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八章 医药费
    两位医护人员下车后,李长青将车门关闭。

    担架上躺着一位青年男子,整只手臂都已经红肿,脸色白里透着绿,比李月虎当初的病情要严重很多。

    李长青打开装有银针的盒子,两针扎在虎口内外侧的谷合穴、少商穴。

    四针扎在前谷穴、中冲穴、劳宫穴、少府穴,位置都在手掌上。

    但手掌上的六针目的只在病患身体上开几个排除毒素的口子,如何排除毒素关键在于身体的其他位置。

    李长青继续在病患身上的曲池穴、上脘穴、肱中穴、臂臑穴、天枢穴等扎上银针,将有限的银针交替使用,井然有序地扎了数百处穴位,刺激病患的身体机能,将其体内的蛇毒排出。

    病患身上扎的银针数越多,手掌上的口子排出毒素的速度越快!

    半个小时后,救护车的车门打开,李长青走出来。

    “李先生,我弟弟怎么样?”,陈雅茹关切地问道。

    “他拖延的时间比较长,虽然我将他身体内的毒素排除出来,但毒素也已经对他的身体造成不可逆的伤害,需要一段时间的调理才能彻底复原!”

    持续施针对精神力消耗极大,李长青每天都在文武堂练习射箭,身体素质、精神毅力都得到大幅提升,倒没有什么疲惫的感觉。

    “也就是说,我弟弟的性命保住了?”,陈雅茹惊喜地道。

    “嗯!”,李长青道。

    “老姐……”

    救护车里陈钧毫缓缓地醒过来,听到陈雅茹的声音,虚弱地呼喊道。

    “你这个家伙,就是不听话!不知道天高地厚,这回吃了苦头,要记得长记性!”

    陈钧毫昏迷不醒的时候,陈雅茹担心不已,但如今陈钧毫已经清醒过来,陈雅茹心里悬着的石头才算落地,开始板着教训陈钧毫。

    “老姐,我大难不死必有后福!”

    陈钧毫怕陈雅茹担心,开玩笑道。

    “哼,还大难不死!要是没有李先生,你已经死了!”

    陈雅茹扯着陈钧毫的耳朵,冷哼一声道。

    “疼……,老姐,你轻一点!”,陈钧毫求饶道。

    “能坐起来吗?”,陈雅茹松开手,问道。

    “我试试,咦,除了感觉身子有点虚外,其他的没毛病!我就说嘛,你弟原始森林都去过,一个小小的茶场能有什么毒蛇,山村里的赤脚医生都能治好!”

    陈钧毫抓着担架的边缘,自己一下就起来了,感觉没有什么大碍。

    “一个小小的茶场能有什么毒蛇?咬伤你的蛇叫虬蛇,是一种毒性未知的毒蛇,还没有对应的抗体,把你送到医院,医生看你一眼就说自己治不了!幸好找到当世奇人李先生,救你一命,你却将他说他是山村里的赤脚医生,干脆打死你算了!”

    陈雅茹听着非常生气,粉拳如雨点般落在陈钧毫身上。

    “老姐,别打了我错了还不行吗!要不然没被毒蛇咬死,先被里打死了!”

    虽说陈雅茹没有用太多的力气,但陈钧毫才将身体内的毒素排除来,身体很虚,还真受不了。

    “赶紧向李先生道歉谢恩!”,陈雅茹住手,很严厉地对陈钧毫说道。

    “李先生,对不起,谢谢你救了我!”

    陈钧毫站起来,走出救护车向,向李长青深鞠一躬道。

    “刚才还一副要死的样子,这会儿就能站起来了!”

    “只看到青娃带个盒子进去,到底是怎么样将一个快要死的人给救活的呢?”

    “这你就不懂了吧,盒子里装的是银针!银针刺穴,在医术高超的人手里,一根小小的银针比医院里的各种高科技还要厉害!”

    “青娃真是神医啊,刚才那小子是不是说青娃是山村里的赤脚医生?要我说,青娃就不该救他的!”

    村民们对李长青起死回生的医术感到叹为观止,又对陈钧毫的言行义愤填膺。

    “嗯!该谈一下医药费了!”

    李长青接受了陈钧毫的道歉,坦然地道。

    “李先生,我弟弟的命是你救的,您随便开个价,千万不要不好意思!”

    陈雅茹能感受到李长青身上淡泊宁静的气息,担心李长青要少了,自己心里会过意不去。

    “给五十万吧!”,李长青道。

    “五十万?”

    村民们听着李长青说出的数字吓一跳,都把目光投向陈雅茹,看她是否能够接受。

    “没问题!”

    陈雅茹本以为李长青会说‘举手之劳,谈什么钱啊’之类的话,颇为意外,但还是不假思索地答应了。

    何光耀也很奇怪地看了李长青一眼,一张口就要五十万,不是说好的富贵于我如浮云吗?

    “建国叔,等下你跟这位女士办理转款手续,把三十万打到村里的账户里,算承包钟南山的钱!剩下的二十万,村里再建一张卡存着,在李家坳小学开个食堂,改善孩子们的伙食!然后每个月给秀英奶奶、九菊奶奶、水生爷爷送点米,买点肉食!”

    李长青自己对物质没有什么追求,也不贪图享受,日子粗茶淡饭就可以。

    但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

    如果有能力让李家坳老有所养幼有所依,李长青自然会去这么做,这也是是儒家修身齐家的抱负之一。

    “青娃,你放心吧,一定漂漂亮亮地完成你交给我的任务!”

    虽然李建国既是李长青的长辈,又是李家坳的村支书,在李家坳有很威望。

    但李长青读书开启村里的明智,而且给村里修路,在李家坳是种特殊的存在,李建国根本没法比。

    村民们听着也非常感动,一些老人悄悄地抹着眼泪。

    李长青对李建国办事还是挺放心的,不再多说飘然离去!

    “李书记,我以个人的名义再向村里捐款五十万,用于改善村里老人、小孩的生活条件!”

    陈雅茹望着李长青离去的背影,心里大受触动,对李建国道。

    “不用!五十万是青娃给你弟弟治病的医药费。一条人命五十万,也不算坑你们!君子爱财取之有道,这个道理马东花都懂,我怎么可能收你的另外五十万!”

    李建国摆摆手拒绝了陈雅茹的好意。山野杂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