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九章 三清庙
    庙与观、寺不相同。

    观、寺都主要供人修行,属于阳宅的范畴,即便有神像、菩萨旨在激励出家人精进自己的修为。

    而庙则侧重于供奉、祭祀,一般划分到阴宅的行列。

    东风茶场的古墓就是一座小龙形,古墓中的主室黄金龙椅压在石棺上,守墓的白虬都有化蛟的趋势,可见风水之好。

    虽然李长青已经斩断龙门石,让古墓的主体以及处在昏迷中的白虬深沉到地底,但其实潜在的危险并未解决。

    相比于有化蛟趋势的白虬,用黄金龙椅镇压在石棺里的存在更让李长青忌惮,白虬的作用只是来保障石棺中那位在未苏醒前的安全而已!

    一旦石棺中的那位汲取到足够的龙气,苏醒破土而出,可能会对李家坳乃至谷阳县、温安市甚至中江省都产生巨大的威胁!

    秦大爷可能也明白这一点,但他们家世代都是守墓人,职责跟白虬一样,所以秦大爷没有对李长青明说如何处置石棺中的那位,在闲聊的时候,却偶尔有意说到石棺中那位的后患!

    李长青参与李家坳修建三清庙,也有用三清庙来镇压石棺的考虑。

    三清是道教的至高神,用三清庙的香火来镇压石棺中的那位是再好不过的选择。

    负责东风茶场考古发掘的谢满山教授,掘地三尺只挖到一些古代的砖瓦,其他的什么都没有,而且谢满山也对东风茶场非常忌惮,就匆匆忙忙地结束了东风茶场考古发掘项目,镇上重新将东风茶场划给了李家坳。

    现在东风茶场属于李家坳的集体资产,正好用来修建三清庙。

    “建国叔,我看响水沟挺合适的!”

    响水沟就是古墓所在,李长青没有表明自己的真实用意,这些事情说出来也没有什么用,反而会引起村民的恐慌。

    “那好,反正东风茶场的茶树叶不发新芽!”,李建国无所谓,在他看来李长青说的,就是对的。

    “建国叔,东风茶场现在是是我们李家坳的集体资产,就要物尽其用,从明天开始,安排部分村民去修剪茶树的老叶子,现在阴历才八月初,光照、气温都还很合适,说不定到下个月就长出新芽了!”

    以前东风茶场的茶树不长新茶,主要是受古墓里煞气外泄的影响,如今古墓都已经深沉到地底下,问题就自然不存在了,李长青很确信地说道。

    ”成,虽然现在茶叶不值钱,但可以自家喝喝!你去忙你的吧,我这里没什么事了!“

    李建国记下,盘算着回头怎么安排工作。

    ”嗯!“,李长青笑笑,心里想着,有他在东风茶场的茶怎么可能会不值钱呢!

    回到钟南山后,李长青在读书的闲暇拿着树根用刀雕刻着,毕竟三清庙建好后,需要树立三清的神像。

    神像对庙宇极其重要,不仅仅是一座庙的面门,更在于一座神像必须先有神,才能凝神!

    李长青打算自己亲手来雕刻三座神像,三清庙修建好还有一段时间,先雕刻先其他的练练手。

    接下来一个多星期的日子过得非常平静,李长青除了星期二、星期四到温安学院去上课外,就在钟南山里看书,雕刻人像,地上的碎木屑积了厚厚的一层。

    “青哥,我终于把你那些荒废的地都重新开垦出来了,以后我可以跟着你了吧?”

    李长亮扛着锄头,袒露着衣服到木棚坐下,喝一大口水后,得意洋洋地对李长青说道。

    李长青手里正在雕刻着一个人,只剩下眼睛没有完成,将精气神都集中在刻刀上,锋锐的刀尖在木偶的眼眶中舞动,瞬间出现一双宛若秋水的美眸。

    “咦,青哥,这不是我师爷的孙女周舒桐周姐吗?你这位不食人间烟火的大圣人,该不会暗恋人家吧!”

    李长亮看到李长青手里的人偶一眼就认出来了,前段时间,他老爸的老师周老先生曾今带着他孙女在他家养过一段时间的病,最后还是李长青给周老先生治好的,满脸狐疑的看着李长青。

    “哎,终究是差了一点!“

    李长青叹一声,把木偶丢到火堆里烧掉了,他本身在书法、绘画上的造诣就很深,熟悉刻刀的发力方式后,雕刻出来的人物形象栩栩如生活灵活现,但他感觉木偶的眼睛肿总缺少那么一丝神韵。

    “青哥,雕得比电视上的那些工艺品都要好,烧掉多可惜啊!我说错话了还不行吗,你要是不喜欢周姐,把木偶给我吧!”

    李长亮看着肉疼,恨不得伸手到火中把木偶抢出来。

    “差那么一点!既然你已经完成我给你布置的任务,以后不用来山上了,去东风茶场,帮忙修剪茶树吧!”

    李长青放下手中刻刀,打量着自己这位堂弟,皮肤比以前黝黑很多,但却显得更加精神,心中颇为欣慰,出言说道。

    “青哥,按套路,下一步,你不应该传我入门秘籍啥的吗?”,李长亮眨巴着眼睛问道。

    “等东风茶场的茶树修剪好后,我就教你!”

    “好吧!要是到时候,不能征服我的话,我就把你偷偷雕刻周姐的事情说出去!”

    三天后,东风茶场响水沟的三清庙外面的围墙已经修建好了。

    张佳叶的病经过半个月的调理,每天都喝李长青配置的日月补元汤基本痊愈,面色红润活泼有力,跟正常的孩子没有什么两样。

    “佳叶的身体应该没什么问题了,不过为了保险起见,你最好还是带佳叶到医院里去复查一下!”

    李家坳的卫生所里,李长青跟张明亮谈论着张佳叶的身体情况。

    “嗯嗯,李大师,真地不知道该怎么感谢你!呜呜……,我只能给你跪下了!”

    张明亮堂堂七尺男人,听说张佳叶的痊愈后,哽咽地说着,就要给李长青跪地磕头。

    李长青一把拽住,说道:“我帮助佳叶出于自愿的,你不欠我什么!”

    离别之际,张佳叶也非常的不舍,这位面对死亡都能坚强面对的小姑娘哭成了泪人!

    再见了,李家坳的小伙伴们!

    李长青开车送张明亮、张佳叶离开后,刚回到村里,李建国就火急火了的跑过来,气喘吁吁地说道:“青娃,出现件大怪事了!”山野杂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