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九章 你确定你能行?
    金水河,月亮坡。

    刘旭阳将车停靠在路旁,按照李长青的吩咐拨打急救电话,说明情况后留下自己的姓名、电话号码。

    “如果救护车去沿河路后,什么情况都没有,自己该不会被拘留吧?”

    挂掉电话后,刘旭阳的手悬在半空中不禁想着。

    “算啦,相信青子,去沿河路看下吧!”

    刘旭阳将车掉头,开往沿河路。

    谷阳县急救中心接到刘旭阳的电话,立即派出救护车。

    县医院跟沿河路在谷阳县的两个对角,有段距离,就算救护车鸣笛一路畅通无阻也要十五分钟的时间。

    沿河路,柳树林。

    刘旭阳几乎与救护车同时到达。

    蒋汉文倒在地上,身下有一大片污血,手指无力地耷拉在手机上,两眼翻白奄奄一息。

    “嘀嘟、嘀嘟、嘀嘟、……”

    在蒋汉文以为一切都要结束的时候,听到救护车的声音,朦胧中看见几个白色的身影抬着担架从救护车上走下来。

    救护人员给蒋汉文做简单的处理后,将蒋汉文抬上救护车。

    “汉文!”

    刘旭阳看清担架上的人后,心中一惊。

    “青子刚才在问汉文家在哪?又让自己提前打急救电话,难道说他早料到啦?”

    “汉文看上去伤得很严重,得给青子打个电话!”

    刘旭阳再次拨打李长青的电话时,李长青的手机已经关机,只打通李大海的手机。

    “喂,叔叔,我是旭阳,麻烦帮忙告诉青子,就说汉文伤得很严重!”

    “好,我立即上山!”

    李大海不知道具体发生什么事,但肯定非常紧急,飞奔到山上喊李长青。

    “哎,终究要出手的!”,李长青听后呢喃道。

    从李家坳到岭下乡的水泥路都已经修好,路上又没有车,李长青开着卡宴如同在秋名山上漂移。

    而刘旭阳给李大海打完电话后,看着救护车飞驰在回去的路上。

    到南大街,本来一条两车道的单行大马路,在晚上很少出现堵车的现象,除非出现车祸,但很不巧,小概率的事情居然真的发生。

    生命危在旦夕,救护车司机当机立断,横穿一条行人比较多的小道,本来只需要花费十五分钟时间的路程,却用二十分钟才回到医院。

    “丁零零”,正在忙着巡视手术的周荪接到急诊电话。

    到急救室后,周荪翻看蒋汉文的通讯录,给他的家人打电话。

    “情况很严重,刀伤脾脏破裂大出血,最好立即摘除!”

    与此同时,肝胆外科徐同磊检查蒋汉文的伤势后,对正在联系蒋汉文家属的周荪道。

    “病人的家属马上来,但不同意摘除脾脏!”,周荪满脸无奈地说道。

    “腹腔一直在出血,不立即手术可能会有生命危险!难道一个脾脏会比生命更重要?”

    徐同磊神情严肃,铁着脸说道。

    “你说得很有道理,但总不能不考虑病人家属的意见吧!到时候人救活了,人家不领情,反而闹事怎么办?谁负责?你还是我?”

    无论哪个决定都很艰难,周荪苦着脸对徐同磊说道。

    “难道就这么看着病人死在我们面前吗?”,徐同磊心急如焚。

    “这样吧,先准备血液过滤回收装置,同时给病人输血,通知麻醉值班医生王平待命,等病人家属来了,咱们再劝劝他们!”

    周荪在急症值班十几年,经验丰富。

    “只能这样了!”,徐同磊垂头丧气地道。

    “医生,汉文现在怎么样?”

    蒋汉文的父母、哥哥、姐姐、叔叔、伯伯等一大家子都挤在急症室的门口,关切地问道。

    “病人的脾脏破裂,又耽误这么久,生命垂垂可危,必须马上手术!”,周荪道。

    “听说脾脏切除后,人的身体免疫下降,后半辈子会经常生病,还有没有其他的办法?”,蒋汉文的哥哥皱着眉头说道。

    “要不尝试一下,脾脏部分切除?”,徐同磊思考道。

    “脾脏部分切除的难度很大,在整个温安市都没有先例,虽然很冒险,但如果你们一定要保留脾脏的话,在风险书上签个字就行!”

    周荪当然知道脾脏部分切除手术,但其实不建议这么做。

    “脾脏部分切除对身体也有影响吧,难道就没有更好的办法吗?”

    蒋汉文的哥哥在他们家应该比较有话语权,俨然成为发言人。

    “实话跟你说,的确有影响,会出现你说的状况,但总比命没有了好吧?我在急症室当班十几年,就没遇到过你们这样的家属,拿病人的生病开玩笑!”

    周荪之前一直在心平气和地跟蒋汉文的家属讲话,此时忍不住有些恼火。

    “网上不是说有脾脏修复手术吗?为什么不能做脾脏修复手术呢?那样对我弟弟的身体伤害最小吧?”

    蒋汉文的哥哥显然在来前查过资料,看到有脾脏修复手术才不同意切除的。

    “你以为在网上看点资料就行,可以不听医生的劝告,自己做主张?脾脏修复手术比脾脏部分切除手术难度更大,就算到省医院也没有几家医院能做,我们虽然尽量在维持,但按照你弟弟的状态最多能在坚持十分钟,不可能赶到省医院的,到时候出现意外不要后悔!”

    周荪软的不行,态度变得强硬起来。

    “要不就听医生的,做脾脏切除手术,虽然会落下病根,但总比没命好啊!”

    蒋汉文的姐姐泪眼婆娑,听到周荪的话后内心动摇了。

    “我能做!”,李长青在刘旭阳的陪同下赶到急症室的门口,出声道。

    蒋汉文的家属、周荪、徐同磊瞬间都将目光转向声音传来的方向,见到李长青都大为惊讶!

    “李家坳的李大师!”

    “李大师,您跟汉文是同学吧,汉文经常提到您,请您一定要救救他!”

    蒋汉文的父母扑上来,一把鼻滴一把泪。

    “尽量!”

    “你好,我是李长青!这是我的行医资格证,要不让我来试试?”

    李长青安抚蒋汉文的父母,淡然对周荪说道。

    “脾脏修复手术的难度极大,你确定你能行?”山野杂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