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八章 书法
    青山绿水,路险难行!

    李长青领着赵桂中等到小树林前,神情严肃地提醒道:“前面的小树林会让大家产生幻觉,等下一定记得跟紧我!”

    “会让人产生幻觉的小树林?”,秦和平惊疑道。

    “嗯!”,李长青说完不多做解释,径直地走进小树林。

    “都按李大师说的做!”,赵桂中相信李长青肯定不会无的放矢,叮嘱道。

    “好的!”,张淳等心存疑惑,但仍然满口应答道。

    众人进入小树林后,见识到似真似假的场景,惊觉李长青所言非虚,都小心翼翼地跟在李长青身后,秦和平一不小心偏离李长青走的路线,一只脚掉到水坑里,幸好杨永健反应快拉上一把,才避免一场危险。

    “居然有这么神奇的小树林,简直可不思议!”,杨永健讷讷道。

    “刚才真是危险,明明是一条土路,实际上却是一个水坑!”,秦和平有些后怕地道。

    “呵呵,李大师就像是小说里隐居在山林的高人,见一面需要经历层层考验,但见到后确实不同凡响!”,杨永健叹服道。

    “马上就出去了!”,李长青说道。

    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赵桂中、张淳、秦和平等眼前一亮,出现在小木屋外。

    “李大师,您就住这里?”,赵桂中等打量周围的苦寒的环境,意外道。

    “是呀,木屋简陋,有招待不周的地方请大家见谅!”

    李长青倒上几杯清茶,对赵桂中等说道。

    “哪里的话,打扰李大师的清净生活,应该道歉的是我们才对!”,赵桂中愧疚道。

    “咦,这茶看着普通,喝起来比极品龙井茶都要好!”,张淳喝一口茶赞叹道。

    “喝着如此极品的茶,没有书法助兴怎么行?你们年轻一辈派个代表,露一手?”,赵桂中品着茶提议道。

    “永健的书法最近大有长进,机会留给你了!”,秦和平笑道。

    “李大师、赵主席都在,我的微末伎俩只能算是关公面前耍大刀,献丑了!”

    杨永健正好想获得李长青的指点,答应道。

    木屋里笔墨纸砚都有,纸是上好的宣纸,笔是李长青自己制作的狼毫。

    “三十功名尘与土,八千里路云和月”,杨永健酝酿好后,在白字上写下《满江红》中的一句诗。

    “十四个字方圆兼施,以方为主,点画劲挺笔力凝聚。既欹侧险峻,又严谨工整。欹侧中保持稳健,紧凑中不失疏朗!永健,你的欧体已经有相当的火候了。”,张淳看着点头道。

    “过奖了,劳烦李大师指点一二!”,杨永健希冀地望着李长青道。

    “字法平衡对称,对比和谐,主次得宜,疏密适度;笔法中侧锋互换,法出有源笔力遒劲、力透纸背;章法字与字、行与行之间以笔势连绵,气脉畅通、节奏分明;墨法带燥方润,将浓遂枯,技法的火候已经够了,但终究是欧阳询的形态和笔意,以后多加磨练,走出自己的路!”

    能将欧体写到炉火纯青的境界肯定下过苦功,李长青肯定其优点指出其中的不足,给一个明确的方向。

    “多谢李大师指点!”,杨永健感激道。

    “老张,要不你代表我们年纪大一点的?”,赵桂中对张淳道。

    “哈哈,我比永健强不了多少,还是您来吧!”,张淳摆摆手道。

    “行,那我就抛砖引玉,给李大师铺垫个底!”,赵桂中也不推迟道。

    赵桂中在温安市书法界的造诣数一数二,但是年纪大后,很少有在现场书写,张淳、杨永健、秦和平都睁大眼睛,非常的期待。

    “咬定青山不放松,立根原在破岩中。千磨万击还坚劲,任尔东西南北风。”

    郑板桥的《竹石》,也是赵桂中最拿手的代表作之一。

    “李大师,请点评!”,赵桂中道。

    “所有技法都是他人创造出来的技法,赵主席领悟、消化、吸收众帖众法之源泉,舍弃其明显特征,或取其形、或取其线、或取其神、或得其韵、或悟其骨,为我所用,突破所学之法和所学之字的束缚,可以自有地表现自我和性情,但是整体上意境表现不够,不能将每个子与所表达的意思相融合,烘托出竹石无论受到多大的磨折击打,仍然坚定强劲的顽强精神。”,李长青道。

    “将每一个字与所表达的意思相结合?”,赵桂中积累深厚,只差一线就捉摸到其中的要点。

    “嗯,例如比较喜庆的意境可以写得圆润一点,磅礴大气的句子,则可以写得方正,而你刚才的竹石可以写得更坚强瘦弱一点!”,李长青道。

    “明白了,多谢李大师指点!”,赵桂中本来以为自己这辈子的书法就这样了,听完李长青的话语后,就像捅破一层窗户纸,有更进一步成为华夏一流水平的可能。

    “李大师把书法的道讲解得深入浅出,我们都能听懂!”,秦和平道。

    “我们是能听懂,但是要做到李大师所说的,基本功起码得到赵主席的水准才行!”,张淳很明白这一点。

    “李大师,刚才听了您对书法的见解,就更加期待了,我来给您蘸墨!”,赵桂中殷勤地道。

    “呵呵,你们珠玉在前,我木椟在后,随便写上一两笔吧!”

    李长青赏析玩杨永健、赵桂中的书法后,一时技痒没有拒绝。

    赵桂中、张淳、杨永健等都屏住呼吸,眼神里充满期待地望着李长青,就像是在等待美味出锅,情不自禁地吞咽口水。

    “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山气日夕佳,飞鸟相与还。”

    李长青执笔在白色宣纸山写下陶渊明《饮酒·其五》中的后两句诗,一股淡泊宁静如行云流水般潇洒飘逸的气息破纸而出。

    赵桂中、张淳、杨永健等仿佛看到自己在风景秀丽的南山下,悠闲地采撷一朵菊花,傍晚时分落霞满天,飞鸟呼朋唤侣结伴而归的场景,脑海中的凡尘俗事全都抛诸脑后,忘乎所以!21089山野杂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