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七章 逢林莫入
    “传说当不得真!”,李长青微微一笑。

    “反正我信,你来碧桂园多久啦?”

    蒋汉文暗中观察李长青,对李长青充满好奇。

    “刚到!”

    “哈哈,来得早不如来得巧,高中同学聚会联系不上你,上个厕所却碰到啦!”

    “很少用手机的!”

    “现在的人都手机不离手,只有如你一般的隐士才能远离尘世的喧嚣,既然凑巧碰上,要不进去喝一杯?”

    “车停在下面,不能喝酒!”

    “噢噢,同学们都很想见你,过去打个招呼?”

    “好!”

    阳春白雪厅,一张能容纳三十四人的大圆桌上摆满丰盛的酒菜。

    座位上的青年男女喝酒聊天,场面非常火爆。

    “啪啪!”

    蒋汉文打开门,双手巴掌拍得响亮,神采飞扬地对众人说道:“你们看谁来啦?”

    “李长青!”

    “李大师!”

    “青子!”

    对李长青持怀疑态度的人,第一反应是李长青的名字,而到现场过李长青读书声的人,自内心尊称一声李大师,跟李长青关系非常亲密的人,则喊以前的昵称!

    李长青瞬间成为全场的焦点,神情和煦地跟昔日的同窗们打招呼。

    “话说你好像毕业于医科学校,怎么能证明哥德巴赫猜想摘下数学皇冠上的明珠,甚至拒绝华罗庚数学奖?”

    “传闻你医术高超,专治各种疑难杂症,什么病手都信手捏来要到病除。我家有个亲戚得种怪病,能不能看在同学的份上帮忙瞧一下?”

    “青子你的字帖火啦,在朋友圈疯传!你的字有种难以言明的意境,看着就像处在大自然的怀抱里身心舒畅,我已经买好几本,打算当做礼物送人,能在扉页上签个名吗?”

    同学们对李长青既熟悉又陌生,七嘴八舌地诉说着。

    时光带走的不仅是岁月!

    本来熟悉的人,突然有些陌生,本来陌生的人,更加陌生。

    李长青嘴角荡起丝涟漪,安静地听着不作言语。

    “各位同学,其他的事以后再说!李大师是咱们班上的骄傲,咱们一起敬李大师一杯!但李大师开车来的,不方便喝酒,就以茶代酒!”

    场面有点不受控,蒋汉文看着尴尬,清声说道。

    “这年头,谁不开车呀,我也开车来的,可以找代驾嘛!”

    金学农心直口快,一直在岭南省做生意,对李长青以茶代酒不买账

    “老同学聚会不容易,我们这么多人一起敬你,说什么得喝一杯!”

    汪奇骏跟李长青曾今坐在一排,自以为跟李长青很熟络,帮着劝酒。

    “要不,我来帮青子喝?”

    刘旭阳清楚李长青喝酒,而且酒量很大,但今天应该不想喝。

    “旭阳,你想喝,酒有的是!”,金学农。

    “不好意思。”

    李长青喝酒,但不喜欢以此种方式。

    “李大师架子很大嘛!”,金学农嘘嘘道。

    “咚咚……”,阳春白雪厅的门打开。

    “李大师原来你在这里,同学聚会吗?”

    陈潮平等见李长青出去有段时间,问下服务生才知道李长青在阳春白雪厅。

    “嗯!”,李长青点头道。

    “既然是李大师的同学,我们几个敬大家一杯!”,陈潮平带头说道。

    “李大师,咱们继续吧”,熊怀清拉着李长青说道。

    “稍等,送你四个字。”李长青转身对蒋汉文说道。

    “好呀,哪四个字?。”,蒋汉文非常高兴。

    “逢林莫入!”

    说完,李长青在陈潮平等的陪同下离开。

    阳春白雪厅内,酒桌重新恢复正常。

    “刚才有个人好像是以前的教育局局长,现在的常务顾县长顾存明吧!”

    “那个穿着西服看起来笑容可掬的,是金珠药业的老总黎善玉,听说他现在重新夺回谷阳县首富的宝座。”

    “带头敬酒的是咱们谷阳县的县委书记陈潮平,站在他旁边的是县长熊怀清,县里的三巨头都来啦,李大师实在太厉害了!”

    酒桌突然安静下来,陷入短暂的沉默。

    恰同学少年,风华正茂,

    如今才明白,李长青已经脱离他们的层次,跟他们不在同一水平线上。

    高山流水厅,李长青吃完跟陈潮平、熊怀清、顾存明、黎善玉闲聊,解答他们的疑问。

    每每都能妙语连珠,陈潮平等赞不绝口,听着大为过瘾。

    陈潮平、熊怀清、顾存明、黎善玉下午都有议程,到一点左右各自分道扬镳。

    李长青比较闲,慢悠悠地开回李家坳。

    诸子百家,圣人院文武堂。

    剑室里陈列着精通剑法先贤的心得,如李太白、辛弃疾、王阳明等都在其中。

    李长青在文武堂练习射箭的闲时,偶尔会到剑室里查看先贤的剑法心得。

    在所有先贤的剑法里,李太白的青莲剑歌最符合李长青的心性。

    小木屋前,李长青一招一式地演练《青莲剑歌》。

    每一招,都配有一句诗。

    蒋汉文跟同学们在碧桂园吃完饭,又到维也纳ktv唱歌。

    维也纳kvt就在朗桥旁边的沿河路入口,顺着沿河路往前走一千五百米就是蒋汉文的家。

    蒋汉文在维也纳唱歌玩游戏喝了不少酒,跟同学们辞别后,打算走路回家。

    吹着晚风,走在河边的岸上,路灯昏暗。

    中间有两三百米的距离,有几棵高大的柳树,遮天蔽日,就算在白天也能将阳光完全挡住。

    蒋汉文小的时候,就经常跟着大人到树下乘凉,但现在基本每家每户都有空调,就没有人来,不巧的是这里的几盏路灯恰好坏了。

    柳树下,阴森森的,就像猛兽张开的嘴。

    “逢林莫入!”,蒋汉文突然想起李长青临走时对他说的四个字,酒意清醒很多。

    “记得这里以前好像叫柳树林!”

    “但再走几百米就到家了,难道说都到家门口还回去租个宾馆?”

    “再说这个路灯都坏好几天,平时都没有事,难道就今天会有事?”

    “就算有事,在家门口也不怕他!”

    蒋汉文记得李长青的警告,内心挣扎一番,最终选择走入小树林。

    在柳树靠近河边的一侧,两位脸色惨白的少年蹲在树根下抽烟。山野杂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