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三章 六艺之射,初读《易经》
    山不在高,有仙则名。

    钟南山本无名,因李长青而名。

    一些媒体在错过采访李长青的机会后,竟带着团队上山寻访。

    但小木屋坐落在杂草丛中,且有山体掩护。

    若无本地村民领路,很难发现小木屋的地址。

    当记者们在山上忙活的时候,李长青则坐在躺椅上进入诸子百家。

    竹林洗砚池旁,李长青描绘着《云栖竹树茂幽兰满山》图。

    整幅画看着身临其境,人就像是在画中旅游一样!

    李长青将蘸满墨水的笔放在洗砚池中清洗,黑色的墨水在水中扩散。

    池水荡漾浓郁的黑色波涛,石头附近的梅花有如水墨画。

    吾家洗砚池边树,朵朵花开淡墨痕。

    池水变黑,白梅变墨!

    任务终于完成!

    李长青的书法、绘画,都臻至极高的境界。

    “恭喜李兄!”,颜回从竹林里走出来对李长青道。

    “颜兄可是来颁发新奖励的?”,李长青道。

    “自然是的!”,颜回道。

    “请颜兄指教!”,李长青道。

    “儒家六艺礼、乐、御、数、书、射,李兄已精通数、乐、书。”

    “完成洗砚池的任务,可以开始新的学习!”

    颜回见证李长青的成长进步,欣慰地道。

    “是礼、御、射中的一种吗?”,李长青道。

    “君子无所争,必也射乎,揖躟而升,下而饮,其争也君子。”,颜回道。

    “射不但是一种体育活动,也是一种修身养性培养君子风度的方法。”

    颜回引用《论语》中孔圣对射的阐述,李长青懂得其中的道理点头道。

    “李兄请随我来,奖励比你想象的要精彩!”,颜回神秘地道。

    “嗯!”,李长青跟着颜回出一扇门。

    门上左边写着崇文,右边写着尚武。

    “李兄,这就是文武堂!”,颜回道。

    “看着有靶场、弓箭,怎么还有剑室?”

    李长青见木架子上陈列着一排排寒光闪闪的剑,疑惑地道。

    “哈哈,箭法是孔圣亲传,但琴、剑、书、箱也是儒家弟子的标准配置!”

    颜回说着操起一把强弓,抓住一把箭羽拉弓上弦。

    箭矢如流星坠落,一连九发都钉在百步之外箭靶的红心上。

    接着到剑室的墙壁上,取下一把剑起舞。

    翩若惊鸿,矫若游龙,如行云流水。

    “好、好、好!”,李长青惊讶得连连称赞。

    “微不足道的伎俩而已,儒门中如李太白、辛弃疾、王阳明等对此颇有心得!”

    “每一柄剑都对应着儒门先贤的感悟,你若是有兴趣,以后可以自己学一下!”

    “但舞剑、射箭都只是强身健体的方法,切不可沉迷其中!”

    颜回演示完毕,担忧李长青误入歧途告诫道。

    “感谢颜兄提醒!”,李长青道。

    两人交谈几句后,颜回自行离开。

    李长青在靶场练习拉弓,身体、毅力都得到良好的锻炼。

    坚持到极限后,李长青到剑室转悠。

    剑室西面的柱子上,写着一首诗。

    “赵客缦胡缨,吴钩霜雪明。银鞍照白马,飒沓如流星。”

    “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事了拂衣去,深藏身与名。”

    出自李白《侠客行》中的两句,柱子上挂着一把剑,剑上刻着‘青莲’两个字。

    贪多嚼不烂,李长青暂时没有练习的想法。

    退出诸子百家,李长青感到浑身酸痛,骨头就像散架一般。

    喝一杯灵茶后,整个人就轻松许多,准备看会儿书。

    在六经中,李长青已经读过《乐经》、《诗经》、《尚书》、《礼》、《春秋》,只剩最后一本《易经》。

    《易经》又称《周易》,分为经部和传部。

    《经部》主要包含六十四卦和三百八十四爻,是对四百五十卦易卦典型象义的揭示和相应吉凶的判断。

    《传部》含《文言》、《彖传》上下、《象传》上下、《系辞传》上下、《说卦传》、《序卦传》、《杂卦传》,共七种十篇,称之为“十翼”,是孔门弟子对《周易》经文的注解和对筮占原理、功用等方面的论述。

    而诸子百家出品的《易经》附注的内容远非市面流传的能比,一本书起三本《辞海》都要厚,内容极其复杂难懂。

    李长青没有直接看《易经》的原文,而是先看历代圣贤对《易经》的阐述,做到一个初步了解。

    晚霞烧红天空,远处的山峦染上一层金黄色。

    钟南山上寻访李长青未果的媒体记者们都陆续下山,开车回到谷阳县城的住处。

    第二峰跟第三峰之间的山脚下,环球时报的玛丽、大卫、艾伦紧紧地挨在一起。

    在他们前方的灌木丛中,有一双绿幽幽的眼睛正清冷地盯着他们,是一条灰狼。

    “该死的,这山上怎么会有狼?”,艾伦扛着摄像机惊恐地道。

    “别怕,只是一条脱离队伍的孤狼!”,大卫镇静后道。

    “但附近可能还有其他的狼,我们赶快走吧!”,玛丽声音有些颤抖地道。

    “嗯,都小心点!”,大卫道。

    三个人背靠背,慢慢地移动。

    但灰狼就在不远处跟着,慢慢消耗猎物的体力。

    翻越到最外围一座山峰的时候,天色昏暗下来,三人基本都精疲力尽了。

    “大卫,我走不动了!”,玛丽的两条腿就像是灌了铅一般。

    “不能停下来,一旦停下来狼就会认为我们输了,立即发动进攻!”

    大卫的野外生存知识比较丰富,分析道。

    “等等,好想有人的声音!”

    艾伦隐隐约约听到,不太确定地说到。

    “在那边,是李长青的读书声!”

    玛丽的中文非常好,而且对李长青的读书声影响非常深刻。

    “玛丽,确定吗?”,大卫问道。

    “以上帝的名义保证是的,我们赶快过去吧!”

    玛丽就像是抓住一根救命稻草,突然来精神激动地道。

    大卫搀扶着玛丽,大卫手持一根树枝戒备。

    灰狼一直保持三米左右的距离,机谨地盯着玛丽、艾伦、大卫。

    “玛丽,看来你是对的,真地有人在山里读书!”

    走一段路之后,大卫也听到了读书声。

    “看,在那边,那里有火光!”,艾伦兴奋地道。山野杂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