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七章 半似日兮半似月
    一节大课,有两小节,每节四十五分钟。

    李长青已经讲完一节,现在到了课间休息的时候。

    同学们对李长青课上讲的东西赞叹不已,从一个很神奇的领域来描绘数学的美,而且讲得很有理有据,让人信服。

    田广文、丁绍元研究数学一辈子,也才发现数学居然有这么一面!

    课间休息的时间很短,同学们基本都待在自己的位置上消化李长青所讲的内容,即便已经下课课堂都显得非常安静。

    “李老师,您刚才讲数学与周易的时候谈到阴阳学,现在也有很多摆摊算命的神棍,请问李老师能算到我今天早餐吃的什么吗?”

    蓦然,一位坐在最后一排穿着黑色卫衣的学生想到件很好奇的事,就大声地向李长青发问,在整个教室显得格外突兀,瞬间吸引了大部分人的目光。

    丁绍元则担忧李长青会误以为那位学生在骂他神棍,皱着眉回头看一眼,接着观察李长青的脸色,见李长青若无其事才稍稍放心。

    在座的学生们虽然不爽那位穿着黑色卫衣的男生打断了他们的思绪,却也都很期待李长青会如何回答。

    李长青对《易经》的理解,更多站在儒家的角度,从治国齐家修身养性的角度来理解。

    在阴阳家的职业中,李长青懂得风水堪舆、麻衣相法、五行大阵,也没有关于易经中易数的传承。

    换其他任何一个人,李长青都回答不出来,大概会故作高冷不屑于回答,但偏偏就提问的这位学生早上吃的什么,李长青还真知道,这不就是他早上开车路过学校门口时,看到好不容意排长队买到个烧饼最后还掉在地上的那位同学吗?

    “你叫什么名字?”

    李长青记得他把掉在地上的烧饼重新捡起来放在嘴里,可能现在绝大多数人都不会那么做,所以颇为感兴趣,未回答他的问题,反而要有兴致地问起那位学生的名字。

    “额,袁天赋……”,袁天赋也一愣,不是他在向李长青提问吗?

    “半似日兮半似月,曾经掉在泥土里!“

    李长青点点头,心中冒出股恶趣,用充满磁性的声音念着一句诗。

    “《烧饼歌》的前半句,李老师是说你吃的烧饼,后半句是说你的烧饼掉在泥土上了!”

    “天赋,李老师到底说对没有啊?”

    很多学生都玩过一款叫英雄杀的游戏,对里面刘伯温的台词非常熟悉,挨着袁天赋坐的几位学生立即向袁天赋确认。

    “难道说李老师当时看见自己了?不可能啊,整个温安学院两万多名学生,数学学院就有上千名学生,而自己只上过一节数学课,李老师在恰当的时间遇见当时的自己概率太低了,应该不可能!难道真是算出来的?“

    李长青刚念完,袁天赋整个人都懵了,听到同学在拉他的衣袖,才迷迷糊糊地说道:“完全正确……”。

    “为什么李先生的数学既能跟周易、阴阳学、儒家扯上关系,又能神机妙算?难道我学了几十年的假数学?”

    田广文由于昨晚没睡好,在车上颠簸一阵后就睡着了,直到李长青停车才醒来,并没有看到袁天赋捡烧饼的场面,很诧异李长青居然真能算出袁天赋吃的早餐!

    “这也太神奇了吧,以后要跪着上课了!”

    “开学典礼上‘无问西东‘的演讲就让我听得如痴如醉,感觉身心都得到升华,上一节课又见证了费马大定理新的优化证法,这节课直接上演了神算法!”

    “有李老师在,以后谁敢说温安学院是三流院校我就跟他急,没看见那位水木大学数学系的主任耳朵都听直了吗?”

    “铃铃……”,短暂的课间休息结束,李长青准备开始重新授课。

    田广文从上半节课的震惊中恍然回神,记起了自己来听课的根本任务,又回想起李长青在李家坳讲学时的场景,担心等下自己又听入迷了,等下课的时候,李长青就不见踪影,直接站起来。

    李长青平静地看着田广文,没有说话,也没有什么动作。

    “李老师,我有组数据没有太弄懂他们之间的关系,您可以帮我解答吗?”

    田广文很忐忑,如果李长青再次拒绝他的话,他就真地只能打道回燕京了。

    “嗯!”,师者,传道受业解惑也,李长青既然在课堂上就有义务去回答他人的提问,田广文的提问也未超出课堂的范围,就点头答应了。

    “数据是这样的,李老师你看……”

    田广文喜出望外,走到黑板上,用一种比较高级的算法把物理研究所给的数据加密写在黑板上,如果不是精通数论的人根本看不懂他写的是什么,总共四块黑板,田广文书写的速度又极快,很快就写满了各种各样的数字与符号。

    “李老师,看懂了吗?”

    田广文扭头向李长青问道,心里异常紧张,倘若李长青没能看懂他写的什么,就算李长青答应帮他了,也不可能找出那组数据间的内在联系,那么他所做的所有努力都只不过是一场笑话。

    “懂了!”,李长青一眼就看明白田广文写在黑板上加密后的数据,隐隐觉得有些熟悉。

    “太好了!还有呢,您接着看,看懂的话,点点头就行,我就继续写!”

    田广文神情激动,李长青能在如此短的时间内,看懂他用数论算法加密后的数据,足可见李长青在数论领域的功底,那么李长青能帮助他找到那组数据间内在联系的可能性就大增了!

    “行!”,李长青觉得有点意思。

    田广文将四块黑板擦干净,继续在黑板上写着,写好后用眼神询问李长青,李长青就点点头。

    ”咯吱咯吱……“

    整间教室就只剩田广文手中粉笔在黑板上摩擦的声音,黑板上的内容对于在场的学生而言无异于天书一般,他们完全看不懂,却有一种神奇的魔力吸引着他们,安安静静地看着欣赏着。山野杂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