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九章 弹琴、读书
    “哎,收音机看来是修不好啦!”

    李建国终于放下手中的收音机,有些可惜地道。

    “要是方便的话,麻烦帮忙引荐一下!”,李秉仁很客气地道。

    “你们能不能见到青娃,得看缘分!”,李建国道。

    “当初我上山三次,才见到李师呢!”,顾存明道。

    “碰碰运气吧,今天不成明天再来!”,李秉仁道。

    “都是山路,能抗得住不?”,李建国道。

    “可以的!”,李秉仁点头道。

    “老李,有你这个村支书在,我这个县委书记都没说话的份!”

    陈潮平进门还机会开口,笑着对李建国道。

    “哈哈……,谁让李家坳有个李长青呢?”,杨怀鸣道。

    “不愧是省委来的,说话就是中听!”,李建国道。

    “咱们出发吧,路还远着呢!”,顾存明提议道。

    “辛苦啦!”,李秉仁道。

    山村里的支书面对一群领导却能谈笑自若,李秉仁对未见面的李长青又多几分期待。

    隐居山野,证明哥德巴赫猜想的国学大师究竟是什么样?

    山路难行,高山耸立就像是一道天然屏障。

    李建国步伐矫健轻盈,而李秉仁等人则勉力咬牙坚持着。

    上山、下山,又有一条崎岖的小路。

    耳边一阵微风起伏,远处传来缕缕琴音。

    悠悠扬扬,有如山泉从幽谷中蜿蜒而来,哗哗地流着。

    不时调皮地激起一朵朵浪花,碰碰岸边的石头打个招呼。

    李秉仁等恍若置身在山间的溪流之中,顿觉清凉舒爽、心旷神怡。

    就连登山产生的倦意都在琴音中消散几分。

    “青娃的琴声,看来你们运气不错!”,李建国道。

    “此曲只应天上有,人间难得几回闻!”,杨怀鸣由衷地赞道。

    “李师犹如一座宝库,值得我们去挖掘!”

    顾存明也是第一次听见李长青的琴音,流露出深深的向往。

    众人循着琴音,穿越弯弯曲曲的草丛,又听见朗朗的读书声。

    “勤礼莫如致敬,尽力莫如敦笃。敬在养神,笃在守业!”

    “日夜思之,思其始而成其终。朝夕而行之,行无越思。”

    “从善如流,下善其肃,不藏贿,不从欲,施舍不倦,求善不厌。”

    出自《春秋左氏传》,书声中灌输做人要态度端正、敦厚诚信的理念。

    而从政有如农民种地,播种之后,刮风下雨,阴天阳时,无不上心。

    采纳意见就像水从高处往低处流,不接受贿赂、不放纵**。

    帮助别人不知疲倦,追求善行没有满足。

    杨怀鸣、陈潮平等听着振聋发聩,面露愧色却若有所悟!

    身为人民公仆,服务他人就是发展自己!

    “如此读书声,完全当得起国学大师的称号!”

    李秉仁听着亦受益匪浅,极其认同地道。

    一行人还没走到路的尽头,就闻见浓郁的花香。

    走出草丛后,但见一间简陋的小木屋。

    木屋左边有一片竹林,竹林之下种植着高洁的兰花。

    一位青年男子坐在竹林之下,弹琴读书。

    桌子上的茶冒着氤氲的热气,萦绕在琴音中。

    青年男子旁若无人,继续弹琴、读书。

    一曲尽,一卷完!

    青年男子才停止下来,站起身来静静地望着众人。

    “青娃,他们是来找你的!”,李建国道。

    “嗯!”

    该来的终究会来,李长青点头道。

    “李师,这位是中科院数学研究所的李秉仁教授!”,顾存明向李长青介绍道。

    “李…李师,您好!”

    李秉仁没想到李长青居然是一位青年,瞠目结舌地道。

    “李教授好!”,李长青微笑道。

    “您可曾向《数学学报》投过一份关于证明哥德巴赫猜想的论文?”,李秉仁问道。

    “当初写论文只是想试一下世界三大数学难题的究竟有多难而已!”,李长青点头道。

    “您的试探可解决悬着几百年的难题,在国际上引起广泛的关注!”

    李秉仁见李长青一副毫不在意的样子,激动的心情反而平静下来笑道。

    “举国都在寻找论文的作者,李师却在山中弹琴、读书,真是好雅兴!”

    顾存明折服于李长青的心境,嘘嘘道。

    “华罗庚华老将毕生精力都投入在数论领域的研究,却没能证明哥德巴赫猜想!”

    “您证明哥德巴赫猜想后,业界提议给您颁发华罗庚数学奖,您看能否去一趟燕京?”

    李秉仁带着诸位泰斗的意愿而来,对李长青道。

    华罗庚数学奖两年颁发一次,要求年龄在五十岁以上。

    但之前没人会想到证明哥德巴赫猜想的李长青,居然是一位不满三十的青年。

    “地里种着菜,山上养着鸡呢!”,李长青道。

    “种地、养鸡,怎么比得上华罗庚数学奖?”,杨怀鸣劝说道。

    “华罗庚数学奖可是国内三大数学奖之一,李师真地要放弃么?”,顾存明惋惜地道。

    “看见这座山没?”,李长青指着木屋后的巍峨青山道。

    “嗯!”,李秉仁等疑惑地点头道。

    “这不就是华罗庚数学奖嘛,为什么要舍近求远去燕京呢?”,李长青道。

    “一座山而已,跟华罗庚数学奖有什么关系?”,陈潮平不解地道。

    “华罗庚数学奖的意义是什么?”。李长青道。

    “通过表彰做出学术贡献的数学家,来传承华老的精神!”

    李秉仁本身就是评选委员之一,自然清楚华罗庚数学奖的意义。

    “华老的精神是什么?”,李长青道。

    “努力奋斗,刻苦专研!”

    华罗庚初中毕业却成为数学大师,李秉仁道。

    “以前钟南山是一片荒山,我来之后,开垦出百亩菜地,搭建养鸡场!”

    “地里种的菜,山上养的鸡,就是我的华罗庚数学奖!”

    李长青的语气平平淡淡,却有无穷地说服力。

    李秉仁第一次遇见有人拒绝华罗庚数学奖,但无从反驳。

    “整个华夏都在寻找哥德巴赫猜想的作者,可以开个新闻发布会,让事情告一段落!”

    顾存明知道李长青不喜俗事纷扰,折衷地道。

    “嗯,但必须在谷阳县内!”,李长道。山野杂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