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三章 三痴
    小树林如同往日,普通安静。

    孟云城到小木屋多次,依旧记不清小树林里的路。

    中年人突然停下脚步,面露难色额头上有一层细密的汗珠。

    “三叔,怎么啦?”,孟云城见状问道。

    “若是普通的九宫八卦阵空有其形不得其神的话,我到自信能走出去,但现在整座树林的气机完全与九宫八卦阵融为一体,方位随着时间一直在变化,如果没有布阵者带路,估计我们得困在树林里!”

    中年人显然低估九宫八卦阵,脸上有些挫败。

    “没事,等下欢欢喜喜回来带我们出去的!”

    孟云城长舒一口气,很淡定地说道。

    “欢欢喜喜?李大师的徒弟么?”,中年人听着困惑地问道。

    “李大师养的两只黄鼠狼!”,孟云城摇摇头,嘴角挂着微笑。

    “养的宠物竟然能在九宫八卦阵里自由穿行,难道说自己还不如他养的宠物?”

    中年人心中汗颜,心里在想李长青究竟是何等程度的人?

    “唧唧!”

    一灰一白两只身高三四十厘米的黄鼠狼瞪着闪亮的眼睛望着孟云城以及中年人,看上去非常有灵性。

    “来啦,跟着它们就行!”,

    孟云城早已经料到,轻车熟路地跟着欢欢喜喜。

    “不简单啊!”

    中年人挪一下鼻梁上厚重的眼镜,死死盯着欢欢喜喜,脑海中产生个大胆的想法。

    两人跟着欢欢喜喜时而漫步水面,时而穿行在荆棘中,而实际踩在小路上。

    当两人眼前豁然开朗的时候,见到一座简陋的小木屋。

    屋外种着翠竹、幽兰、山茶,环境清雅。

    竹林下一张案桌前,有位年轻人手握持一支朱红色的毛笔,神情专注地在一张白纸上写字。

    中年人见到李长青的身影当场愣住,虽然他从听孟云城处得知李长青不仅读书如有神,而且医术精湛、深究数学、琴棋书画样样高绝,甚至对风水玄学亦造诣非凡,年纪却与他相仿,但当他真正领略到九宫八卦阵的厉害后,仍然很难将如此旷世奇让与眼前的年轻人联系在一起,因为他太年轻,年轻得不像话!

    仔细打量一番后,中年人有些错愕,他身为亚圣孟子的第三十四代孙,从小就耳闻目染浩然正气的传闻,但从来只在书里见过,他甚至认为浩然正气根本就不存在,出属于前人虚构,后来索性缠着长辈在诚都市西南门外的青阳观当道士。

    当他听闻李长青晨钟暮鼓般读书声、棋琴书画样样精湛,不太相信,耳听为虚眼见为实,就想来见识一番,先震惊于李长青的年轻,等清醒后却从李长青身上察觉不到半点书卷气息!

    “这才正常嘛,如此年轻能拥有一手好字就很不容易,又怎么可能有浩然正呢!不过就算有浩然正气,单凭刚才的九宫八卦阵也可以堪称阵法大家,可以好好交流一下心得,不虚此行、不虚此行!”

    中年人想着粲然一笑,胸中释怀。

    “李校长,好雅兴!”,孟云城等李长青写完后微笑说着。

    “呵呵,孟老师回来的很早嘛!”

    李长青自然瞧见一身道袍打扮怪异的中年人,向他点头致意,然后对孟云城说道。

    “我三叔,孟鸿儒,人送外号‘三痴道长’,痴迷于书法、绘画、围棋,非要来挑战你!”

    孟云城在家欣赏李长青送他的一幅字,孟鸿儒看见后惊为天人,缠着他讲有关李长青的故事,想来验证李长青是否如所说的那么厉害,捂着额头无奈地做介绍。

    “大侄子,别瞎说!诚都市青阳观玄微,孟鸿儒是以前的俗家名字,看到李大师给云城的字,对李大师的书法非常喜欢,就寻思着来交流一下!”

    孟鸿儒尴尬一笑,朝孟云城使眼色,低调得说道。

    “三叔,在家里可不是这样说的!正好李大师在练字,你要不也露上一手,威慑一下李大师?”

    孟云城似乎没有看见,继续讲道。

    “请李大师斧正!”,孟鸿儒出生书香世家,本来就很擅长书法、绘画、围棋,当道士后空余时间很多,技艺更加炉火纯青,他见识过李长青潇洒飘逸颜精柳骨的字体,自问不一定能自己的书法虽然不及李长青,但也相差无几,就拿着笔在白色的宣纸上写下‘道法自然’!

    李长青颇为意外,孟鸿儒的字比温安市书法协会主席孙应忠的字都好上一筹不止,四个字仿若神来之笔一蹴而就,一股自然清新的感觉迎面扑来。

    “李大师,觉得怎么样?”

    孟鸿儒握着李长青的毛笔,有种得心应手的感觉,写出来他一生最好字,前面被李长青的九宫八卦阵大乱阵脚,突然间心里有底,就算阵法造诣不如李长青,在书法也能胜过他,故意漫不经心地问道。

    “不错!”,李长青赞道。

    “三叔,你的字什么时候能达到这水平?”

    在孟云城的印象里,孟鸿儒的书法精妙,但绝对距离李长青有段距离的。

    “水到渠成而已,李大师,请?”

    孟鸿儒丝毫不意外,因为就连他自己都忍不住赞赏自己的字,对李长青做出请的姿势。

    “好!”

    李长青重新握住点朱笔,眉心泥宫丸的浩然正气凝聚于笔尖,同样在纸上写下四个字。

    “山河壮丽!”

    “透过纸上似乎就能够看到高山耸立,长河奔腾,名不虚传,算我们打平如何?”

    自古文无第一,在孟鸿儒见过的人中,李长青的字可以排在前三,但他不认为自己的字比李长青差。

    “嗯!”,李长青笑着应答道。

    “哈哈,书法咱们分不出高下,你这里有围棋吗?要不来下一盘?”

    孟鸿儒‘三痴’道长的外号不是白叫的,从来的路上就一直没人陪他下棋,有些手痒。

    “有的!”,李长青当初在儒家圣人院九宫学馆的天元棋室同围棋国手范西屏对弈,范西屏让九子,李长青赢来一副白玉棋盘,除偶尔同孟云城下一两盘外就没有用过。

    此时,一阵山风吹来,竹叶婆娑,席卷起地上的落叶山野杂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