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四章 踏歌而来
    虬蛇未至,令人作呕的腥风就已经扑面而来。

    陆谦手中暖黄色的阳符呈现出乳白色,隐隐有破裂的痕迹,几乎到达极限状态,但他们距离古墓的出口仍然有很长一段距离,以虬蛇闪电般的速度,他们绝无逃脱的可能。

    只待几个呼吸的时间,虬蛇就如海啸般汹涌而至。

    陈雅茹、谢满山、何光耀等对于死亡的恐惧无限放大,瞳孔扩散就像在等待一个必然会降临的节日,挣扎完全失去意义。

    在他们以为必死的时候,突然听到一阵朗朗的读书声。

    “天地有正气,杂然赋流形。”

    “下则为河岳,上则为日星。”

    “于人曰浩然,沛乎塞苍冥。”

    ……

    李长青朗诵着文天祥的《正气歌》踏步而来,身上的书卷气息浓郁到极致,神情刚毅果敢露出一股铁骨铮铮的凛然正气。

    癫狂的蛇群听到读书声后骤然停下来,吞吐着蛇信子畏缩不前,犹如遇到天敌一般。

    “李大师!”

    陈雅茹、何光耀、谢满山等见癫狂的蛇群竟然停止进攻,转身望见李长青修身的身影,顿时喜出望外,就像溺水的人抓住一根救命稻草。

    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陆谦看着李长青一怔,心中翻起惊涛骇浪,“浩然正气!”。

    他只听何光耀称李长青乃国学大师,但现在各种大师横行,大多数都为欺世盗名的骗子,就没太放在心上,哪知李长青一身浩然正气凝练全身由里而外,读几句诗就化解蛇群的危机。

    “李大师小心,这些虬蛇怪异得很,似乎受到某神秘种力量的操纵!”

    何光耀见李长青风轻云淡地从众人身前掠过,朝着虬蛇群走去,有些担忧地提醒道。

    “呜呜……”

    忽而,从古墓中心传来的哭泣声愈来愈响。

    本来被李长青读书声镇压的蛇群受到鼓舞,重新变得狂躁,吞吐着蛇信子蠢蠢欲动。

    陈雅茹、谢满山、何光耀等再次将心提到嗓子眼,莫非难逃一死么?

    “在齐太史简,在晋董狐笔。”

    “在秦张良椎,在汉苏武节。”

    “为严将军头,为嵇侍中血。”

    “为张睢阳齿,为颜常山舌。”

    ……

    李长青视若无睹,自顾地读着《正气歌》,排比句叠在一起,一气呵成,俨然大河奔流,滔滔东去势不可挡。

    浩然正气乃一切阴邪的克星,好似阳光融化冰雪,大风驱散雾霾。

    蛇群即便受到蛇母的鼓动,非但不敢向前攻击李长青,反而如潮水倒灌朝着反方向四散开来,古墓中心蛇母的鸣叫也不知为何戛然而止。

    李长青携着浩然正气踏歌而行,一往无前。

    普通虬蛇的灵智不高,失去蛇母的操控如无头苍蝇般在墓内乱窜,很容易触发墓内的机关,导致虬蛇大面积死亡。

    “陆大师面对虬蛇都束手无策,只能坐以待毙,他读着书就让虬蛇掉头鼠窜?”

    陈雅茹痴痴地望着李长青,难以相信眼前的情景。

    “师叔的阳符都对付不了虬蛇,而李大师只是如平常在村子里读书一样,就将虬蛇驱逐?”

    何光耀觉得自己在最大化的预估李长青的实力,所以在陆谦面前对李长青推崇备至,但他发现平庸限制了自己的想象力。

    “不科学啊,文天祥的《正气歌》怎么会有这种效果?”

    谢满山从事考古研究,古文功底自然不会差,文天祥的《正气歌》他也会背,可为什么在李长青嘴里就不一样呢?

    几名学生亦瞪大着眼,在内心直乎,“不科学啊!”。

    陆谦神色复杂,他一直都认为人的精力有限,而无论风水、阵法都博大精深,凭李长青的年纪又能有多深的研究?

    可就在今天上午李长青先他寻到古墓的入口,现在又在他竭尽全力仍无法摆脱葬身蛇腹的时候,席卷着排山倒海般的浩然正气踏歌而来,而他视若猛虎的虬蛇在李长青面前犹如老鼠见到猫!

    且不论李长青在风水、阵法上的造诣,单单李长青的一身浩然正气就值得他侧目,何况李长青在紧要关头救他一命。

    “多谢李、李……大师出手相助,他日有用得着的地方尽管开口!”

    陆谦年到古稀,在温安风水界地位尊崇,开口称呼一位年纪与自己孙子相仿的年轻人为大师,一时拉不下脸面,但想到李长青刚才吟诗驱蛇的场景就释然了。

    “对不起,要不是我不听您的劝阻一意孤行,也不会让大家都差点死在这里!”

    生死间有大恐怖,陈雅茹在鬼门关走一回也认识到自己的错误,哭泣着向李长青道歉。

    “虽然蛇群散开,但古墓里任然很危险,劳烦陆大师带着大家尽快离开!”

    虽然陆谦之前对李长青态度不衅,但现在态度温和,李长青自然不会跟一位老者计较,礼貌地对陆谦说道。

    “那您呢?不跟我们一起走么?”

    陈雅茹听出李长青话外的意思,擦干泪痕问道。

    “嗯,有些事情要办,如果我在墓中见到与你爷爷有关的线索,再告诉你!”

    李长青点点头,他很清楚自己的读书声能驱散普通虬蛇,但绝对不可能让蛇母停止鸣叫,必然有其他事情发生,说不定与失踪的秦大爷有关,便想到墓中心一探究竟,彻底解决东风茶场的蛇患,有孟鸿儒陪着他安全也有几分保证,寻找陈雅茹爷爷当年的线索只是附带的事。

    “嗯嗯!”,陈雅茹想起在下目前,她对李长青的语气不善,可李长青不但就她,甚至愿意深入古墓帮她寻找爷爷失踪的线索,感激得热泪盈眶连连点头。

    孟鸿儒对陈雅茹、谢满山、陆谦、何光耀等不屑一顾,等他们离开后,非常感慨得说道:“李大师的浩然正气威慑群蛇,我根本就没帮上什么忙,身为孟家子孙却是第一次在外人身上见识到浩然正气的威力,真是惭愧啊!”

    “呵呵,真正的大家伙还在里面呢!”,李长青淡淡一笑。

    “确实!”,孟鸿儒回道。山野杂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