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章 人形何首乌
    “本来就没生意,要是价格定得高,还会有人去么?”

    刘旭阳清楚谷阳县的物价,对李长青的方案有些疑虑。

    “稍等,送你一幅字!”,李长青道。

    “一幅字能有什么用呢,可以吸引来顾客吗?”,刘旭阳问道。

    “嗯!”,李长青点头道。

    “一幅字能吸引顾客?”,刘旭阳心中充满疑虑。

    李长青准备好笔墨,将一张红色的纸裁剪好平铺在桌子上。

    提笔蘸墨,在红纸上写下五个字:山野农家乐。

    一勾一划之间透着股清逸,蕴含着闲情幽趣。

    看着有一种宁静的气息扑面而来,洗去凡尘俗世中的烦恼忧愁。

    刘旭阳望着红纸上的字,忘记生意上的困扰。

    “好字,真是好字!”

    “青子,没想到你还是书法家!”

    刘旭阳不懂书法,但就是觉得好。

    “只是写得比较多而已,旭阳,带着这幅字回去吧!”

    李长青兴致已尽,对刘旭阳摆摆手道。

    “好的,等下去县里装裱好,说不定真地能吸引来客户。”

    刘旭阳收好李长青写的字,心情大好道。

    李长青回到钟南山,背着药篓上山采药。

    第一峰、第二峰、第三峰,都只有普通常见的药草,而且年份一般都不长。

    李长青翻山越岭直接来到第七峰,山上有一块巨石。

    与上次带高晓均等写生相比,李长青花费的时间要少许多。

    站在巨石上可以俯瞰钟南山优美的风景,再往前就是第八峰、第九峰。

    山峰顶部云雾萦绕,李长青都没有去过。

    时日尚早,李长青沿着陡峭的山体而下,想一探第八峰。

    壑谷峻峭、阴森,枫树和松树相互夹杂。色彩斑斓,如同图画、锦绣般灿烂。

    下到坑谷中,有一处沟涧。

    涧中泉声沸腾,泉水从岩石中分几段往下泻。

    每一段飞泉下面都有碧绿色的深潭,李长青越过沟涧攀爬第八峰。

    林间灌木丛生,地上的青苔湿滑,又有高大的树林犹如一把巨伞覆遮挡着阳光。

    李长青拄着一根树枝,艰难在向上而行。

    幽静的山林时不时传来一声鸟叫,扑腾着飞向天空。

    李长青欣赏着周围的环境,又要提防着可能的危险。

    海拔渐高,裸露在山体上的岩石增加。

    李长青走着在一处山坡上,见到一块深褐色的岩石。

    在岩石底部的裂缝中,李长青发现一株植物。

    根茎足有五六米长,有许多的分支,上面张着椭圆形的叶子。

    藤蔓缠绕在岩石上,绿色的叶子覆盖在其上。

    “百年何首乌!”,李长青对草药自然不会陌生。

    何首乌是一种名贵中药材,学名紫乌藤、夜交藤,可以人工种植。

    根块肥厚,呈长椭圆形、黑褐色,可以入药,有安神、养血、活络、解毒等功效。

    但是李长青第一次见到如此巨大的何首乌,年份应该在几百年以上。

    在当前社会,百年何首乌极其珍贵,可遇而不可求!

    李长青自觉非常幸运,上山探险居然遇到百年何首乌。

    何首乌可以通过扦插繁殖,李长青将藤蔓砍成四十公分一段,插在岩石下面。

    李长青又给新栽的何首乌浇灌些灵水,才开始挖掘何首乌的根部。

    “人形何首乌!”,李长青小心翼翼地将土刨开后惊呆了。

    单从何首乌的外形来看,就是一个人体模型。

    头部、身体、****,以及四肢都很明显。

    百年何首乌本身就非常难得,百年人形何首乌更加罕见。

    约莫有五十公分长,十斤重,就像是一个婴儿!

    李长青背着的药框几乎到达极限,勉强竖着装下何首乌根部、藤蔓。

    第八峰仍有很长一段路要走,李长青拄着继续向上爬着。

    参天大树之间,勾连着许多藤蔓。

    一群棕色的猴子抓住藤蔓,在林间荡漾。

    群猴见到李长青后,一窝蜂地往树上逃窜。

    然后站在安全领域,紧握住藤蔓用好奇地眼神打量着李长青。

    “唧唧!”,猴群发出一阵警告地声音。

    其中有一只猴子身上夹带着白毛,很警惕地盯着李长青。

    传闻山中猴群采集各种果子藏在树洞里,储存起来用作过冬的粮食。

    但如果当季不缺粮食,猴儿们便会忘记放在树洞里的隔着果子。

    树洞里的果子开始发酵,而后酿成一洞百果酒。

    猴儿酒形成的条件非常苛刻,稀罕程度甚至要超过百年何首乌。

    李长青只是想想,没指望能真地找到猴儿酒。

    思考着如何才能登顶第八峰,但有猴群守卫着却非常苦难。

    毕竟在深山里激怒猴群,是一件非常不明智的选择。

    而要登顶第八峰,只能穿过猴群的领地,否则就要重新下山从山体的另一面开始攀爬。

    李长青刚往前走一步,就有几个果子、石头飞过来。

    “吱吱!”,白毛猴子呲露出牙齿,朝李长青凶狠地叫着。

    “山头主义,看来轻易是过不去啦!”,李长青心里暗道。

    猴群见李长青似乎没有退去的意思,变得愈加狂暴起来。

    杂乱地叫个不停,似乎随时有可能冲上来攻击。

    李长青却不着急走,放下药框拿出自己做的韭菜饼津津有味地吃着。

    韭菜饼的香味传播得很远,在猴群中引起一种骚动。

    白毛猴子耸动着鼻子,闻着空气中韭菜饼的香味。

    目不转睛地盯着李长青手上的韭菜饼,注意力发生转移。

    “呵呵,想吃吗?”

    李长青扯下韭菜饼,扔给白毛猴子。

    白毛猴伸手一捞,稳稳地借住韭菜饼,拿在鼻子上闻闻。

    确认没有问题后,将韭菜饼放到嘴里吃着。

    白毛猴子吃完后,又盯着李长青手里的韭菜饼。

    李长青见状,索性将剩余的韭菜饼都分给猴群。

    猴群中,白毛猴子地位尊崇,享有优先进食权,可以独享美食。

    而其他猴子,则哄抢在一块。

    韭菜饼的分量相对猴群来说很少,瞬间就抢光了。

    猴群对李长青的态度改善不少,李长青吃完后自顾地诵读《礼记》。

    “往而不来,非礼也;来而不往,亦非礼也。”

    “人有礼则安,无礼则危,故曰:礼者不可不学也。”

    “夫礼者,自卑而尊人。虽负贩者,必有尊也。而况富贵乎。”山野杂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