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五章 破釜沉舟!
    董仲舒?

    李长青愕然,罢黜百家独尊儒术的董仲舒竟然在他面前自称末学!略微一想,大概因为他绑定诸子百家系统开启儒家职业直接拜孔圣为师,可谓圣人门徒!董仲舒虽然早他两千年,且以五行阴阳为框架兼采黄老学说开一派新儒,对华夏文明影响巨大,但按辈分来论,他圣人门徒的身份的确比董仲舒高出很多。

    “咱们平辈就可以了!”,不管在诸子百家系统里辈分如何,李长青可不会妄自托大,在董仲舒面前摆谱。

    “您乃圣人门徒,在下怎么敢以平辈论交呢?”,董仲舒毕恭毕敬地说道。

    “额,好吧,您随意!不知道我的新任务是什么呢?”

    既然董仲舒如此执着,李长青只好由他,转而询问些其他的事情。

    “李师,复圣有交代,我先带你去御园转转,再跟你说说新任务!”

    “御园?”

    “君子六艺礼、乐、御、射、书、数,李师已经精通射、书、数,、乐,而御园就是儒家弟子练习御的地方!”

    “骑马吗?”

    “我知道在李师所处的时代,骑马、驾车已经被淘汰了,在御园除了驾驶马车的技巧外,会有很多惊喜的!”

    董仲舒带着李长青从明德堂穿梭在九曲回廊,来到一堵白色高墙外,墙顶上挂着古朴的黑色琉璃瓦。

    李长青隔墙就听见斯斯马鸣,清脆的鸟叫声,甚至有喷泉般的声音。

    马叫声李长青尚能理解,毕竟在传统意义上,御就是骑马驾车的技巧,但鸟鸣声、喷泉声又是怎么回事?

    拉开御园朱红色的大门,一片辽阔的绿色草地印入眼帘,草地上有的马群在追逐奔跑,有的在埋头静静地吃着青草,在草地的尽头有一片巨大的湖泊,就像一块明晃晃的镜子,湖泊中时不时喷出数十丈高的水柱,湖泊的中央有一座山峰耸立,有十几只白鹤在空中飞翔。

    “这就是御园?”,李长青诧异地说道。

    “跟您想象中的不一样吧!御本质上指驾驭,骑马驾车只是其中最广为人知的一种,但凡能为我们代步的,都可以去驾驭他,就像在你们时代出现的汽车、飞机、火箭!“

    董仲舒似乎早就预料到李长青的反应,有条不紊地向李长青解释着。

    “理解,那喷水的,以及在山峰上翱翔的都是坐骑?”

    李长青明白董仲舒所传达的意思,诸子百家系统比他想象中的更现代化。

    “吁~”

    “李师,咱们去看看!”

    董仲舒吹下口哨,立即有两匹骏马奔驰而来。

    一匹雪白无暇,有如月光照射在雪地上般清冷,一匹红如烈火,恰似燃烧的火焰。

    “我试试……“

    在现代社会,普通人很难有骑马的机会,李长青对骑马的了解只停留在书面上,从来没有事件过。

    “照雪性情温和,而且和李师很有缘!“

    白如雪的照雪马靠近李长青,用鼻子嗅着李长青身上的味道,马头居然在李长青的肩膀上蹭一下,董仲舒看着笑道。

    李长青牵着马缰,翻身上马,调整好坐姿,双腿一夹马肚,照雪一跃而出,奔向草地尽头的湖泊,董仲舒骑着红色的赤练紧跟在李长青身后。

    到草原的尽头,李长青才看清湖泊中的黑影,原来是一头巨鲸,有一道蓝色的身影稳稳的站在巨鲸上摇着扇子!

    骑鲸?

    在那山峰上飞翔的却是几只白鹤,洁白的羽毛细长的大腿,时而传来几声清鸣,在白鹤背上坐着一位吹着横笛的玉人。

    “李师,以后您有时间就可以来御园学习驾驭的技巧了!”,董仲舒在李长青耳旁道。

    “之前对御的理解太狭隘了,的确是大开眼界!”

    李长青又想到自己曾经救过的那只老鹰,是否也能训练成坐骑呢?

    董仲舒只是给李长青简单的简绍一下御园,具体如何练习驾驭万物的技巧,得李长青在御园里自己学习。

    待两个人重新回到明德堂后,董仲舒才正色起来,拿出两本书递给李长青:“李师,已经精通四书六经,我亦有些自己的见解,请李师斧正!”

    “我可斧正不了什么,用品鉴才对!”,董仲舒乃一代儒宗,李长青可不敢说自己在儒学上的造诣已经超越他。

    退出诸子百家后,李长青手里已经多了两本书《天人三策》、《春秋繁露》。

    夜空乌云蔽月,下着朦朦胧胧的小雨。

    远处山风的呼啸声,近处雨水拍打竹叶、木板,风声雨声声声入耳,正是读书的大好时光。

    李长青先将《天人三策》、《春秋繁露》都迅速翻看一遍,对董仲舒的思想有个大概地了解。

    董仲舒以《公羊春秋》为依据,将周代以来的宗教天道观和阴阳、五行学说结合起来,吸收法家、道家、阴阳家思想,建立了一个新的思想体系,来阐述儒家六经。

    李长青站在现在的角度来看,里面的很多思想都已经不符合当今社会,但在当时董仲舒无疑开创了一派新儒。

    在不知不觉中,已经到了半夜,李长青合上书,进入了梦乡。

    周末。

    孟云城空余时间比较多,继续在山上种着花,李长亮在山上开着地,李长青在山岗上读着书,田广文则依旧在小树林外等候着。

    傍晚,孟云城、李长亮下山的时候,田广文还在那里。

    “孟老师,你看这个人每天就在树林外守着青哥,那个水木大学的系主任、数学研究所的所长是个很闲的职位么?”

    李长亮叼着一根狗尾巴草,扛着锄头询问孟云城。

    “按理来说应该是很忙的!”,孟云城比李长亮更清楚田广文两个职位的重要性,所以很纳闷田广文居然真的有耐心在小树林外苦候李长青。

    等到星期一,各项工作接踵而至!

    田广文的手机几乎被打爆了,很多事情都等着他去处理,难道就这样灰头灰脸的回去吗?

    不!

    田广文一下狠心,把自己的手机给关机了!

    破釜沉舟了!山野杂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