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章 一副药,一张纸
    寸口者,脉之大会,手太阴之脉动也。

    各经脉均会集于肺,而寸口为手太阴肺经的循行部位,其上之太渊穴,是脉会之处。且脾胃为各脏腑气血之源,各脏腑气血之盛衰,与脾胃功能之强弱有着密切的关系,

    而手太阴肺经亦起于中焦睥功能之状况。

    因此全身脏腑经络气血之盛衰,都可以从寸口脉上反映出来。

    李长青将左手搭在刘玉莲手腕的寸口处,保持均匀的呼吸节奏。

    先用中指按在桡骨茎突内侧动脉处,以中指定关。

    然后用食指按在关前定寸,用无名指按在关后定尺。

    两根手指分布疏密适当,按压力量时轻时重,只用五十个呼吸的时间。

    “青娃,这么快就好啦?”,刘玉莲收起手臂疑惑地问道。

    “是啊!”,李长青点头道。

    “一分钟都不到,人家老中医都没你快!”,刘翠娥不满地道。

    “呵呵,切脉关键在于心中有脉,否则花再久时间又有何用?”

    李长青将《难经》里各种脉象烂熟于胸,好比庖丁解牛很自信地道。

    “青娃,瞧你这意思,是找出什么原因啦?”

    吴雄波理智上认为不靠谱,毕竟中医需要名师指点、时间积累经验,但还是怀着一份奢望问道。

    “大姨,你一个月前应该用过一款新的护肤品吧?”

    李长青不答,瞧着刘玉莲的眼睛问道。

    “是啊,你怎么知道的?”

    刘玉莲一直用的百雀羚,但月前从微商手里购买一款精华,惊讶地问道。

    “怎么,那款精华有问题?”,吴雄波紧张地问道。

    “嗯嗯,如果预料没错,大姨应就是从那时开始失眠多梦、脱发的!”

    李长青通过脉象追溯病源,再加上刘玉莲的爱好推测道。

    “还真是的,不过那时没在意,精华有问题?”

    刘玉莲用过很多护肤品,没想过问题会出在这里。

    “精华里面应该含有某种微量毒素,用常规手段检测不出来的。”,李长青肯定地道。

    虽然验血、验尿、检测头发可以得出大部分数据,但某些未知的元素不能显示出来。

    “青娃,你小子可以啊!市里、省里前前后后跑过十几家医院,都没查出什么病因。”

    “到你手里居然只用一分钟不到的时间,就推测出是由什么引起的,有什么治疗方法么?”

    吴雄波在李长青胸口捶一拳,深感意外兴奋地问道。

    “一副药,可以排出体内的毒素,一张纸,可保证安稳入睡。”

    李长青脑海中《汤头歌》药方众多,瞬间就有可行方案平静地道。

    一副药还能理解,但是一张纸用来做什么?

    “一副药、一张纸?”,吴雄波疑惑地问道。

    “毒素已经对大姨的身体造成伤害,身体里的毒素排出来后也不会立即复原。”

    “需要调养一番后,睡眠才能恢复正常,纸就是用来安神的,药是用来排毒的!”

    李长青知道吴雄波的困惑,出言解释道。

    “青娃,你房里有笔墨纸砚,我去给你拿!”

    刘翠娥已经基本确信,借机去拿出开药方、写字的纸笔。

    “药方里的药材,都是市面上比较常见的,很容易买到。”

    “纸的话,请稍等。”

    李长青将药方写好,接着又极其认真地写着‘宁静’两字。

    笔用的是自己做的狼毫,纸是普通的宣纸,但一笔一画间透着股安静祥和的气息。

    李长青生活在钟南山下,对淡泊宁静的生**悟很深,将意境融入到书法里。

    “好字!翩若惊鸿,婉若游龙,堪称银钩铁画!”

    一手小楷端端正正,吴雄波文化程度不高,但也知道非常不凡。

    “怪啦,青娃的字看着很舒服,心里没有那么躁动,竟然有点想睡觉……”

    刘玉莲望着纸上‘宁静’两字,像是在热天进入空调房般清凉,积压的困意涌上心头。

    “大姨,把字挂在显眼的地方,药抓好后煎服,估计三四天就能将毒素清除干净。”

    李长青将写好的药方、字画铺开着,送到刘玉莲的手中嘱托道。

    “好的,有点困,先去休息一下!”,刘玉莲打哈欠道。

    “哈哈,青娃这手真是神来之笔,效果这么明显!”

    吴雄波清楚刘翠莲遭受的苦,见状开心地笑道。

    “儿子,好样的!”,刘翠娥自豪地道。

    “还行!”,李大海也含蓄地夸赞道。

    “大海啊,青娃这一手何止是还行啊?说句神医也不为过!”

    无论是国学大师,还是杏林妙手,吴雄波彻底地颠覆对李长青的认识。

    “下午到山上去采几味药草,给大姨调理一下!”

    刘玉莲对李长青一家还不错,李长青也很上心地道。

    午饭吃完后,李长青回到钟南山小的小木屋,背着药篓带着药锄上山。

    在一片棕色森林的山坡上,李长青发现几株手掌状约莫六十厘米高的植物。

    植物上还接着扁圆星的红色果实,下面有稍有分支。

    “人参!”

    李长青以前也在钟南山上挖到过人参,但这么大个头的还是第一次。

    人参的入药部分是根须,李长青小心翼翼地用药锄将人参连根挖起来。

    连带着湿润的土壤,放在药框里。

    发现一株人参,说明此处的环境可能适合人参生长。

    李长青在附近扩大搜查范围,果然又找到几株人参,但是年份都不及刚开始找到的那株。

    沿着山坡下去,有些腐烂的叶子下面藏着蘑菇。

    李长青折断一根树枝,扒开覆盖在上面的烂叶,顺带捡到半筐蘑菇。

    当夕阳的红色光辉洒满山坡时,李长青启程回到小木屋。

    将捡到的半筐蘑菇送回家里,又陪同吴雄波、刘玉莲吃完晚饭才回到钟南山。

    李长青书读得越多,泥宫丸里的浩然正气跟着增加,记忆力、思维能等也同步提升。

    九宫学馆里,李长青津津有味地看着数学典籍,不禁想到一个问题。

    哥德巴赫猜想,数学史上一直悬而未决的问题。

    世界数学的三大难题之一,号称数学皇冠上一颗遥不可及的‘明珠’。

    ps:感谢陈胜醉鸡、一梦了尘、小金7817等的打赏!山野杂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