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四章 八十八字遗书
    全场都在屏气凝神静静地听着李长青的读书声,好似虔诚的佛教徒在聆听上师的教导。

    灯红酒绿的都市生活如同靡靡魔音,让很多人失去自我,记不得当初为何出发,似行尸走肉般活在人世间,自己都不明白自己在做什么。

    而‘立德立言,无问西东’的言论在学生们心中埋下一颗种子,等将来他们踏入社会,面临两难考验的时候,就会冒出一棵小树苗来。

    相对于涉世未深的学生,已经有社会经验的老师对李长青的话体验更深,他们很多人在最初投身教育事业、科学研究都只抱着最单纯的愿望,希望能为国家培养人才、在技术上取得突破,在各种浪潮的冲击下慢慢得变得官僚,初心已忘,成为自己以前所厌恶的人。

    李长青的一番话拨开层层云雾直指本心,让他们在蓦然间开悟。

    也许一两天后,他们将再次淹没在现实里,但此刻他们心明性见。

    话语落余音绕梁,排山倒海般的掌声一浪高于一浪。

    李长青在掌声中转身离去,启动卡宴打算直接回到李家坳。

    刚开到学校的门口,天空就开始飘着毛毛细雨,在一两分钟内就演变成瓢泼大雨。

    “学生们该淋湿了吧!”

    李长青才转几条街道在十字路等红绿灯,按下雨刷望着窗外的暴雨想着。

    红灯转绿,李长青向左转,驶入福虹路,向前大约五百米,有位穿着病人服饰的七八岁小女孩摇摇晃晃地站在马路旁淋雨,头发只到脸颊长,都贴在上面。

    来来往往的车辆很多,不仅没有人停下来,甚至有的车辆将污水溅到小女孩的身上。

    “哎!”

    李长青叹一声,将车平缓地停下。

    世界上有太多的‘聪明人’,跟自己无关,对自己没有利益的事情就会视而不见,那么就让自己笨一点吧!

    “小姑娘,下大雨怎么从医院跑出来了呢?你妈妈呢?”

    李长青冒雨跑到后备箱里拿出把黑色雨伞,撑开走到小女孩面前问道。

    “妈妈离开家里到外面去了!”

    小女孩脸色惨白,冻得瑟瑟发抖,瞥眼李长青无力地回答道。

    “你爸爸呢?”

    李长青脱下外套,给小女孩披上,继续问着。

    小女孩陷入沉默,面部如死一样的灰暗,咬着自己的小嘴唇一言不发,一双漂亮的大眼睛蓄满了泪水。

    “外面冷,先到叔叔的车上好吗?”

    李长青从小女孩的脸色上可以看出来,应该患有某种很严重的疾病,再淋下去可能会支撑不住,就很温和地对小女孩说道。

    但小女孩依旧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就像一座雕塑,眼里一片死寂。

    最后李长青只好打开车门,将小女孩牵到车上,好在小女孩并未拒绝。

    “你家在哪里?我送你回家!”

    李长青将车上的空调打开,把车开到个安全的位置停好,向小女孩问道。

    小女孩就像没听到一样,丝毫不理会李长青。

    李长青无奈,只好打开广播放首歌给小女孩听着,然后打电话报警让警察把小女孩送回家。

    在李长青正在打电话的时候,交通广播的音乐突然停了。

    “各位亲爱的听众,插播一则寻人启事,刚才收到一位市民的求助电话,他女儿患有白血病,目前正在市人民医院住院治疗,就在今天中午,他女儿吃完午饭后在病房睡下,他回家拿东西,当他回来的时候,在床上只发现一封八十八字的遗书!”

    “遗书的内容为:爸爸,我今天看到你偷偷掉眼泪,我心里很难过,我知道家里给我治病已经花了很多钱了,也没钱了,妈妈也走了,这都是因为我,如果我走了,妈妈就回来了,你们就可以像以前一样开开心心的了,我不想治了,我们回家好吗?”

    “小女孩叫张佳叶,娃娃脸,留着短发,穿着住院服,身高一米三左右,有看线索的市民可以拨打张先生的电话:158xxxxxxxx,或者直接联系节目组,谢谢,请大家继续欣赏音乐!”

    主持人说完,广播继续播放着音乐。

    “张佳叶!”

    李长青静静地听着,朝坐在副驾驶位置的小女孩喊一声。

    小女孩本能地抬起头,随后又低下来,望着自己的脚尖。

    “我送你去人民医院吧,你爸爸在等你呢!”,李长青语重心长地说道。

    “不去!”

    张佳叶很倔强地说道,伸出手去开车门,但车门已经锁住了,打不开。

    “为什么呢?”

    “为了给我治病,我爸爸已经欠了很多钱了,妈妈也是因为家里欠了太多的钱才走的!只有我走了,妈妈才能回来……”

    张佳叶说着两眼红肿,泪水如珍珠般滴落。

    白血病是有异常白细胞丧失了分化能力,充满于骨髓中,导致正常的红细胞、白细胞、血小板不能生成或受到严重抑制而生成的,在临床上一般采用化学治疗﹑放射治疗﹑靶向治疗、免疫治疗、干细胞移植等,不仅有较大的副作用而不彻底,治疗费用也非常昂贵,对于很多普通家庭来说都是致命性的打击。

    “你决定放弃治疗是为了让家庭重回幸福,可以让父亲不再痛苦,可以让母亲回来?”,李长青惊讶地问道。

    “嗯!我很爱我的爸爸妈妈,我希望他们幸福!所以求你,叔叔,一定不要送我去医院,让我自己下车就行!”

    张佳叶情绪很激动,生怕李长青将她送到医院。

    李长青觉得眼前的小孩很成熟,所没有病痛,张佳叶张佳叶会像往常一样无忧无虑的生活,活着还是死去这样沉重的话题,应该不是她该思考的问题。

    但当身体的病痛、生活的苦难一再来袭,八岁的张佳烨开始学会思考活着还是死去。

    这不是老师作业的命题,而是生活的负重和无奈,让这个孩子提前进入了成熟期。

    李长青又觉得张佳叶很单纯,如果没有她,那么她爸妈还会幸福么,那还是个完整的家么?山野杂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