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六章 庙祝
    珍珑棋局!

    传说中的珍珑棋局!

    “三叔,有什么问题么?嗯……?”

    孟云城见孟鸿儒脸色有异样,重新审视局势才发现不对劲!

    李长青将自己的最后一口气堵死,看似横刀自刎的下法实际上早已经在外围留有后手,与中间新出的空白区域里应外合,将黑棋包夹。

    “三十步内必输无疑!”,孟鸿儒在脑海中迅速推演分析,都只有一个结果,干脆将手中的棋子放下,大笑着对李长青拱手说道:“哈哈,李大师居然懂得失传已久的珍珑棋局,能够输在珍珑棋局上,不冤枉!”。

    ‘“呵呵,侥幸,若再来一盘胜负很难说!”

    李长青用出在跟范西屏下棋的时候学会的珍珑棋局,先示敌以弱再诱敌深入,最后杀个回马枪置之死地而后生!

    孟鸿儒的棋力深厚,李长青赢在出其不意。

    “能跟棋圣聂卫平五五开的人,竟然在一百手内就输得很彻底!”

    孟云城虽然经常拿孟鸿儒五五开的外号开玩笑,但他比任何人都清楚三叔的围棋水准,不敢说国际一流,在华夏肯定出于顶尖的行列。

    那么李长青的围棋水平又是何等的境界?孟云城情不自禁地想着。

    “李大师,我一生痴迷于书法、围棋、国画,如今书法、围棋都输啦,仅剩下画画,咱们再斗一局?”

    孟鸿儒三痴的外号不仅在于他喜欢书法、围棋、国画,而且他在书法、围棋、国画领域的造诣都到炉火纯青的地步,却在李长青面前惨遭两连败,心中有些不甘。

    “时候不早,你们一路奔波劳累,应该还没吃晚饭,这里有新鲜的野味,不嫌弃的话在山上凑合一顿,咱们改天再比?”

    李长青很理解孟鸿儒急于求胜的心情,无论谁引以为傲的本事受到重大挫折都会产生类似于赌徒的心理,往往这种心理反而会影响发挥,更加难赢,况且李长青对自己国画水平很自信,他赢的概率很大,但他又不能故意放水,否则就是对孟鸿儒的不尊重,而且的确到吃饭的时间,就岔开话题。

    “也行,李大师的书法、围棋无双,很好奇厨艺怎么样?”

    孟鸿儒刚才全身心地跟李长青在比试到不觉得什么,一停下来饥饿感就如潮水般汹涌来袭。

    “勉勉强强!”,李长青说完从储存杂物的小木屋里提出一个箩筐,箩筐里有木屑、废纸,专门用来引火。

    “咱们分工合作,我来生火,你去处理兔子!”

    孟鸿儒性格爽朗,一点都不矫情,主动接过箩筐对李长青说道。

    “嗯!”,李长青。

    孟鸿儒把干柴架好,随便伸手往箩筐里一抓,抓到一张被揉得皱巴巴的废纸。

    “咦?似乎是一副画!”

    孟鸿儒从废纸上看到山、树木,情不自禁地将废纸在桌子上展开铺平。

    “《云栖竹树茂幽兰满山图》?”,孟鸿儒当先看到画上的标题,李长青特有的书法看着就很舒服,目光往下。

    白云悠悠,青山隐隐。

    山峰如一把犀利的剑,剑锋刺向云霄,树木则如站岗的卫士,百折不挠任尔东西南北风!

    在山间又萦绕着朦朦胧胧的雾气,恰给阳刚的大山带来几分温柔。

    而山脚下的小木屋,以整座山作为背景,小木屋外种着翠竹、兰花,整幅画既能让人感受到山的壮丽,云的飘逸,树的坚强,翠竹的风骨,兰花的高洁,又能让人不由自主的联想住在山野里小木屋的主人,在脑海中浮现淡薄宁静志趣优雅的隐世高人形象!

    从绘画技法、到场景布局,都堪称国画典范!

    孟鸿儒看后惊为天人,他可以肯定一旦《云栖竹树茂幽兰满山图》流传到市场上,绝对可以卖出一个令人难以想象的价格,而就是这么一副画几乎完美的画作居然和一堆木屑放在一起用来引火!

    “李大师,你简直暴殄天物啊!一副必定流传千古的画作,拿来引火!”

    孟鸿儒爱好绘画,更喜欢好画,甚至甘愿为一幅画付出一切,带着恋人般的温柔抚摸《云栖竹树茂幽兰满山图》,愤愤不平地对李长青说道。

    “平时练习的草稿,画完留着做什么呢?”

    对李长青而言,《云栖竹树茂幽兰满山图》就是一张用过的旧纸,不能再在上面画画,当然没有留着的价值!

    “有什么条件,能把这幅画转手给我呢?”

    孟鸿儒嘴角抽搐,觉得李长青说得很有道理,一时无法反驳,就紧紧地抱着《云栖竹树茂幽兰满山图》,满怀期许的对李长青说道。

    他之所以说什么条件,而没问多少钱,因为在他心里这幅画已经不能用金钱来衡量,而且李长青把《云栖竹树茂幽兰满山图》当柴烧的人,应该也不在乎钱吧……

    “李家坳要新建一座庙,还缺个庙祝,你愿意么?”

    李长青不在乎《云栖竹树茂幽兰满山图》,但也不会随意让自己的画作外流,突然想起来李建国来找他说要修建一座三清观,正好缺个庙祝,而且他在孟鸿儒身上感受到类似于自己修炼《太上黄庭内景玉经》后产生的真气波动,将来他始终有走出李家坳的一天,到时候李家坳有什么事,孟鸿儒也能庇护一二。

    “到李家坳当庙祝就把《云栖竹树茂幽兰满山图》送给我?”

    孟鸿儒出身青阳观,而且辈分很高,多年来收集不少好东西,都做好割肉的打算,没想到李长青只是提出让他到李家坳当庙祝。

    “嗯!”,李长青点点头。

    “当然愿意!”,孟鸿儒不假思索地就答应道,接着神情扭捏地说道:“那个,以后能不能让我来帮你到垃圾……”

    “三叔……”,堂堂西南第一观玄字辈的高人,居然为一副甘愿到深山一座尚未修建好的庙里当庙祝,孟云城觉得只有他三叔能做出这种事吧!

    “现在还没开始选址呢,早得很,你有很多时间做准备,现在才是吃饭要紧!”

    李长青明白孟鸿儒真要来李家坳当庙祝也没那么简单。山野杂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