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四章 《节葬》
    溪云初起日沉阁,山雨欲来风满楼。

    哗哗啦啦!

    顷刻间,下起瓢泼大雨。

    山路泥泞坑洼,杂草灌木丛生,野兽、鸟雀急忙在树下躲雨。

    李长青淡淡然背着药篓,在雨中胜似闲庭漫步,任由雨水将衣服湿透。

    冒着风雨,回到钟南山下小木屋。

    李长青换身干净衣裳,堆着木材烤火。

    闪烁的火焰散发出黄色光芒,倒映出李长青长长的身影。

    李长青喝一口热茶,翻开《节葬》一书。

    “今逮至昔者三代圣王既没,天下失义,后世之君子,或以厚葬久丧以为仁也,义也,孝子之事也;或以厚葬久丧以为非仁义,非孝子之事也。曰二子者,言则相非,行即相反,皆曰……”

    在往古三代圣王已死的今天,天下丧失了义。后世的君子,有的以厚葬久丧为仁、义,是孝子应该做的事;有的以厚葬久丧为不仁、不义,不是孝子应该做的事。两种言论相攻,行为相反。

    墨子提倡节葬,而儒家将养生送死等量齐观,甚至送死的程度超过养生!《论语》中说:“慎终,追远,民德归厚矣。”,《中庸》中说“事死如生,事亡如存,仁智备矣。”,孔子亦曾说“三年无改于父之道,可谓孝矣。”,要求子孙守三年之丧,实行厚葬久丧。

    长期的封建社会统治中,儒家慎终追远的道德观对华夏影响深远,行丧礼时厚葬成为国人恭行孝道的最佳方式之一。

    墨子主张节葬,实质就是对儒家及其传统习惯的反叛,同时也是对当时社会风气的无情抨击。站在实施厚葬于治理国家和人民利弊的角度考察,墨子认为一个社会应当不断地增加人口,让贫穷者富起来,消除社会危乱,才能做到仁义孝慈,才是利国利民的好事。

    而厚葬久丧不可避免地浪费人力财力,大量财宝埋之于地下,使人们辛辛苦苦生产的财富不见天日,“守三年之丧”会让天下人无法从事生产劳作,社会就会贫困,人口就会衰减,国家就有内忧外患。

    李长青兼学儒墨,对两家学说都有深刻理解。

    儒家主张厚葬,其目的在提倡孝道,出发点没错!但在发展过程中,尤其是汉朝罢黜百家独尊儒术后,厚葬思想渐渐沦为达官显贵王公贵族铺张浪费的理论基础。

    墨家的节葬,棺木三寸厚,足以让尸体在里面腐烂就行;衣衾三件,足以掩盖可怕的尸体就行:下葬时不要挖掘到泉水深处,掩盖住腐臭坟地宽广三尺就够。死者既然已经埋葬,活在世上的人也不要长久哭下去,而应赶快就业,人人各尽所能,用以交相得利。

    节葬其实在强调社会贡献率,各种资源需有利于公众,是‘兴利天下’思想的一种体现。

    在当今社会中,文明程度提高很多,但厚葬之风依然存在,其狂热程度令人咋舌!

    故人乘鹤归去,儿女亲朋齐聚一堂,嘈杂议论声不绝于耳。

    半响后,众亲友表情沉重且又笃定,势要办个惊天地泣鬼神之葬礼,其浓浓情意溢于言表。接下来购置纸马纸轿,上等棺木,邀亲朋好友,大摆筵席,请当下最为流行时尚的吹丧喇叭队为故人送行哀悼,为活人喝酒助兴,好一派别样风景!!

    金钱如流水哗哗外流,众人全然不顾,一副忠孝之神色。酒过三巡,众人面红耳热,天色渐暗,喇叭队的音乐声震天动地,歌声尖锐嘹亮,引得四邻驻足观赏,众儿女见此也都放心满意,忙着招呼亲友,觉得已经尽孝,对得起故人,也对得起自己。

    奢侈无度,只为追求一块‘孝子’的匾额。

    倘若说华夏人的面子情结向来重于泰山,不把排场做大,不把面子撑足,就憋屈郁闷,尚情有可原。但有些人‘薄养厚葬’,生前对老人不敬不孝,死后葬礼却风光体面,甚至有花钱请专业代哭的现象存在,此种行为就失去儒家提倡厚葬的初衷。

    谷阳县属于山区,厚葬久丧的习俗比较严重,李长青深有体会。

    到半夜,雨水停歇。

    天亮后,阳光照射着沾满雨滴的山林,有如刚出浴的美女。

    李长青在地里忙活完,带着韭菜去李家坳小学。

    孩子们早早地就来到操场,站好队形等候李长青的到来,操场上其他空余的地方也都挤满人。

    李长青读书不拘束于儒家、墨家,从儒家的孝道讲到厚葬,然后读《节葬》中的内容,将孝道与节葬相结合。

    赵桂中、张淳、杨永健等全市中小学生书法大赛的评委都痴迷于书法,见识李长青的字后,心里就像是有蚂蚁在爬,大清早就起床开车赶到李家坳,想跟李长青交流一下,正好碰上李长青读书。

    书声带着钩子,赵桂中、张淳、杨永健等的思绪不自觉地跟着李长青书声中讲的道理转。

    “讲得好,回头把收藏的字画都捐给博物馆,让更多的人可以欣赏到华夏书法的美!”‘’赵桂中听着很激动道。

    “哈哈,李长青大师的读书声果然名不虚传啊!老赵,你才听一遍,居然打算把带进棺材的宝贝捐出去!”

    张淳很清楚赵桂中对他收藏的字画有多热爱,欣慰地笑着道。

    杨永健出身贫寒,在书法上有一定成就后,经济仍然比较拮据,而且父母年岁已高,想多挣点钱,给父母修建座气派的坟墓,半个风光的葬礼,一直待在市里,很少回家,听完李长青书声中讲述的道理后,才发现自己错了,差点酿成子欲养而亲不待的局面,心里想着以后常回家看看,多陪父母聊聊天,哪怕将来只能举行个普普通通的葬礼也心无遗憾。

    赵桂中、杨永健只是一个缩影,李长青讲读的《节葬》在提倡孝道的同时,对谷阳县厚葬久丧的陋习有强烈的冲击。

    很多谷阳县的听众都明悟其中的道理,一些年级较大的老者回到家后,叮嘱子女等自己百年之后一定要节葬!

    李长青读完后离去,赵桂中、杨永健、张淳回过神,连忙追上去……山野杂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