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章 神乎其技!
    “事在人为!”,李长青。

    “按理说虽然你有行医资格证,但没有在咱们谷阳县卫生局注册,就不能在县医院做手术,现在情况比较特殊,如果你愿意承担风险,且病人的家属同意的话可以尝试!”

    周荪自然认识李长青,亦曾听闻李长青的医术,可人命关天责任重大,破例允许让李长青实施手术,但必须先把话讲清楚。

    “你们怎么看?”,李长青对蒋汉文的家属说道。

    “李大师,我们当然相信您,即便有什么意外,也不会怪您的!”

    人的名,树的影,蒋汉文的哥哥对李长青非常信任。

    “嗯!准备手术!”,李长青对周荪说道。

    “都已经准备好啦!”,周荪。

    急救室里,李长青穿上脱下许久的白大褂。

    切皮。

    开腹。

    探查。

    此时,手术间里只有手术器械轻碰的声音,麻醉机记录病人心率的声音,血液回收仪低频工作的声音。

    李长青快速而准确地结扎脾门动静脉,阻断血供,清除掉一大块一大块的血凝块,露出仍在出血的脾分支静脉,查明脾脏裂口的方向及深度,用可吸收缝线做褥式缝合缝,在伤口敷上止血剂。

    整个手术从开始到结束只用二十三分钟,难度极大的脾脏修复手术完美成功!

    “竟然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完成得这么好,简直神乎其技啊!”

    周荪看到李长青熟练精准的动作,如同教科书式的操作,在内心惊呼呐喊。

    身为肝胆外科主治医师的徐同磊比周荪更清楚脾脏修复手术的难度,在手术过程中任何偏差都有可能导致大出血,尤其是蒋汉文存在脾脏肿大变脆及暴露欠佳的情况,大大增加手术的难度,而李长青的每个操作如同艺术品般无可挑剔,让徐同磊看得几乎窒息!

    手术结束,周荪、徐同磊都用看怪物般的眼神呆呆地望着李长青,尚沉浸在李长青高绝的医术水平中不可自拔。

    “可以了,注意观察病人的血压、脉搏!”

    李长青处理好蒋汉文的伤口,对值班护士叮嘱道。

    “嗯嗯!”,值班护士满眼崇拜地盯着李长青点点头。

    在诸子百家里,尚未获得提升手术水平的医家传承。

    但李长青对人体结构的认识比之前更深,在泥宫丸里开辟学海,精神意识极其强大,又修炼《太上黄庭内景玉经》,对身体的控制能力比常人强很多,且肝胆外科属于李长青在大学研究七年的领域,本身积累深厚。

    李长青厚积薄发能将脾脏修复手术完美完成,也在自己的意料之中,神色淡然对周荪、徐同磊说道:“病人的家属还在外面等,先出去吧!”

    “好的!”

    周荪、徐同磊见李长青完美完成一台高强度高难度的手术,不仅额头上没有一滴汗珠,就连脸红心跳的情况都没有,都忍不住想道:“难道这就是大师风范?”

    手术室外,蒋汉文的家人焦急地等待着。

    当看到手术室的灯熄灭的时候,一群人心都悬到嗓子眼。

    手术室的门被打开,李长青、周荪、徐同磊的身影出现在门口。

    “李大师,汉文的手术怎么样?”,蒋汉文的哥哥焦急地问道。

    “汉文的情况基本稳定,但仍需要留院观察!”,李长青。

    “谢谢李大师,保住我们家汉文的脾脏,让他下半辈子能过正常人的生活!”

    蒋汉文的父母激动得泪流满面,哭泣着向李长青致谢。

    “你们也需要感谢周医生、徐医生,没有他们控制汉文的伤势,汉文恐怕等不到我过来!”

    李长青指着周荪、徐同磊对蒋汉文的家人说道。

    “是是,之前是我们不太对,在这里向你们道歉!”,蒋汉文的哥哥郑重地向周荪、徐同磊表示自己的错误。

    “我们也有兄弟姐妹,可以理解你们的心情,不能怪你们,要怪只能怪我们的医术水平不够,今天如果没有李大师,就保不住病人的脾脏,但请你们放心,我们会努力提高咱们谷阳县的医疗水平,更好的为大家服务!”

    周荪摆摆手,真诚地说道。

    “嗯,今天李大师用自己的行动给我们上了一课!”,徐同磊很敬佩地说道。

    “后续的事情就交给你们啦!”

    李长青对周荪、徐同磊说完,转身潇洒离去。

    挥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

    “李大师、李大师……”

    众人尚在错愕中,李长青就已经走远,等回过神想追上去感谢李长青的时候,却追不上了。

    从黑夜悄无声息地中来,亦悄无声息地消失在黑夜中。

    李长青刚刚离开,一辆警车停在医院的门口。

    “你们好,我们是谷阳县公安局的刑警,正在调查蒋汉文受伤的案件,周医生,请问蒋汉文的伤情是怎么样的?”

    一位穿着警服满脸胡茬的中年民警向周荪问道,身旁的青年警察则用本子在记着什么。

    “从伤口来看,应该是刀伤,总共有五处,四处在肚子,一处在背上,凶器比较短,真正致命的只有脾脏上的一刀,其他四刀都只伤到皮肉!王队长,目前就这些情况!”

    周荪跟中年警察认识,很熟络地介绍道。

    “好,请问是谁打的急救电话?”,王队长转向蒋汉文的家属、以及刘旭阳问道。

    “我!”,李长青走得太急,刘旭阳没来及跟上去,面对警察的询问只好举手道。

    “什么时间打的急救电话?”,王队长继续问道。

    “晚上七点一十五分!”,电话都有记录,刘旭阳不敢撒谎如实说道。

    “七点一十五分?我们调看维也纳ktv的监控摄像头,蒋汉文七点二十分才从维也纳ktv出来,而救护车在七点半就赶到事发现场,也就是说在你打急救电话的时候,凶案根本还没有发生!你怎么会知道在七点二十五分后,蒋汉文会在沿河路柳树林附近出事?”

    王队长脸色一变,厉声对刘旭阳说道。

    “当时我们一群同学在维也纳ktv唱歌,我有点事先走,走到半路上灵机一动,算到汉文可能有危险,就拨打急救电话!”

    刘旭阳知道李长青怕麻烦,且不喜欢俗事,硬着头皮胡说道。山野杂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