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七章 明诚
    “自诚明,谓之性;自明诚,谓之教。诚则明矣,明则诚矣。唯天下至诚,为能尽其性;能尽其性,则能尽人之性;能尽人之性,则能尽物之性;能尽物之性,则可以赞天地之化育;可以赞天地之化育,则可以与天地参矣……”。

    李长青晨钟暮鼓般读书声在山村里传播,如同一个深不可测的漩涡瞬间就将在场的所有听众都吸引住,难以抽离其中。

    出自《中庸》,论述诚与明的关系.人能够明白事理,就可以确定自己内心所向的目标,以至去指导自己的行为.由于人天生性善,也可反躬自省,自己的行为是否合于心中向善的本性,即真诚.真诚与明白事理,互为促进,相辅相成.“自诚明”是说由真诚而明理.“自明诚”是说由明理而真诚。

    无论是出于天性或是教育的结果,一个人处世立身的原则都应是为仁行善,自觉自愿,不为外在力量所促使,做到这样,人就能达到至真至纯,至善至美的境界。

    但在现实生活中,工作时,如果以真诚待人,反而容易引起各种矛盾,只好虚假的面具对人笑脸相迎,与人相交,真诚往往遭受到欺骗,哪么真诚不可取吗?

    实则不然!

    李长青书声里中阐述的真诚,针对的自己,而非其他人。对自己真诚,在与其他人的交往中以人为镜,明辨得失,改进自己的过错,对自己更加真诚!

    一些向往真诚但又害怕真诚或者因为真诚受过伤了而留下心里阴影的人发现自己的误区,终于理解真正的真诚!以前不真诚的人听完李长青的读书声后,亦在反思自己,慢慢得到净化!

    听众们沉浸在思绪中,李长青悄然离去。

    “永健、和平,李长青大师呢?”

    赵桂中向来率真,反而清醒得比较早,向杨永健、秦和平问道。

    “啊,赵主席,你刚才说什么?”,杨永健、秦和平惊醒,满脸茫然地问道。

    “刚才不是让你们盯着点李大师吗,都梦游似的,李大师都不知道跑哪去了!”

    ,赵桂中颇为惋惜地道。

    “赵主席,这个没办法呀,李大师的读书声就像有魔力,情不自禁地就陷进去了,跟随着书声经历一场洗礼,当醒过来的时候,李大师就不见了!”

    杨永健露出无辜的表情,无奈地说道。

    “在李大师开始读书之前,我就在心里告诫自己,一定不能沉沦到书声里,但李大师一开口就什么都忘了……”,秦和平汗颜道。

    “哎,也不能怪你们,只能说李大师对国学的造诣太深,读起书来就像神话里的佛陀**一样!在李家坳小学等李大师读完书再找他是不可能了,看来要改变策略!”

    赵桂中叹口气,沉吟道。

    “要不明天早上我直接去李大师回去的路上等着,这样就可以避免今天早上这种状况!”

    杨永健虽然很想听李长青读书,但也想在现场见识下李长青的书法,鱼和熊掌不可兼得的情况下,只能忍痛做出抉择。

    “这个方法不错,我们今天就先回去吧,明天再来!”,赵桂中满意地点头道。

    人群散开后,金珠药业的施工队来到村里翻新李家坳小学。

    村民很清楚因为李长青存在,金珠药业才会帮李家坳修路、翻新小学,对李长青充满感激。

    李长青回到钟南山后,查看苍鹰的伤势,伤口已经开始愈合,解开旧绷带重新换上药,又喂苍鹰一些灵水,才扛着锄头去菜地里锄草,尤其是种植灵草的地理,杂草生长得很快,经常需要把地里的草根拔出来。

    在地里忙活完后,李长青带着蔬菜去鸡舍,在集蛋槽里又有十几个鸡蛋。

    李长青回到小木屋,带上竹篮收集好鸡蛋,给刘翠娥、李大江都送上一些。

    山上阳光明媚,天气很好!

    忙完后,李长青回到小木屋读书,苍鹰窝在一个泥坑里,半闭着鹰目,听李长青读书,就像是一只普通农家养的老母鸡。

    翌日,李长青如往前般在李家坳读完书,趁着听众们还沉迷在书声中时抽身离去,在后山的半山腰上却遇到一位约莫四十岁左右的中年男子。

    “李大师,您好,终于见到您啦!”

    杨永健想到李长青的读书声心里有些痒痒的,很想跑到李家坳小学去偷听,又担心自己会沉沦到书声里去,就耐着性子在李长青回山的路上等候着,见李长青后如小粉丝历经千辛万苦终于见到自己心仪的偶像般情绪激动地说道。

    “你好,找我有什么事吗?”,李长青微微一笑,很礼貌地回答道。

    “额,是这样的,你们李家坳小学有学生参加了全市中小学生书法大赛,我是是温安市书法协会的成员,也恰好是这次书法大赛的评委老师,在审阅一份参赛作品的时候见到一个字很有韵味,颜筋柳骨中带着飘逸出尘的姿态,后来知道是出自您之手!我们书法协会的同仁包括书法协会的副主席赵桂中老先生都对您的字非常的仰慕,都想请您指导一下!”

    杨永健望着李长青的笑容如同沐浴一股春风,激动的心情平复下来,娓娓讲诉道。

    “指导谈不上,可以相互交流!”

    李长青住在山上,却不排除与人交往,很平静地道。

    “太感谢您啦,赵主席他们刚才在听您读书还在后面,能不能稍微等候一下?”

    杨永健发现李长青虽然是声名远播的国学大师,但比想象中的好相处很多,试探性的问道。

    “可以!”,李长青道。

    没过多久,一位头发花白但梳理整整齐齐的老者带着几位中年人上山。

    “哈哈,李大师,远看您很年轻,近看您更加年轻,但谁能料想到您在国学、书法、数学上都有很深的造诣呢?”

    赵桂中几经波折才见到李长青,开怀大笑道。

    “您过奖啦,一起到山上喝杯茶吧!”,李长青道。

    “好呀,我们这群人就是来瞻仰您的书法的!”,赵桂中欣然答应道。89山野杂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