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三章 风水宝地?
    一语出,众人惊。

    黎善玉等的印象中,李长青温文儒雅,罕有如此犀利的言辞,都非常意外。

    “怎么说?”,付德山脸有愠色,但李长青毕竟是黎善玉亲自请来的客人,不看僧面看佛门,强忍着没有发作,冷冷地道。

    “瞎说说!”,李长青道。

    “哼,本来看在黎总的面子上不想跟你计较,你却蹬鼻子上脸!一个胡子都没长齐的人竟敢在这里大言不惭,必须给个交待!

    付德山如火山爆发,愤怒地起身道。

    “说几句实话而已,付大师不必动怒!”,李长青不会因付德山针对自己而故意反驳付德山,只是在客观地陈诉事实的真相,不会跟付德山置气,淡定自若地道。

    “好、好、好,我到要听听你能说出什么花来!”,付德山怒极反笑,咬牙且此地道。

    “付大师将综合行政楼的种种事由归咎到室内风水格局有问题,实则不然!”,李长青神色如常,平缓地道。

    “你懂风水吗?如果不是室内风水格局有问题,难道是综合行政楼的风水位置有问题?”,付德山直接指着李长青怒斥道。

    “嗯!”,李长青点头道。

    “呵呵,整个谷阳县都在盛传李家坳的国学大师如何厉害,本来以为你会有些本事,谁知道你狗屁都不懂!”,付德山不屑地笑道。

    “两位都是咱们谷阳县的奇人,有话好好说嘛!”,黎善玉打圆场道。

    “金珠药业三面环山,就像是一张开的巨口,山的背后有一条山脉蜿蜒而来,前方有河如玉带,乃是金蝉吞月的风水格局!能接引财气汇聚于一点,而这个点就是综合行政楼的位置!将综合行政楼盖在这个点上,金珠药业肯定能生意兴隆、财源广进!你黄口白牙,居然说金珠药业综合行政楼的风水格有问题!”

    付德山怒气未消,胸膛欺负激动地道。

    “按付大师所言,一楼的色调、二楼聚宝盆摆放的位置,三楼的窗户的朝向、四楼的镜子、五楼的走廊犯风水忌讳,综合行政楼才会出现各种怪现象?”,李长青道。

    “当然!”,付德山肯定地道。

    “借罗盘一用!”,李长青摇摇头,付德山只能说是粗通风水,但尚未入门。

    “量你也耍不出花样!”,付德山把自己的罗盘丢给李长青道。

    “罗盘的指针指向什么方位?”

    李长青将黎善玉等带到黎远祥的办公室,向付德山问道。。

    “正南方!”,付德山道。

    “罗盘的指针指向什么方位?”

    李长青等到五楼走廊后,李长青再问道。

    “罗盘是风水师入门的基础,你连罗盘都不会用,也敢妄言风水?记住罗盘的指针肯定指在正南方!”,付德山觉得李长青在消遣他,轻蔑地道。

    “好,咱们去一楼大厅吧!”,李长青道。

    “李师,综合行政楼的风水真有问题?”,黎善玉忐忑地问道。

    “等下你就清楚了!”,李长青不置可否地道。

    一楼的圆形大厅摆放着几张沙发,头顶就是透明的玻璃拱顶,采光极好。

    李长青眯着眼,可见大厅弥漫着若影若现的灰色气体。

    以大厅中间圆点最为浓郁,恰好是茶几的位置。

    李长青将罗盘放在茶几的中间,罗盘的指针竟然毫无规律的疾速乱转!

    “怎么回事,罗盘的指针都是指向正南方的呀?难道是……”,付德山大惊失色地道。

    罗盘的指针跟指南针一样,指向正南,黎善玉等都懂,见到眼前的一幕都疑问重重。

    “李师,为什么会这样呢?”,黎善玉的心重新悬起来,忧虑地问道。

    “把茶几搬开!”,李长青道。

    “好的!”,黎善玉道,立即有工作人员将茶几搬走。

    “根源就在这里!”,李长青将右脚脚尖点在一个位置,淡淡地道。

    “李师,您点的地方有什么问题吗?”,黎善玉问道。

    “你用手摸一下就知道了!”,李长青道。

    “嘶,真凉!”

    黎善玉将手掌放在李长青点的位置,就像摸在一块冰上,立即缩回来,诧异地道。

    “我试试,好像就只有李师刚才点的格外冰凉,其他地方的温度相对要高一点!”

    胡胜泉自告奋勇,用手在周围都摸索一圈后道。

    “七月正是一年最热的时候,这个地方的温度怎么会像块冰一样冻手呢?”

    事出反常必有妖,黎善玉忐忑不安,不解地问道。

    “让付大师说吧!”,李长青莞尔道。

    “咳咳,李大师您真会开玩笑!您能望气点穴,才是真正的风水大师!我只不过是懂点风水知识,山中无老虎猴子称霸王!要是早知道咱们谷阳县有您这样的风水高手,我可不敢自称大师!”

    付德山看到罗盘指针乱转后,想到一种可能,此处有阴煞!李长青能找到阴煞所在节点,必定达到了望气的层次。会望气的风水师才能勉强称之为大师,如他这般懂得些风水知识,但不会望气的风水师只能待在小地方,登不了大雅之堂。

    而一位能望气的风水大师一般都是达官显贵的座上宾,拥有巨大的能量,付德山得罪不起,想尽量挽回。

    “这……”

    黎善玉等见付德山变脸比翻书还要快,刚才还盛气凌人指责李长青,瞬间就变得卑谦,都瞠目结舌完全看不过来。

    “没关系,我不会计较的,让你说你就说吧!”,李长青道。

    “好的,李大师,那我就班门弄斧一回!说来惭愧,正如李大师所言,我确实只对一句!其他的都在瞎说,但是个人能力有限,希望黎总不要见怪!你们刚才摸到的地方之所以冰凉,应该是阴煞聚集的地方!”

    付德山向黎善玉道歉,然后解释道。

    “你不是说,金珠药业的新厂房是金蝉吞月的风水格局,综合行政楼是风水隔绝的宝穴所在吗?为什么会是阴煞聚集的地方呢?”

    将阴煞聚集的地方说成风水宝地的宝穴,黎善玉将综合行政楼建在阴煞的穴上,其中干系甚大,不是一句道歉就能解决的,恼怒道。

    “其实付大师说得也没错,单从地形来看,金珠药业的新厂确实是块风水宝地!”,李长青道。山野杂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