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二章 只对了一句!
    搬到新厂房后,妙蛙草莫名枯萎。

    工作人员立即检查各项指标,室内模拟环境、培养液都是正常的。

    金珠药业停产,存在两种可能性。

    妙蛙草自身出现疾病,或者室内风水格局有问题。

    黎善玉心急如焚,前往李家坳购买新的妙蛙草,同时请李长青出山。

    而黎远祥则去见付德山,让他帮忙看看室内装修是否犯忌讳。

    两人分头行动,各司其职,但关键时候,黎远祥却不知所踪。

    黎善玉得同时招待李长青、付德山,李长青是科学家、国学大师,付德山是风水大师,二者的身份水火不相容,搞不好可能会同时得罪两位大师级别的人物,黎善玉只好将气撒到黎远祥身上。

    “黎副总头疼得厉害,熬不住去医院了!”

    金珠药业销售总监胡胜泉见黎善玉似乎有些生气,小心翼翼地解释道。

    “怎么搞的,又有人生病!”,黎善玉皱着眉头,纳闷地道。

    “在这之前也有人生病?”,李长青道。

    “是呀,已经有七八位工作人员感冒发烧!。”,黎善玉道。

    “室内装修物品摆放都有讲究,若处置不当,就有可能导致阴阳失和,人就很容易外邪入侵,免疫力下降而生病!如果没有猜错的话,生病的工作人员都在综合行政楼里工作吧!”

    付德山装出副高深莫测的样子,极其自信地说道。

    “嗯嗯!”,黎善玉连连点头道。

    “付大师神机妙算!”,胡胜泉恭维道。

    “妙蛙草也在综合行政楼里吗?”,李长青道。

    “对的!妙蛙草对金珠药业至关重要,安排在综合行政楼有利于监管!”,黎善玉道。

    “植物也不例外!”,付德山瞥眼李长青,幽幽地补上一句。

    “付大师觉得综合行政楼的室内风水格局有问题?”,黎善玉问道。

    “没错!”,付德山非常肯定地说道。

    “有劳付大师!”,黎善玉恭敬地道。

    “前面带路吧,每一间屋子都不要错过!”

    付德山成功地将走李长青的风头,心满意足地道。

    “好的!”,黎善玉道。

    综合行政楼总共六层,中间有个圆形的大厅,最上方是透明的玻璃拱顶。

    付德山在黎善玉等的带领下踏入综合行政楼,李长青饶有兴趣的跟在队伍后面,默不作声!

    “黎总,一楼装修风格怎么是蓝色格调打底呢?”,付德山皱着眉问道。

    “一楼主要是前台接待、商务洽谈、荣誉陈列,以及员工的活动室。当时的设计师说蓝色格调比较舒缓,有利于员工、客户放松心情!”

    黎善玉在省里请的著名设计师,针对每一层的功能搭配的。

    “胡闹!一楼湿气最重,橙色属火,正好中和湿气!而蓝色属水,恰恰会重湿气,长期在这样的环境里会得关节炎的!”,付德山毫不客气地道。

    “是是是!”,黎善玉就像是做错事的孩子,赔罪道。

    “聚宝盆怎么能摆在冲位呢?容易产生财务纠纷的!”

    到二楼销售部,在口门的架子上摆着一个聚宝盆,付德山拿着罗盘道。

    “请付大师指点!”,黎善玉道。

    “门口朝向东南,聚宝盆应该摆在坤位!”

    付德山端着罗盘脚踏罡步,煞有介事地指着销售部中间的位置道。

    “你们几个把聚宝盆搬到付大师说的位置去!”,黎善玉对身边的工作人员道。

    “这间办公室是谁的?”,付德山上三楼后,在一间宽大的办公室里问道。

    “黎远祥的!”,黎善玉答道。

    “竟然将窗户开在西北面,阴煞最盛的方向,难怪他会头疼!”

    付德山一副不出所料的样子,对黎善玉道。

    “只有一间办公室是这个朝向的,黎远祥喜欢看山上的风景特意挑的,回头让他换一间办公室吧!”

    黎善玉跟黎远祥是堂兄弟,对胡胜泉说道。

    “等黎副总回来就跟他说!”,胡胜泉道。

    “工作区域的门不能对着午餐厅,午餐厅中间的镜子会将煞气折射到工作区!”

    四楼主要是负责财务、行政的人员工作,女性比较多,付德山指着一面镜子道。

    “让人把镜子拆了!”,黎善玉道。

    “五楼的走廊过长,超过楼体的三分之二,容易滋生阴气,不利于植物的生长、人的居住!”,付德山道。

    “这么说,妙蛙草枯萎可能是因为阴气重,到时候安排人改下空间结构,减少走廊的长度!”

    黎善玉见付德山言行有理有据,基本完全相信付德山的说辞。

    六楼是会议室,以及储存些杂物,付德山倒是没有说什么。

    回到黎善玉的办公室里,分宾主坐好,助理敬上泡好的茶。

    “哎,无知者无畏啊!费尽九牛二虎之力帮你们金珠药业找到绝佳的风水宝地,竟然被你们装修成这样,敢问是哪里请的人?”

    付德山端着杯茶抿一口,叹口气道。

    “省里请来的……,早知如此,就不该舍近求远了!”

    黎善玉知道付德山在怪罪综合行政楼的装修没有请他看风水,尴尬地说道。

    “好在亡羊补牢,为时不晚,现在还有拯救的机会!”,付德山拿捏着说道。

    “都听付大师的吩咐!”,黎善玉道。

    “黎总,怎么能都听我的吩咐呢?我就是瞎说啥,您不是亲自在李家坳请来了国学大师吗?不知道李大师有什么高见?”

    付德山对李长青略有耳闻,但从没放在心上,今天见黎善玉亲自去请李长青,却派副总黎远祥去请自己,分明将自己看得更轻,故而有些针对地说道。

    “哦!李师,冷落了您,真是抱歉!出这档子事都给急糊涂了,辜负了您平日里书声的教导,改天一定负荆请罪!”

    黎善玉一拍脑门,满脸愧疚地对李长青说道,也有帮李长青解围的意思。

    “呵呵,没事的!既然付大师想听听我的意见,那我就讲讲吧!”

    李长青也不在意,笑笑道。

    “请!”,付德山道。

    “付大师讲的话中,只对了一句!”,李长青看着付德山,平静地道。山野杂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