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章 凤尾琴
    李长青指导孩子们书法后,回到钟南山下小木屋。

    自在山上偶然得到百年雷击梧桐木,李长青一直苦练斫琴手艺,制作出几十把七弦琴。

    制作一把七弦琴有上百道工序,每一道工序要求都非常严格,任何细微的因素都有可能会影响琴的音色。

    李长青从存储杂家的木屋里扛出一段梓木,拎着牛皮包到草棚下,拿出木挫刀、木凿、刨刀等工具,熟练地将梓木改造成琴身,配上七根钢丝弦,一把七弦琴就大功告成!

    斫琴不仅需要炉火纯青的手艺,木料的材质同样十分重要!

    百年雷击梧桐木,可遇而不可求,乃斫琴的绝佳木材。

    李长青制作梓木琴热身,身心都调整到巅峰状态,抱珍藏许久的百年雷击梧桐木。

    梧桐木上部烧焦,与四大名琴的焦尾琴类似。

    李长青用手指敲击梧桐木,传出悠扬婉转的声音。

    在《乐经·斫琴法》中记载:“凡底厚面薄,木浊泛清,大弦顽钝,小弦焦咽。面底俱厚,木泛俱实,韵短声焦。面薄底厚,木虚泛青,利于小弦,不利大弦。面底皆薄,木泛俱虚,其声疾出,声韵飘荡……。”

    李长青敲击梧桐木听其声响,就是为了测试木材自身的音质和振动程度,推断琴面板腹腔拋出的薄厚。

    做完准备工作,李长青小心翼翼地在百年雷击梧桐木刨平,到傍晚时分才有个雏形。

    清晨,李家坳热闹非凡。

    李长青继续读着《尚贤》,在听众中反响非常强烈。

    ‘谷阳人在谷阳’微信公众号的编辑宁采灵聚集一批年轻人,把李长青的言行观点整理成文字,上传到贴吧、公众号、微博等新闻社交渠道,在网络上吸引了许多国学爱好者,将李长青的声音传播得更远。

    文字相较于李长青的读书声有些苍白,但仍能起到些许效果。

    李家坳小学即将举行期末考试,李长青读完书后跟孩子们讲几句话后到山里继续斫琴。

    两日后,李长青坐在竹林里,膝前平放着一把古色古香的七弦琴,琴身雕刻成飞舞九天的凤凰,梧桐木漆黑的部分正好是凤尾的位置。

    “古有蔡邕的焦尾琴,你就叫凤尾琴吧!”

    李长青手指在琴弦上一扫,琴音似空山鸟鸣,笑笑道。

    欢欢喜喜本来在太阳下酣睡,听到琴音后竖起耳朵瞪着眼睛望着李长青身前的凤尾琴。

    山下的很多人不能李长青,荣华富贵功名利禄唾手可得,却偏偏居住在苦寒的钟南山上。

    李长青喝着猴儿酒,弹奏华夏十大古曲之一的《高山流水》,琴声巍巍乎如高山耸立,洋洋乎若流水潺潺。

    后山的半山腰上,陈雅茹、何光耀正走在山路上。

    “雅茹,你有没有听到流水的声音?”,何光耀问道。

    “好像有人在弹奏《高山流水》!”

    陈雅茹穿着黑色运动装带着鸭舌帽,仔细聆听后道。

    “山里只有一个人,莫非是李先生?”,何光耀惊疑道。

    “应该是的,谁能想到李先生除精通国学、数学、医学、风水外,就连琴艺都到登峰造极的地步!”

    陈雅茹学过古筝,与七弦琴有相似的地方。

    “呵呵,来给李先生送玉尺,居然还听到绝世琴音!”

    何光耀沉醉在琴音中,心满意足地道。

    “高山流水,知音难觅!他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呢,会答应自己的请求吗?”

    陈雅茹对李长青的印象如清风般难以捉摸,内心不禁有些小女儿姿态,患得患失起来。

    “雅茹,很少见你有忐忑的情绪,难道看上李先生啦?”,何光耀打趣道。

    “何叔,你说什么呢……”,陈雅茹脸色羞红,不自觉地加快脚步。

    “要是李先生能看得上,事情倒是好办了!”,何光耀心里想道。

    到小树林时,琴音接近尾声,就像流水渐深,如细丝般润物无声,似乳燕呢喃,如蟋蟀低吟,然后融会成一个旋涡,越游越远,直到偶尔听到一丝美的旋律。

    “何叔,我们怎么进去呢?”,陈雅茹道。

    “乱闯阵法很危险,我们喊下试试!”,何光耀道。

    “何叔,你来喊吧!”,陈雅茹道。

    “好,李先生,我是何光耀,上次比赛欠您一把玉尺,特意给送来给您!”

    何光耀双手合在一起当扩音器,朝小树林里喊道。

    “去吧!”,李长青隐隐约约听到何光耀的声音,对欢欢喜喜做一个手势,欢欢喜喜立即冲向小树林。

    欢欢喜喜跟李长青在小树林转悠的时候在每个位置都留下自己留下的体液,嗅着自己的味道很快就跑到小树林的入口,冲着陈雅茹、何光耀发出‘嗤嗤’的声音。

    “咦,两只毛绒绒的黄鼠狼,好可爱的样子!”,陈雅茹望着欢欢喜喜道。

    “看它们的皮毛光滑油亮,两眼很有灵性,有可能是李先生养的宠物!”,何光耀道。

    “何叔,你是说这两只黄鼠狼是李先生派来接我们的?”,陈雅茹惊讶地道。

    “嗯,很有可能!”,何光耀道。

    “也对,在李先生身上发生什么事都不会觉得奇怪,那我们就跟着它们走吧!”,陈雅茹道。

    何光耀、陈雅茹紧跟着欢欢喜喜,终于眼前一亮出现在小木屋外,见李长青一袭白衣盘坐在竹林中,身前放着一把径直的古琴,欢欢喜喜窜到李长青两旁蹲坐着。

    陈雅茹打量着小木屋简陋的环境,最后将目光停留在李长青身上,竟然会产生一种恍如隔世的感觉。

    “李先生,这柄玉尺是清朝风水名师王履坦的遗物,落在我手里也是明珠蒙尘,正好转送到您手里!”

    何光耀奉上一柄如羊脂般的玉尺,上面刻着一个钟尺度。

    玉尺一般用来测量山向方位、三维座标、景观视野、生态环境、地形地貌等与风水有关因素的吞吐浮沉、大小高低、优劣吉凶、盛衰轻重,王履坦是清朝风水名家,他用过的玉尺自然非常宝贵。

    “你们不单单是为给我送玉尺而来吧!”,李长青道。山野杂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