗雪芳很迷糊地道。

    “小路痴,天气预报不是经常不准么,你要是掉队没准会喂狼!”,潘雨婷开玩笑道。

    “李校长不是说山上没狼吗?”,罗雪芳不服气地道。

    “都少说几句话,走快一点!”,高晓均厉声寻常道。

    沈若琳、孙琼燕、王竹筠都察觉到气氛很诡异,默不作声地埋头赶路。

    李长青把别在腰间的诸葛连弩拿在手里,精神高度集中地走在最后面。

    诸葛连弩只适合远战,倘若真遇到狼群近身,李长青自身安全都难以保证。

    一行人沉闷地快速在林间穿行,夕阳的余晖将远处的青山染成血色。

    终于在太阳落山前赶到小木屋所在的山头,李长青长舒一口气,悬着的心才放来下。

    到小木屋的时候,沈若琳、潘雨婷、王竹筠等都已精疲力尽。

    一个个大汗淋漓脸色发白,坐在地上喘着粗气,身上的衣服都湿透了。

    “呜呜……,终于回来啦!”,罗雪芳小声抽泣着道。

    “是啊,终于回来了!”

    李长青也没料到钟南山上真地会有狼,否则也不会带高晓均等人冒险进入主峰。

    “高老师刚才好凶,吓得我都不敢说话!”,罗雪芳止住哭泣道。

    “我要是不凶,你就不一定能回来了!”,高晓均擦拭着头上的冷汗道。

    “刚才李校长手里一直提着弩,应该是遇到什么危险吧!”,沈若琳猜测道。

    “从巨石山下来后,附近有狼的新鲜脚印!”,李长青道。

    “啊,真的有狼!”,潘雨婷、王竹筠、章文俊等都倒吸一口凉气心有余悸地道。

    “小路痴,说了吧,你要是掉队准喂狼!”

    潘雨婷脑神经较粗,对罗雪芳笑道。

    “啊哈哈……”

    沈若琳、孙琼燕、王竹筠放声大笑,是死里逃生后的轻松。

    李长青、高晓均相视一眼露出微笑。

    罗雪芳见大家都笑,也跟着傻笑!山野杂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