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五章 有教无类
    孤狼回望李长青一眼,焦躁的情绪渐渐抚平,蹲坐在地上。

    “坐…坐下来了,真是活见鬼了!”,艾伦瞪着圆圆的眼睛。

    “噢,我的天呐!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人,说句话就能让处于攻击状态的孤狼坐下来?”

    玛丽惊讶地张着小嘴,比见到李长青玩弄孤狼的耳朵时还要震惊。

    “孤狼不应该是阴险狡诈凶残的代名词吗,怎么会听人类的话呢?”

    大卫三观有点崩塌,完全颠覆他对荒野孤狼的认知。

    而比野狼坐下本身更令人费解的事,是李长青凭什么可以命令野狼?

    “李先生,难道说你还是一位生物学家?”

    艾伦相信科学,怀疑李长青深谙野狼习性。

    李长青摇摇头,抚摸着孤狼颈部的毛发不说话。

    想起《论语》中的一句话,子曰:有教无类。

    有两种解释,一种是指不管什么人都可以受到教育。

    另一种解释则是人类原本是有差别的,但是可以通过教育来消除。

    既然什么人都可以接受教育,推广到动物呢?

    狼性凶残,可以通过后天的教育来改变吗?

    且以刚才的情况来说,浩然正气确实能够对灰狼产生影响,说明是有一定可行性的!

    玛丽、大卫、艾伦见李长青谈笑间驯服灰狼,都直愣愣地盯着。

    一时之间,都忘记上山的来意。

    “噢,上帝啊,差点忘记最重要的事!李先生,可以帮忙录制一个专访吗?”

    玛丽一拍脑袋,懊悔地对李长青说道。

    “山里湿冷,你们要是再不走的话就只能在草棚里过夜了!”,李长青回答道。

    “玛丽,要不我们还是走吧,我可不想跟一头野狼睡在一起!”

    艾伦看瞥眼孤狼,害怕地道。

    “玛丽,我们还是白天再来吧!”

    大卫也觉得不安全,对玛丽道。

    “好吧!李先生,可以送我们下山吗?”

    玛丽对灰狼有心里阴影,自然不敢住在山上,但多留一个心眼。

    “嗯!”,李长青也没拒绝。

    “谢谢李先生,你真是个好人!”

    玛丽用眼睛示意大卫、艾伦记路,兴奋地道。

    山路坑坑洼洼,两旁又都是高高的杂草,遮挡住视线。

    “哈哈,真有趣!所有人都到山上去寻访李先生,但没想到李先生就住在山脚下!”

    艾伦回想起媒体们都漫山遍野地到处寻找,觉得很有意思。

    “这路就像是一个迷宫似的,李先生你怎么会住在这里?”

    大卫很难想象一个人住在深山里,会是一种什么感受。

    “我知道,李先生肯定是你们华夏说的隐士,对吧?”

    玛丽作为环球时报中国记者站的记者,对华夏文化有所了解得意地道。

    “隐士?不算是吧!”

    与隐士相比,李长青觉得自己更像一个修士。

    隐士分为两种,一种是厌倦世俗,一种躲起来等人发现。

    李长青既不消极厌世,亦不是沽名钓誉。

    而是山里清净,有利于修真养性静心做学问。

    有朝一日学成出山,为往圣继绝学!

    “你不是隐士是什么?”,玛丽疑惑地问道。

    “修士!”,李长青淡淡地道。

    “修士?没有听说过!”,玛丽思考着道。

    “呵呵,就到这里吧!”,李长青将玛丽等带下山下后道。

    “好的,李先生,我们明天再来!”,玛丽道。

    “明天吗?你可不一定能记得住路!”,李长青意味深长地道。

    “李先生,我们明天一定会见面的!”,艾伦自信地道。

    “山里的路可不好记!”,李长青轻轻地道。

    玛丽、艾伦、大卫上自己开来的车,回到谷阳县城。

    “艾伦,路都记下来没有?”,玛丽问道。

    “放心吧,玛丽,保证比谷歌地图还要清楚!!”,艾伦嘴角上扬道。

    “要是艾伦的脑袋不好用,还有我呢!”,大卫傲娇地道。

    李长青跟玛丽等分开后,没有直接回到钟南山。

    先回一趟家,李建国、李大江、李常武等村里的人都在场地上乘凉。

    “哟,青娃下山啦!你小子可不得了,全国的记者都想采访你呢!”,李常武道。

    “青娃,村里的人我都叮嘱过啦,没人会给他们带路!”,李建国道。

    “春花啊,听说有个记者给你五千块钱,你都没答应?”,李常武道。

    “肯定呀,咱是喜欢钱,也会做能做那种事啊!”

    马春花在李家坳是出名的扣门见钱眼开,此时却理所当然地道。

    “你马春花能有这觉悟?”,李常武故意夸张地道。

    “李常武,你个憨货!青娃读的书里不是讲了嘛,君子爱财取之有道!咱虽然不是君子,但青娃不想见他们,给再多的钱咱也不能干啊!”,马春花泼辣地道。

    “青娃读书的效果不错嘛,要是放在以前,给三百就有人愿意干!”,李建国道。

    “嘿嘿,托青娃的福!咱每天挨着青娃的韭菜摊,一天也能挣好几百块呢!”

    马春花摸下兜里的钞票,眼睛笑开花。

    “青娃,兄弟打算把早餐店改成饭店,名字都想好啦,就叫‘李长青发小的饭店’!”

    刘三德的早餐生意做得很红火,想沾李长青的光继扩大。

    “你到是会做生意!”,李长青道。

    “哈哈,兄弟不都是沾你的光嘛,开业一定要去喝一杯酒!”,刘三德笑道。

    “建国叔,等路修好后,咱们村以可以重点发展农业、旅游业、餐饮业!”,李长青道。

    “嗯,青娃,老实说,金珠药业帮咱们村修路是不是因为你?”,李建国问道。

    “帮过金珠药业一点小忙。”,李长青平静地道。

    “金珠药业再有钱,也不会无缘无故花几百万帮咱们村修路,我一猜就是你!”

    “青娃啊,咱们老李家祖祖辈辈都困在山里,你是咱们全村的恩人啊!”

    李建国站起来,很激动地对李长青说道。

    “建国叔,说哪去了?我也姓李,是份内的事!”,李长青道。

    山路是李家坳的坎,其他村民都向李长青投去感激的目光。

    “青娃,好样的,你是老妈的骄傲!”,刘翠娥兴奋地道。山野杂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