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八章 百年梧桐,下盲棋
    一程山水,一段故事。

    沈若琳热爱着大山舍不学得生,继续留在李家坳支教。

    高晓均、潘雨婷等搭乘听众的便车离开,脑海里装满关于深山的回忆。

    青山隐隐,绿水悠悠,清风阵阵,白云飘飘。

    李长青携一颗从容淡泊之心,将躺椅放在竹林下兰花旁。

    品一盏幽香的茗茶,抱几卷古色古香的经书,偶尔逗逗欢欢、喜喜。

    兴致来时,带着诸葛连弩,上钟南山巡视,没有找到狼群的踪迹。

    反倒找到许多野菜,顺便将些价值草药移植到地里。

    在第六座山头半山坡山,李长青发现一棵遭遇雷击的梧桐树。

    梧桐树的上半部分漆黑,但根部却生长出绿色的叶子,且露出的树心没有腐烂。

    李长青回到小木屋带上钢锯,从中间裁下一段。

    树干切面有一圈又一圈密密麻麻的年轮,估计至少有几百年的树龄。

    据《乐经》中记载,昔者舜作五弦之琴,以歌南风,夔始制乐,以赏诸候。

    在华夏的漫长历史中,琴以其清、和、淡、雅的音乐品格寄寓风凌傲骨、超凡脱俗。

    文人雅士视古琴为修身养性的必由之径,但其制作材料比较严格苛刻。

    一般而言,木质要轻,纹理清晰,以老木为宜。

    李长青研读《乐经》后,一直想自己制作一把七弦琴。

    但是很难找到合适的材料,却没想到上山逛一圈居然发现百年梧桐木。

    而古琴一般都是选用梧桐木,《诗经》中描述,树之榛栗,椅桐梓漆,爰伐琴桑。

    百年梧桐木是斫琴师们最中意的材料之一,是可遇不可求的材料。

    不过想要制作出一把好琴,制作工艺同样非常重要。

    李长青得先用普通木料来磨练自己的手艺,等娴熟后再用百年梧桐木。

    从第六座山峰将梧桐木运回小木屋可不容易,需要翻越五座高山峻岭。

    李长青费尽九牛二虎之力才,日暮黄昏时才将梧桐木搬到小木屋。

    期间沈若琳拿着自己的作品来请教,可惜却没见到李长青的身影。

    夜间,李长青进入诸子百家。

    于九宫学馆研读数学典籍,然后到天元棋室翻看棋谱。

    “少年人,棋谱是死的,人可是活的。”,范西屏干瘦的脸瞥眼李长青道。

    “前辈,请指教!”

    李长青察觉可能触发剧情任务,恭谦地道。

    “实战是提高棋艺的最佳途径,尤其是与高手对战!。”

    范西屏穿着普通藏青色袍子,言语间却有股睥睨天下的霸气。

    若论棋艺,范西屏是一代国手,有棋圣之称,又何止是高手?

    “呵呵,前辈可愿意来一盘?”,李长青笑问道。

    “待久啦,也没什么事,就当是消遣吧!”,范西屏看李长青一眼也没拒绝。

    “前辈,可要当心啦!”,李长青摸准范西屏的脾气故意道。

    “若你能赢我,这幅棋盘就送给你!”,范西屏好没气地道。

    “前辈,你可是一代棋圣,而我只是后学末进,似乎不太公平吧!”

    “闭上眼睛,让你九子,又有何妨?”

    棋局开始,李长青执黑子先行。

    手中的棋子非金非玉,棋盘散发出独特的木香。

    李长青从开局就一直处于被动状态,几十步之后就已经溃不成军。

    棋子能够活血化瘀疏通经脉,棋盘的香味可以提神醒脑,整幅棋盘绝非凡品。

    一盘棋过后,李长青非但不觉得疲惫,反而精神抖擞。

    如此神异的棋盘、棋子,能赢来自然是一件美事。

    “少年人,怎么样?”,范西屏得意地问道。

    “再来一盘!”,李长青道。

    即便是下盲棋、让九子,围棋国手的实力依旧不可小瞧。

    厮杀十几盘后,李长青有进步,但是距离范西屏仍有很长一段距离。

    清晨,山崎氤氲。

    李长青扛着锄头去地里除草,将开辟出的荒地又种上些夏黄瓜。

    山道狭窄,回来的时候,露水将衣服都湿透。

    衣沾不足惜,但使愿无违,李长青是毫不在乎的。

    整理一番后,李长青去李家坳小学卖韭菜,小学如集市般热闹。

    但李长青只要开始领着读书,就全都安静下来认真跟读。

    跟读者中有许多新面孔,杜歧友穿着西装笔挺混在其中格外显眼。

    杜歧友大学毕业后跟朋友合伙开一家小公司,正处在起步阶段面临大量难题。

    经常因为理念不同跟合伙人发生争吵,在考虑分道扬镳的时候听闻深山里有神奇的读书声。抱着散心的态度独自驱车来到李家坳,见到诸多跟有同样烦恼的人。

    “水至清则无鱼,人太急则无智。”

    “宁可正而不足,不可邪而有余。”

    “莫待是非来入耳,从前恩爱反为仇。”

    书声将《增广贤文》中为人处事的哲理细致入微的阐述,对许多人而言都有启发。

    杜歧友听后大为触动,之前与朋友交流的时候过于急躁。

    总想将一些想法强加于他人身上,导致隔阂越来越深却从来没在自己身上找过原因。

    杜歧友对李长青遥鞠一躬,转身开车赶往公司努力挽回,也只是诸多听众中的一个缩影。

    “不管来的时候心里有什么烦恼,到这里跟着读完书后,总能找到解决之道。”

    “古语云书中自有颜如玉,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由车马龙,书友中自有千钟粟。”

    “李先生的书声里,却是一条条阳光正道,让迷途的人重新找到正确的方法。”

    经常过来跟着的老听众们读完书后,聚在一起相互交流心得,不禁一致感叹道。

    李长青从来不在李家坳小学多待,读完书就从后山回到小木屋。

    “青娃,到乡里去买些好一点的菜回来吧!”,刘翠娥将李长青叫住道。

    “怎么,今天来客人啦?”,李长青问道。

    “你大姨身体不太好,要过来住一段时间!”,刘翠娥有些担忧地道。

    “大姨怎么了?”,李长青几乎整天待在山里,很少关心其他的事情。

    “具体不太清楚,反正总是失眠多梦、掉头发。”

    “姨父没带大姨去医院看一下么?”

    “市里的、省里的都去啦,药没少吃就是不见好!”

    “噢噢,知道啦,我去买菜!”山野杂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